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年虽深入简出,但她也不是没有做任何事情,毕竟在这个权势为尊的世界里稍不留神就丧了姓名,以她的能力让娘过上富裕的生活绰绰有余。

    其实她早就想将娘从唐家带走,可是娘对唐彦忠的感情不是一般的深,之前提过几次都被拒绝了。

    “娘不能跟你走。”林诗音想也没想直接否定。

    她们孤儿寡母若是离开相府肯定很难过活,以玥儿的聪慧一个人生活下去其实没什么,若是带上她这个累赘逃亡即便再聪慧只怕也躲不了相爷的追击。

    她也没打算离开相爷,不管相爷对她如何不好他是她的丈夫,更何况曾经也……

    唐玥见林诗音这般模样就知道无论再怎么多费口舌也不会跟她走。

    微微叹息了一声,道:“娘既然不愿走,女儿也不会走。”

    抬眸看着窗外的夜空,清幽的眸子变得深邃起来。

    看来今夜她要出去一趟了。

    林诗音闻言顿时急了,“玥儿,娘留下来你爹不会拿我怎样,但是你就不同了,你若不走,就要为厉王陪葬了,乖女儿听娘的话,赶紧拿着包裹逃跑吧。”

    这孩子怎么这么死心眼,玥儿虽不爱表现,但身为娘亲又怎会不知自己女儿的聪慧,可这次怎么就不开窍呢。

    唐玥拉着她的手,微微一笑,“娘,你确定放走了我爹不会为难你?”

    “这……”林诗音面上现出一抹苦涩,不过,她只是停顿了下,立即点头,“当然不会,年轻时你爹可是真心喜欢娘的,你放心好了。”

    唐玥叹了下,道:“娘也说了是年轻时,所以女儿是不会丢下娘不管的。”

    “你……你这孩子。”林诗音气急,却又无法反驳她的话,因为这都是事实。

    如今的唐彦忠知道是她放走了玥儿说不定真的会杀了她,只是为了玉儿即便豁出这条命她也不会犹豫半分。

    唐玥拉住林诗音的手,淡淡地道:“娘,你若不走我就不会走。”

    娘为她牺牲了这么多,她弃她不顾。

    林诗音原本是唐彦忠的正室,听娘身边的魏嬷嬷说,娘和唐彦忠刚结婚,两人情投意合,唐彦忠对娘也是恩爱有加。

    可好景不长,在娘怀大哥的时候,唐彦忠纳了梅姨娘,也就是如今的夫人。

    唐彦忠的官职越做越大,小妾是一个又又一个的纳入府中。

    对林诗音的感情自然大不如从前,不过,林诗音正室的地位没有撼动一丝一毫。

    后来,长子生病身亡,女儿又是万年煞星转世,林诗音更加不得唐彦忠待见。

    出生不久唐彦忠就要杀她,是林诗音以死相逼保住了她的性命,为此林诗音也丢了正室的地位,被贬为侧室。

    她虽保住了性命,但由于万年煞星的身份,唐彦忠说什么都不允许她住在主院,最后将她送到这个偏僻的别院里将养。

    当时,她的身体虽是个婴儿,但灵魂却是一个成人,对往事自然是记得清清楚楚。 医妃无价,冷王的冥婚妻:

    林诗音一开始和她住在一起,等她五岁那年,便被唐彦忠给接走了。

    因为林诗音娘家的原因,还有别的因素没办法只好又回到了丞相府。

    她原本是有奶娘的,只是奶娘害怕被她沾染了霉气,在林诗音去丞相府后就逃走了。

    曾经还有两个大丫鬟,她们是家生奴才是无法跑路。

    不过,她们都被梅夫人给收买,自然不会善待她。

    这两个丫鬟克扣她的食物衣物,甚至还想折磨她,希望她早点死了,她们也好回丞相府去。

    当然,最后一个疯了,另一个跳井自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