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厉王府注定不平静,也是个无眠的夜,偌大的王府沉浸在一片悲伤之中。

    “王叔,你怎么会躺在地上。”卫亦恒双目猩红,发出来的声音暗沉沙哑。

    刚刚为凤君耀检查了一遍,属于自然死亡,没有一点可疑之处,可是为何王叔却昏迷躺在地上,这其中必定有蹊跷。

    “不知道。”王叔摇了摇头,脸上带着自责和沉痛,“老奴也只感觉眼前一黑便晕了过去。”

    若是他没晕过去,王爷肯定能多活一两个时辰,说不定在这一两个时辰内还有所转机,若是在这一两个时辰内能找到陌天涯王爷就有生还的可能。

    现在好了,都是他的一时疏忽让王爷提前薨了,人已死,即便能找到陌天涯又有何用。

    王叔只想杀了自己,来替王爷赔罪。

    “你在清醒之前有没有发现异常的地方?”卫亦恒不死心的问。

    王叔什么没有任何伤痕,又不是被点穴,很显然是中了他人的迷香,但他又查不出是什么,房间内又没留下迷香的痕迹。

    他救醒王叔用的是一般的手法,只要不怎么严重的昏迷都能救醒,所以他也查不出来王叔为何会昏迷。

    “有什么异常的地方?没有……”王叔沉吟了下,这时他猛然想起了什么,“对了,老奴在昏迷之前嗅到一丝若有若无的清香。”

    那香味很清淡但他的鼻子比一般人要灵敏,即便是很清的味道他也能嗅到。

    “那就是有人故意谋害王爷。”卫亦恒双手骤然握紧,俊美的脸上现出狰狞的怒意。

    这些人实在是太可恶,就连一个时辰都不让王爷多活!

    ………………

    厉王府一处荒败的围墙边,一抹黑影敏捷的从此处翻了出去,动作灵敏犹如夜间的幽灵。

    唐玥出了围墙才重重出了一口气。

    今夜厉王府虽是最不平静的夜,但也没乱成一锅粥,守卫依旧森严,她刚刚出来时都困难重重,要比进来时难上了许,显然是因为纵火一事加强了防备。

    不管怎样她都逃了出去。

    这时,手腕上隐隐传来痛感,唐玥摸了摸差点被捏断的手腕,不由摇了摇头。

    她这是自虐的怨不得谁,不过,还真痛,没想到凤君耀在昏迷中手劲也能这么大。 医妃狠凶猛:http://t.cn/rajbwdr

    掏出一瓶药膏抹在火辣辣的地方,一股清凉渗进皮肉中,之前火辣疼痛顿时消失了一大半。

    唐玥将药瓶收了起来,快步走在无人的小道上。

    无月的夜晚格外的黑,小道两边种着两排树林,树影鬼魅,冷风吹过,发出鬼一般呜咽的叫声,若非一般人肯定不敢在此地行走。

    现在刚入冬,夜长天黑,若是夏季这个时候,天已经泛出鱼肚白了,今天却是两眼一抹黑,什么都看不到。

    唐玥搓了搓有些冷的手,脚下也加快了许多。

    她必须在天亮之前赶回去,再说她也不想在这里吹冷风。

    这时,突然从林中扑出来一团白色‘物体’,横躺在路中间,从体型上不难看出‘此物’是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