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莫着凤君耀的下属也快回来了,唐玥也不敢再过耽搁,几乎使出了全部的精力,不过是片刻的功夫光洁的额头上便伸出汗来。

    “好久没遇到这么棘手的病人,还真累。”唐玥微微出了一口气,又继续低下头忙着手里的活。

    一盏茶的功夫过去,才将风君曜身上细如牛毛的针一一拔了下来。

    她所用的针细如牛毛,若不仔细看根本发现不了,更何况风君曜身上早已被那些太医和江湖神医们戳的都是小窟窿,即便她用的是普通的银针也没人会发现。

    唐玥掏出手帕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看着被包成粽子的风君曜微微松了口气。

    幸好她在前些天得到了一株龙血草,若不然她也治不活他,也算风君曜命大还没到阳寿已尽的地步。

    不过,由于风君曜的毒已经渗入骨髓,又加上他在战场上受了很重的伤,身上被砍了不下十刀,能保住他不死已经是万幸了,以后肯定会落下很严重的病根。

    当然,他是她未来的丈夫,将他治愈其实也没什么,但是若不从中弄点好处她真的很亏,要知道为了得到龙血草她付出了多大的代价。

    龙血草喜欢生长在极阴的地方,一般在它生长的地方都是一些无人走动的深山老林里,而且在它周围布满了毒障,那里根本没有活的动物可言。

    不过,却有很多毒花毒草护在它左右,甚至还有含有剧毒的食人草,所以想要采到龙血草真的是危及重重,稍不留神就有可能会丧失生命。

    另外只有五百的龙血草才能入药,龙血草在五百岁之前颜色是深紫色,到了五百年时才会变成血的颜色,这个时候做药引子最好。

    当时,为了得到这株龙血草她足足在布满毒障的深林里待了一个月,若是换做他人即便不被食人花吃掉,也早就被毒死了。

    所以若是不从风君曜身上捞点东西,她真的寝食难安。

    剩下的疗程还是留给陌天涯吧,说不定还能漫天要个好价钱呢。

    唐玥抬眸看了看窗外,见依旧热闹非凡抢着救火,显然火势依旧很旺。

    忍不住轻笑了一声,二白放火的功夫是越发见长了,才用了一盏茶的时间就烧了人家这么多房子。 分手妻约 http://t.cn/rajjjgi

    额,后天她就是这里的女主人,貌似不应该幸灾乐祸吧。

    唐玥自嘲了下,抬手在风君曜的脖间摸了摸,脉搏的跳动明显比之前的要强了许多,以风君曜特殊的体质,估计过不了多久就会醒来。

    只是现在还不是他醒过来的时候,洞房花烛时才是他醒过来的最佳时期,这样她克兄克弟克爹娘的万年煞星才能得以正身。

    唐玥清幽的眸子微微闪了闪,在风君曜缠着绷带的脸上拍了拍,“你还是再多睡两天吧。”

    说着,素净的玉手往他的脖间移去。

    就在这时,风君曜突然抬起手一把捏住了她的手腕,手劲之大足矣捏碎一块石头。

    唐玥忍不住倒抽一口气,剧烈的疼痛从手腕处传了过来,她都能听到骨头响的声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