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月的夜晚格外的冷。

    幽寂的小院里只有寒风呼啸而过,和燃着炭火暖意横生的屋子有着天壤之别。

    “小姐,看奴婢这脑子都忘了你是天涯阁的阁主了。”小鱼盯着站在一边的黑衣男子,一双大眼里闪烁着激动,还有对唐玥浓浓的崇拜。

    她自幼跟在小姐身边,几乎是寸步不离,在小姐八岁那年失踪了将近一个月。

    当时,可把她和夫人急死了,相爷又对小姐很冷淡,也只是随便派了几个人过来帮忙找人,找了多日都不见小姐的踪迹。

    本以为小姐被人暗害了,害得夫人天天以泪洗面,悲痛欲绝。

    谁知,过了将近一个月,小姐竟然回来了,而且还是被一名少年送回来的,听说那少年是凌家堡的少堡主。

    小姐说她偷偷溜出去玩耍不小心迷路,半路上碰到凌家堡的少堡主,这才将她送了回来。

    毕竟凌家堡的堡主也是江湖上很有名望之人,少堡主凌风又说的和小姐一样,是他在路上捡到小姐的,由于一些事脱不开身,这才将小姐晚送了几日。

    有了凌家堡少堡主的说词,于是就没人再怀疑什么了,她们又恢复到原来的生活。

    她和小姐几乎是足不出户,小姐每日在院子里摆弄一些药品,还有一些瓶瓶罐罐的,她也不懂,只是安安静静的待在一边刺绣。

    偶尔出去一趟也是小姐要买药材,每次出去买完需要的药材就会回来。

    开始她以为小姐只是喜欢把玩这些药品,却不想原来小姐竟然会医术,而且不比丞相府里的大夫差。

    后来才知道其实小姐还有另外一个身份,这个身份就是天涯阁的阁主陌天涯,这也是她在一年前才知道的。

    今天听说让小姐陪葬一时心急如焚,都忘了小姐另外一个身份,难怪小姐会这么的淡然自然。

    “这下好了,小姐有足够的能力逃跑了。”某小丫头继续兴奋地自顾自的说着,对于黑衣人鄙夷的目光恍若未闻。

    突然,她想到了什么,看着唐玥讨好地笑道:“小姐,能不能拜托你一件事。”

    见她狗腿子的小模样,唐玥便猜到她拜托的事情是什么了,不过,还是顺着她问:“什么事?”

    “你走的时候可不可以把奴婢也带走。”小鱼使劲的眨着大眼,脸上挂着有些浮夸的谄媚的笑。

    她不想进窑子里,若是进那里她还不如死了算了。 妖孽王爷小刁妃:http://t.cn/r278rmv

    唐玥闻言,唇角不明显地抽搐了两下,端起茶杯抿了一口,淡淡地道:“恐怕让你失望了,我不会逃走。”

    “为什么?!”小鱼顿时瞪大了眼,很是不解的盯着唐玥。

    随后,用手摸摸唐玥的额头,很困惑地自言自语,“小姐没发烧啊。”

    “噗嗤——”站在一边的黑衣人终于受不了某个白痴的话语和行为,最终笑了出来。

    拿眼鄙夷地看着小鱼,没好气地道:“白痴,以阁主的本事用逃吗。”

    ——————

    ~~~求收藏,收藏多多更新多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