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玥在放下盖头之前就看到这四位抬棺材的人。

    这四人在京城中几乎大部分人都认识他们,其中两位她都见过,一位是她去厉王府给凤君曜治病时看到的卫亦恒,听说此人医术了得,厉王之所以能吊着一口气多活了几天,其实大部分功劳都是他。

    另一位则是她在回去的路上无意间出手救了的人,当时天虽然很黑但以她的能力再相见还是能认出来的,只是那时她没仔细留意他的身份,现在是白日倒是能看清楚此人是谁,他是文尚书的次子文逸尘,曾经她也见过一次面,此人文采出众,学富五车,是今年的新科状元。不过,文逸尘性子洒脱,虽考上状元但却不愿在朝为官,当今皇上也没有勉强他做官。

    其他两位应该是厉王的贴身护卫,至于名字叫什么,听二白打听到的消息,一个叫王靖宇他是家生的下人,听说是管家的儿子,另一个叫赵霖。

    他们面无表情的站在棺材的四个角,守护着凤君曜的棺木,如果仔细看不难看出他们眼底的痛苦还有愤怒。

    这时,一名公公走了上前,他对着唐彦忠拱了拱手,“相爷,皇上说了,厉王为国捐躯,他深感伤痛,为了不让厉王和唐四小姐的婚礼留下遗憾,特地将厉王的灵柩带了过来,就当是厉王亲自来迎亲吧,也算是为厉王做的最后一件事。”

    唐彦忠连忙拱手回礼,面上是满满的感激,“多谢皇上体恤,多些刘公公带话,小女和厉王一定会在泉下保佑灵凤王朝千秋万代。”

    “相爷,对皇上的忠心皇上可都记着的。”刘公公安慰地拍拍唐彦忠的手臂,然后,瞥了一眼站在一边的唐玥,见她一声不吭,心中不由惊讶了起来。

    此女是真的太过镇定了,还是说脑子有问题,她知不知道这可是要去陪葬,陪葬那就是找死,莫非唐彦忠偷梁换柱随便找了一名女子来代替? 医妃无价,冷王的冥婚妻:

    如此一想,刘公公眉头不由拧了起来,抬起兰花指指着唐玥,砸了一声,“相爷,你这女儿怎么会这般镇定,该不会出了什么问题吧。”

    他虽没明说自己内心的猜测,但言语间也透露了出来。

    唐彦忠知道他怀疑什么,沉静的眸子骤然一缩,冷声道:“刘公公,你是在质疑本相吗,本相对皇上忠心耿耿,怎会有欺瞒的道理,再说小女虽要给厉王陪葬,但嫁过去可是厉王妃,这是对小女和本相莫大的荣耀,怎会做出偷梁换柱这种欺君之罪。”

    刘公公见他神情自若,并不像再说假话,眼底还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应该是对自己女儿的不舍吧。

    既然都说到这种份上了,他自然也不便再说什么,毕竟唐彦忠在朝堂中也是非常有分量的人物。

    “相爷恕罪,老奴并没有这个意思,相爷对皇上的忠心日月可鉴,老奴相信这是真正的唐家四小姐。”刘公公忙歉意地道。

    然后,看向一边站着的唐玥,摇了摇头,叹息了一声道:“时辰不早了,还请唐小姐上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