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一个手无寸铁的女子面对一副棺材能安然入睡,这要有多大的胆量才能办到,还有她刚刚和那侍女所说的话都令他有些意外。

    一般人在这种条件下,第一反应就是抱怨为什么不给她生炉子,就像那个小侍女一样,首先想到的是自己受到了什么委屈,相反,唐家四小姐却没有一点抱怨,很自然的想到这上面去。

    如此一个大度聪慧的女子,若是王爷还活着,做厉王府的主母倒是不错,只可惜……

    看着放在中央的灵柩,卫亦恒只觉得鼻子酸涩不已,深深的呼吸了下一下,想平息内心的波动。

    文逸尘将眸光从唐玥身上移开,微垂着眸子沉思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们走吧。”少顷,冷冷地丢下一这句话,纵身飞入黑夜之中。

    卫亦恒看着已经没人的夜空,稍稍蹙了下眉头有些不解,这厮是怎么了,貌似有些不正常。

    又看了一眼唐玥,摇了摇头,也悄无声息的消失在夜空中。

    等两人走之后,唐玥才缓缓睁开双眼,拥着被褥坐了起来。

    双眸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窗外,然后,掀开被子,从*上下来,走到凤君曜的灵柩前。

    唐玥在灵柩上拍拍,“厉王殿下该你上场了。”

    她将灵柩上面的红布揭了下来,又将灵柩的盖子推出一个口子,幸好订棺的日子在明日,要不然她还要费一些功夫开棺。

    凤君曜身着一套王爷的朝服,直挺挺的躺在里面,身上的绷带也没解掉,他的脸依旧被包裹在绷带中,看不清他的样子。

    唐玥趴在棺材的边缘,伸手在凤君曜的脸上拍了拍,“但愿别让我后悔救了你。”

    然后,拿出自己惯用的银针开始为凤君曜治疗。

    第一次的治疗已经基本完成,这次只要将她封的经脉打通即可,所以很快便做完了治疗。

    又将风君曜身上的银针一一收了回去,没有留下一丝的痕迹,然后捏起他的手腕仔细把脉,这时,脉搏已经开始缓缓的跳动,估计过不了几个时辰就会醒来。

    唐玥将他的手放下来,又替他拂了拂衣服,还原刚开棺材的模样,然后,将棺盖盖好,又将红布蒙了上去,一切又恢复到原来的模样。 医妃无价,冷王的冥婚妻:

    弄好之后,唐玥不雅地伸了下懒腰,又爬到*上倒头睡去。

    她的任务已经完成,接下来的就看风君曜的,只要他醒来,那么她万年煞星的身份也就翻转了。

    其实她也不在乎这个称呼,若是在乎以她的能力在这十几年内也有办法为自己平反,只是懒得麻烦。

    现在不过是顺手推舟,借此机会给自己弄个日后不太麻烦的身份。

    唐玥这几日为了救风君曜耗费了不少心思,这时的身子的确疲惫不堪,很快便进入了睡梦中。

    不知过了多久,一道咚咚的声音响起,好像有人在敲打木板。

    唐玥缓缓睁开水眸,朝着厉王的灵柩瞥了一眼,樱唇稍稍往上勾了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