莫非这就是唐家三小姐他的未婚妻?凤君泽对他还真是‘不薄’,在他死后还为他娶妻举行冥婚。

    唐玥抱着头,凤君曜并没看到她的样子,对他来说这个妻子也不过是别人的棋子罢了,没说什么,再次合上自己疲惫的眸子。

    本以为凤君曜会和她说上一句,没想到也只是看她一眼就视她为无物。

    现在她对凤君曜所知晓的都是旁人的传言,至于真正的他并不了解,所以还是先不要将自己暴露的太多为@无弹窗?@++

    卫亦恒垂眸沉吟了片刻,道:“那种东西虽查不出来但肯定的是无幽冥花之毒暂时被抑制住了,王爷你现在没有生命危险,只是你的腿可能……”

    说到这,他朝着凤君曜的双腿看了看,眼底的眸光变得复杂起来。

    虽然无幽冥花的毒性暂时被压制住,但由于毒入体时间过长,早已侵入王爷的四肢百骸之中,与骨血相溶。

    还有王爷的双腿在战场上受了重伤,抵抗毒性的侵染肯定不如别的地方,因此被毒侵染的更加严重,王爷想要行走需要将他腿上的毒彻底清除了,可已经入骨又怎能清除掉。

    只怕王爷可能会终身残废,以他的能力根本治愈不了王爷的双腿。

    想到此,卫亦恒开始痛恨自己医术不精,若是他的老祖宗在王爷说不定能治好,可是老祖宗早已仙逝。

    凤君曜低眸看了眼自己的双腿,狭长的凤眸也只是有异光一闪而过,很快便恢复了以往的沉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