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柳的嘴在小鱼一通乱拍之下很快变成了大肥肠子,当然也见了红,痛的她直哆嗦,想叫又发不出声,因为她被唐玥封了声带。

    现在翠柳对唐玥只有害怕,哪里还敢恨,即便恨也不敢露在脸上,她从来不知道一个万年煞星竟然有这么大的能耐。

    小鱼毕竟不是狠心肠之人,也只是打了翠柳几板子出了出气,看到翠柳的嘴成了这副模样心下不忍便停了手。

    将镇尺扔到桌子上,学着一清二白他们一拱手做了个江湖属下的姿势,“小姐,翠柳的嘴巴已经变成肥肠,还继续打吗。”

    看着翠柳这样子让她再打下去实在下不去手,翠柳坏虽坏但还不至于打死她,毕竟也没杀过人不是吗。

    “你不是把镇尺都丢掉了,你说呢。”唐玥清幽好听的声音从盖头下传了出来。

    被当场揭穿,小鱼心里发虚,小脸也随之变红,“小,小姐,奴婢,奴婢手疼了。”

    小姐明明盖着盖头却对外面的事情一清二楚,就连她放下镇尺都知晓,要知道她的动作很轻啊。

    “好了,我也没怪你。”对于自家这位小丫头是什么人她还是很了解的,别看她平时咋咋呼呼其实是个心地纯良的女孩。

    唐玥抬手撩起脸前的盖头,侧首看向窗外,隐隐约约能听到吹奏的声音,盖头弄好,随站了起来。

    “吉时已到,我们该走了。”说着,抬脚,信步朝门外走去,明明头上蒙着盖头,走出来的步子却是那么的优雅自然。

    “……”小姐您能不能别那么淡定啊。

    先不说嫁过去是去陪葬,若论普通的女子嫁人也要有爹娘兄弟姐妹作陪相送吧,小姐倒好自己走了出去。

    唐玥走到门口顿下脚步,撩开盖头无奈地看了一眼正在发呆的小丫鬟,“小鱼,还不过来扶着我,难不成让我自己走出去。”

    “啊?哦,好好……”小鱼反应过来,一拍脑门,连忙跑过去搀扶住唐玥。  [ 首发

    她们才走出所住的院子,唐彦忠疾步走了过来,沉着脸和小鱼说道:“怎么出来这么晚,花轿已经来了,快点搀扶小姐过去。”

    见唐玥身边只有一名侍女,不由吃了一惊,梅儿怎么也不派几个丫鬟婆子过来,若是让旁人看到了,岂不说他们丞相府连个丫鬟婆子都请不起。

    立即让人从别处叫来几个丫鬟,和小鱼一起搀扶着唐玥朝丞相府大门走去。

    站在门口处的梅夫人见唐彦忠等人走了过来,立即迎了上来,瞥眸看了一眼身着红妆的唐玥,微蹙起眉头,带着责备的语气道:“老爷,妾身不是早早就让翠柳去请玥儿了吗,怎么才出来。”

    “谁知道她在屋子里做什么。”唐彦忠言语中有些不耐烦,又对着小鱼喝道,“还不快点把你家小姐扶上花轿,别误了时辰。”

    梅夫人见唐彦忠当众对自己冷言冷语面上有些挂不住,忙转移话题,她朝唐玥看了看,这才发现少了人,不,人倒是没少,就是换了一批。

    “唐玥,翠柳呢,她不是去请你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