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唐玥面色平静任凭旁人去看,仿佛看的人不是她一样,水眸看了一眼不远处的红盖头,正想从妇人身上下来去捡。

    这时,一身黑衣的文逸尘走了过来,他弯腰将地上的盖头捡了起来,递给唐玥,“给你。”

    世人有言文世子温润如美玉,举手投足之间尽显*雅态。

    唐玥淡淡地看了一眼文逸尘,果真如世人所言是位玉公子,她抬起素手将盖头接了过来,冲他点了点头没说什么,自己将红盖头蒙到头上,轻声对妇人说道:“可以走了。”

    “文世子,老奴要把王妃背到喜房里,先走一步。”妇人对文逸尘恭敬地说道。

    文逸尘点点头,“好。”

    妇人得到了允许便背着唐玥转身正要朝前走,就在这时,一阵冷风迎面吹来,唐玥忙用手护住头上的盖头没让风刮掉。

    只是她留在后背的秀发被风吹起,好巧不巧的从文逸尘脸颊扫过,一股清淡的幽香钻入鼻翼中。

    文逸尘心中一动,眸子骤然眯了起来,盯着趴在妇人身上的唐玥眼底划过一抹疑惑。

    他抬起刚刚拿过盖头的手放在鼻翼间嗅了嗅,刚刚那味道有些熟悉,他好似在哪里闻到过,可又想不起来在什么地方。

    文逸尘抬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深深出了一口气,唐家四小姐从小养在闺中他怎么可能见过,或许是这两天太过压抑所以才会出现幻觉。

    “逸尘,你该不是看上她了吧。”卫亦恒见他神色不对,忙走了过来压低声音说道,“她可是王爷的女人,虽然王爷未曾承认但在世人眼里她就是厉王妃,你可不许动了歪念。不过,若想救她倒还是有很多办法。”

    毕竟此女是个无辜的牺牲品,救下她也不为过,再说以王爷的性子肯定不愿让一个没见过的女子与他同穴,到时候救出来,让她隐姓埋名过活就好。

    文逸尘摇了摇头,说道:“别乱说,我只是感觉她有些熟悉罢了,至于你的提议我也同意,等到王爷下葬时顺手救了她即可。” 嫂索 医妃无价,冷王的冥婚妻

    不过是个女人,对他们而言是件很简单的事情,王爷也不需要一个不认识的女子来陪葬,只是刚刚那味道他确定在什么地方闻到过,可又想不起来,或许只是巧合相似而已。

    由于是冥婚,厉王府中并没有大摆筵席,很多观礼之人在唐玥和厉王的灵柩送入洞房中便走了。

    一时之间,厉王府陷入了沉静中,显得格外的压抑沉闷。

    外面的雪依旧下着,喜房里也同样是冷如冰窖,没有一丝的温暖可言。

    并不是厉王府里的人故意刁难唐玥,而是因为厉王的灵柩在这里,怕温度太高伤了厉王的身体,所以就没在喜房内生火。

    “小姐,厉王府里的人太过分了吧,这么冷的天怎么连个炉子都给小姐生。”小鱼气的跺了下脚,不满地道。

    小姐即便是要陪葬,可现在不还没死吗,他们这么做明摆着是折磨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