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白,你是不是想找打。”小鱼瞪着一双圆溜溜的大眼,做出一副要干架的气势。

    被唤作二白的黑衣人不满地皱皱眉,不屑轻嗤道:“就你这小身板,小爷我一根指头就戳你房梁上了,还有不要叫小爷二白。”

    这个名字难听死了,都怪阁主太懒为了让自己比较好记,非要给他起这个名字。

    他和一清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了,竟碰到这么一个无良的主子,明明是一个温婉清雅的大家闺秀,怎么会想出这种恶俗的名字呢。

    “不叫你二白叫你什么,难不成你还嫌弃小姐为你起的名字。”小鱼很嘚瑟地道。

    二白顿时大骇,慌忙和唐玥解释,“嘿嘿,阁主,属下没有嫌弃您起的名字,都是这条烂鱼什么本事没有就会挑拨离间。”

    “我说的都是事实。”小鱼甩给他一个大大的白眼,小脸上写着‘我就挑拨离间怎么着,你来要咬我啊’。

    “烂鱼你是不是皮痒痒了,要不要小爷我修理下你。”二白故意吹胡子瞪眼睛撸袖子,作势要去揍小鱼一顿。

    小鱼虽然脑子简单但眼头很活,立即跑到唐玥身后,叫道:“小姐,欺负人了,大男人欺负弱女子了。”

    二白闻言,一个踉跄差点栽倒,光洁的额头上顿时出现数根黑线。

    好吧,这个女人惹不起,真是应了那句话了,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

    “好了,都给我闭嘴。”唐玥不轻不重的将手中茶杯放在桌子上,表情依旧平淡看不出一丝的不耐。

    二白和小鱼二人立即站好,听候发落。

    唐玥看向二白,淡淡地问道:“二白,把搜集过来的厉王府这几日的情报说一下。”

    “是,阁主。”

    听了二白的讲述才知道厉王凤君曜在打仗期间,部队里出现了歼细不慎中了慢性毒药,在战场上不仅弄的伤痕累累还差点让人割了脑袋。

    经过众多军医的抢救勉强吊了一口气,到了京城后,又将所有的太医派过来诊治,都说活不过今晚。

    听说就连厉王的棺木都已经准备好了,正等着断气呢。

    当然,厉王的下属也在不停的寻找江湖上的圣手神医——陌天涯,还贴出悬赏十万两黄金的告示来找人。 医妃狠凶猛:http://t.cn/RAjbWDR

    不过,陌天涯一直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若她不出来其他人休想找到。

    他们万万没想到的是张贴十万两黄金所要找的人却在一个破落的别院里。

    “十万两?”还是黄金,唐玥一弯柳叶不动声色的挑了下。

    看来她闭关这几日错失了一个赚大钱的机会,不过,这样也好,正好给了她一个翻身的机会,她怎么不要呢。

    唐玥清幽的美眸中闪烁着一抹璀璨若星辰的光芒。

    思索了片刻,扬起清雅素净的脸淡淡地看着二白,问道:“现在厉王府里的守卫如何。”

    “回阁主,厉王活不过今晚这件事早已在京城中传的沸沸扬扬,那些想要杀厉王的人只需等待着明天的到来即可,还有厉王府大部分的暗卫都派出去找阁主您了,所以现在厉王府的守卫大不如以前。”二白微微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