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梅夫人想到了什么,冷哼了一声,讽刺道:“你是厉王妃不假,只是三日后就要陪葬了,本夫人还犯不着和一个将死之人过气。”

    一想到唐玥即将陪葬,心底的怒意便去了一大半。

    “小鱼,本王妃困了,这里交给你了。”唐玥淡淡地向小鱼吩咐了一句,看都没看梅夫人一眼,抬脚朝着里屋走去。

    “死丫头,你给我站住!”梅夫人感觉就好像自己用了全身的力气打过去,对方却像一团棉花,令没有一点打人的快-感。

    唐玥对她的话恍若未闻,完全当空气,径直走进了里屋。

    见唐玥根本不理她,梅夫人气得一跺脚,就想跟过去找唐玥的麻烦,只是还没踏出一步,便被小鱼给拦住了。

    “梅夫人,厉王妃要休息了,还请你回去。”她故意将‘厉王妃’三个字咬重了几分。

    “狗奴才,你竟然敢挡本夫人的路,找死!”梅夫人见一个奴才都敢挡她的路,心中又怎能不气,抬起手就要去打小鱼。

    小鱼也不害怕,仰着小脸,微微一笑,“梅夫人,外面可是有相爷所派的侍卫,若是被他们看去了,免不得又要嚼一番舌头,被相爷听去了可就不好了。”

    梅夫人一向以心慈仁善示人,从不打骂奴才,当然这都是表面,在京城可是出了名的仁善之人。

    “这次就先放过你,等你家小姐死了,本夫人定把你卖进窑子里去。”梅夫人压低声音,咬牙切齿地道。

    小鱼对着梅夫人略微行了一礼,很热心肠地道:“梅夫人若是再不走,只怕相爷会多想了。”

    “……你给本夫人等着。”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奴才,和她主子一样煞星转世。

    梅夫人晦气的拍了拍衣服,冷哼了一声,一甩袖子迈着端庄的步子走了。

    等梅夫人出去后,小鱼便露出着急的模样,看着外面把守的人,心彻底凉了。

    完了,这下小姐真的要陪葬了,等小姐死后梅夫人肯定会将她卖进窑子里,若是这样她还不如跟着小姐去陪葬呢。

    唐玥站在门口,一直等着梅夫人走了,才往里走去。

    “小姐,相爷临走时,留下很多侍卫,这下惨了想逃也逃不了。”小鱼走进内室,又开始念叨起来。

    唐玥抬起眸子撇了她一眼,无奈地笑了笑。

    跟了她这么多年,这丫头的急脾气依旧未改丝毫,考虑着需不需要将她扔进天涯阁里操练操练呢。

    “小姐,你都快死了,还笑。”她这个旁人都急死了,正主却在那里悠哉地喝茶,对此小鱼甚感无力。 -~@无弹窗?@++

    唐玥没理会她,而是拿了一粒白色的药丸丢进香炉里。

    葱白的手指在香炉上敲了敲,“把这拿到门口去。”又拿出一粒药丸递给小鱼,“吃了它。”

    “做什么……”小鱼愣怔了下,看着桌子上的香炉,眼睛一亮,喜道,“小姐,你是想……”

    她这话还未说完,忽的想到了什么,连忙捂住自己的嘴巴,紧张兮兮的往窗外看。

    唐玥无奈地揉揉额头,淡淡地道:“再不吃药,第一个倒下的可就是你了。”

    现在感觉刚刚那个决定是对的,把小鱼扔进天涯阁里是一件很正确的事。

    “哦,好。”小鱼回过头,看也不看直接捏起药丸塞进嘴里吞了进去,然后,欢欢喜喜的抱着香炉去了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