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玥半眯着眸子仔细打量了片刻,才纵身飞了过去。

    她本应该绕过去对此置之不理的,毕竟半夜三更出现在这片人迹荒芜的小道上肯定不是一般人,当然也不能排除个别从此路过的普通人遭到打劫之类的倒霉事。

    出于好奇,也因为她还有良知在,还有前世身份的原因她都不会不见死不救,这才上前去查看。

    此人穿了一身的白衣,虽是无月的夜晚也还是比较明显,在他的白衣上有一片片不规则的黑,不用猜也知道这一定是血。

    唐玥摸黑替此人把了下脉,脉搏虽有些紊乱,但好在一时没有性命之忧。

    不过,所受的伤很严重,内息很不稳,若不是遇到她,这个人即便不会因为伤而死也会被冻死。

    唐玥喂了这人一粒药,又帮他简单处理了下伤口,确定此人没什么大碍,这才站起了身。

    她跳进林子里看了看,发现在林子口处有些干燥的杂草,又从一旁弄了些干枯的树叶。

    弄好之后,便将这个白衣男子拖进自己帮忙弄的草窝里。

    虽然他身上的伤暂时要不了他的命,但现在的天太冷了,把他扔在路上肯定会被冻死,若是冻死了她岂不是白忙活了,就当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吧。

    唐玥拍了拍手,正要抬脚走人,就在这时,突然,她的腿被人一把抱住。

    她本能的将他踢开,当然力道上有控制,只是将人弄开。

    那人身子忍不住翻了个跟头趴在地上,他却没有立即坐起来,而是从怀里掏出来一样东西。

    他吃力地伸出手,大口大口喘着气道:“求……求你将此物……送到历……厉王府,定……定重谢。”

    断断续续说完,这个人头一低又晕了过去。

    厉王府?原来是厉王府中的人。

    唐玥从他手中将那盒子拿了过来,打开一看,顿时眼睛亮了起来。

    凤幽花,竟然是朵凤幽花。

    此花有成人拳头那么大,花瓣层层叠叠,虽然被采摘了下来,却依旧新鲜如故,还有淡淡的清香入鼻。

    凤幽花乃是炼药之人梦寐以求的圣药,不过,它也是非常珍惜的药草,不但稀少而且难采摘更难寻找,而且只要采摘下来,必须在三日内入药,否则就会变成含有剧毒之物。 ~~

    没想到凤君耀的下属还有两把刷子竟然能搞到这种东西。

    凤幽花虽是圣药,但它却解不了凤君耀所中的毒,也只能当做别的药草的配药,来提高药效而已。

    所以即便弄到凤幽花也救不了凤君耀的命,不过,凤幽花却能延缓他的死亡,可以拖上一天。

    能拖上一天,对于厉王来说就是多了一分活下去的机会。

    此人身上有很多伤口,这些伤口一看便知是人为的,很显然有人不愿意让他将此花送至厉王府。

    从伤口上看,应该是江湖第一大杀手组织烈焰门金牌等级的杀手所为,烈焰门称得上金牌杀手的只有三人,这三人的雇佣金不是一般的高,可谓是天价。

    唐玥本着好奇,蹲下身子又看了看这人身上的伤,饶是她对事一向平静淡然也忍不住唏嘘了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