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那些丫鬟婆子摩拳擦掌的朝着小鱼走了过来,只是她们还未走出几步,身子便一个个的跌倒在地,浑身提不起半点力气。

    “你们干什么……”翠柳话未说完,也浑身无力,跌坐在地上。

    见她们一个个的倒在地上,小鱼捂着小嘴笑了起来,不用想肯定是小姐暗中做了手脚。

    让她嚣张,活该!

    小鱼很嘚瑟地冲着翠柳挑挑眉,一副‘有本事你过来打我啊’的小模样。

    “是你们下的药?”翠柳倒不笨,很快便想到这一点,顿时怒火冲天,恨不得上前撕了她们。

    不过,心里却是疑惑不解,她们什么时候下的药,她怎么一点都没察觉到,什么时候她们主仆二人变得如此厉害,竟在神不知鬼不觉中下了药。

    如此一想,翠柳心中一阵后怕,愤怒又害怕地质问,“你们想怎样,快点把解药拿出来。”

    或许她嚣张惯了,都忘了她下人的身份,她现在厉声质问的可是丞相府里的四小姐,虽不受*但也是主子,这是不争的事实。

    唐玥的灵魂是从现代来的,思想自然和古人不同,对于等级之分也不甚在意,平时也随便仔细的属下在她眼皮子底下没大没小,当然,若是执行任务那就要服从,不能有一丝的马虎大意,因为她是个军人。

    她知道翠柳没把她当主子看,不过,她一向懒慢,自然不去费心思在这种上面,只要不太过分,都会睁只眼闭只眼的过去。

    只是今天翠柳做的是不是有点过了,竟然敢打她的人。

    唐玥抬了下葱白纤细的手,淡声说道:“小鱼,掌她的嘴,不见血不要停。”

    “是,小姐。”小鱼立即领命,搓着红红的小手,笑的一脸邪恶。

    她早就想教训教训这个目中无人的翠柳了,和她关系好的几位丞相府丫鬟都受过翠柳的荼毒,哼哼,这下该她替她们报仇了。

    “死小鱼,你敢!”翠柳又怒又怕,她仗着是梅夫人身边的红人,平时都是她欺负别人,何曾像今日这般被动,竟然要被一个她一直看不起的臭丫头掌嘴,这让她如何不气。 医妃无价,冷王的冥婚妻:

    “小鱼,那边桌子上有镇尺,她的皮厚太硬别伤了你的手,还是用镇尺吧。”唐玥温声淡雅的说道,俨然就是一个体恤下人,舍不得自己下属吃苦受罪的好主子,当然是要看对象的。

    “多谢小姐体恤。”小鱼立即会意,走过去,拿起桌子上的白玉镇尺,掂了几下,打下去一定很痛。

    “你……”翠柳盯着小鱼手中的镇尺,吓得花容失色,涂抹的猩红的唇都开始打起颤来,“小姐,奴婢犯了什么错,您要如此惩罚奴婢。”

    虽是质问,但明显比之前的口气下降了许多,就连自称都改奴婢了。

    “没什么,本小姐嫌外面太白了,弄点红色,增添点喜庆。”唐玥慵懒地扭了扭被凤冠压酸的头颅,这动作本是粗俗但她做起来却别有一番的风味。

    ——————

    ~~亲们,要帮焰焰收藏啊,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