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想保住敏儿,没想那么多就把一直令他讨厌的唐玥给推了出去,现在他后悔了,可是后悔已经完了,现在这件事已经昭告天下,花轿也过来了,皇上肯定不会让他一而再的反悔,毕竟金口一开哪有收回的道理。

    可是他现在后悔了,他再怎么厌恶唐玥,可那也是他和诗音的女儿,他怎么能亲手送她去死。

    唐彦忠将眸光移向缓缓而来的花轿,幽沉的眸子滑出一抹异样。

    或许还能救他和诗音唯一的女儿。

    唐玥被他看的有些莫名其妙,她从唐彦忠眼里看到了恨意还有别的东西。

    恨意?她貌似还是他的女儿吧也没做过什么对不起丞相府的事,为何唐彦忠会恨她。

    大概是因为她刚出生,大哥就得了怪病死了,梅夫人又小产,他还摔断了一条腿,古人多迷信,认为这一切的不幸都是她带来的,所以才会这么恨她讨厌她的。

    不过,唐玥也无所谓,恨又怎样不恨又怎样,既然他当她这个女儿是仇人,那她也没必要腆着脸皮子去讨他欢心,对她来说唐彦忠不过是个路人罢了。

    “唐玥你怎么能和娘这般讲话,你虽不是娘亲生的,但这些年娘也待你不薄吧,从未短过你吃的穿的,知道让你替我嫁给厉王心中很不满,可你也不能拿娘出气。”

    这时,一道如黄莺般悦耳的女子声音传了过来,她短短的一些话,便将梅夫人被动的位置给翻转了过来,又将唐玥置于不孝之地。

    说话之人是站在一边的白衣女子,起先她一直沉默地看着一切,见唐彦忠迁怒于梅夫人这才出言相帮。

    女子肌肤白如玉,水眸涟涟如星辰,一颦一笑间夺了他人魂,奥凸有致的芊芊玉-体包裹在一身白色云裳中,清丽脱俗,恍若九天仙女。

    此女便是唐彦忠宁愿唐玥陪葬也舍不得她守寡的唐敏。

    她此言一出,顿时将众人的眼目吸引了过去,也让梅夫人有了翻身之余。

    也是这些话才让唐玥注意到在一侧还有个大美人在,她淡淡地看了一眼唐敏,唇角划过一抹讽刺:“我的吃喝都是我娘给的,还有她是你娘。”

    说完,将盖头放了下来,不再理会任何人。 医妃无价,冷王的冥婚妻:

    唐敏没想到她会说的这么直白,这里有这么多众人而且爹也在,谁想到她竟这般不给面子,一时之间尴尬不已。

    不过,她很快便恢复了平静,仿佛刚刚被唐玥呛到的那个人不是她一样。

    这时,迎亲队伍也来到了丞相府,只是走在最前面的不是骑着高头大马的新浪而是一副蒙着红布的棺材!

    抬棺木的四人小心翼翼的将棺材放下,他们身着一身黑衣,腰间系着白布,哪里有半点来迎亲的意思。

    不过,这四人个个英俊不凡,出类拔萃,一看便知都是人中之龙。

    ——————

    ~~二更奉上,从今天起开启双更,请大家多多收藏,说不定哪天焰焰脑子秀逗更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