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夫人朝着唐玥身后看了看,依旧不见有翠柳的人影,心下顿时困惑不已。

    她不是让翠柳去叫唐玥出来顺便再给唐玥添些堵,怎么这会儿竟不见人影了。

    唐玥顿下脚步,抬手挑开面前的盖头,别有深意地笑道:“翠柳她们在我的屋子里。”

    “她留在你屋子里做什么。”梅夫人闻言,眉头皱起,越发的疑惑不解。

    “这个我也不清楚,翠柳是伺候你的人想必你交代她什么任务了,大概没做完暂时不敢出来吧。”唐玥似笑非笑地道,字里行间夹杂着某些特指,只要是明眼人都能猜到其中定有猫腻。

    “你……”梅夫人心中有鬼,被她这么一说差点恼了,不过,这里毕竟人多又有唐彦忠在,她自然不敢乱发火,沉声道,“玥儿你什么意思,难不成你怀疑本夫人交代翠柳让你难堪吗。”

    “我又没说什么,梅夫人紧张什么,难不成梅夫人心中真的有鬼。”唐玥别有深意地笑看着梅夫人,言语之间不见有一丝的不满,尽显大度贤淑之态。

    清幽的眸子好似能看透人的心灵,梅夫人心底不由颤抖了下,这个扫把星怎么会有如此摄人的眼眸,真想将这双招子挖出来。

    “唐玥你……你胡说什么谁紧张了。”唐玥知道她派翠柳暗中使绊子又怎样,反正没证据,再说她也是个将死之人也奈何不了她。

    唐彦忠为官多年察言观色的本事还是有的,他自然能从她们的讲话中听出来什么,眉头不由拧了起来,狠狠地瞪了一眼梅夫人。

    不知轻重的女人,玥儿都要去陪葬了还来添堵,这女人的心肠怎么如此歹毒,还有现在周围这么多人,都不怕丢了丞相府的面子,在这里跟个泼妇似的和玥儿拌嘴。

    其实他对这个扶正的妻子的为人最清楚不过了,表面上看似温婉贤惠,其实背地里不知做了多少见不得人的事,他的小妾无缘无故的死掉都和这女人拖不了干系。 ~~

    不过,她再怎样都和他一条心,不像诗音屡屡摆脸色给他看,令他甚为烦心,若是诗音能像梅儿一样顺从他以他为中心,他又怎会舍得贬她做侧室,不,应该说是她自己不要做正室,是她不屑做他的妻子。

    本来扶正梅儿也只是想气气她,只要她能求他,那怕是一句服软的话正室依旧是她的,可是她没有。

    都是因为唐玥,若不是她,他和诗音的关系怎么会变得如此差。

    还有讨厌这个女儿的缘由其实还有别的,看到唐玥就会让他想起那件令他这辈子最痛恨的事。

    想到此,唐彦忠阴沉的眸子冷冷地看向和林诗音有五分相似容颜的唐玥,眼底有恨意又有复杂。

    她是他的女儿,还是他和诗音的孩子,他本应该好好的*她爱护她,可是他却做不到,但想到她要去给厉王陪葬,心又莫名的疼了下。

    难道他真的做错了吗,若是诗音醒来知道自己的女儿已经被送去陪葬只怕这一生都难原谅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