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眼前美好的女子很是心疼,为什么小姐的命这么苦,出生还不足一个月就被安了个万年煞星转世。

    听小道消息说,小姐出生还没几天,年仅八岁的大少爷突然得了急症不治身亡,大少爷死后三天原来的梅姨娘也就是现在的大夫人小产了。

    刚巧不巧在大少爷的葬礼上,老爷所坐的轿子抬杠的棍子折了,还摔断了老爷的一条腿。

    最后,唐家请天师过来看了下,那无道天师竟说小姐是万年煞星转世,会将克死自己的亲人,为此小姐差点被老爷给杀了。

    唐玥闻言恬淡的面容上露出一抹幽凉,放在桌子上的素手也慢慢捏了起来。

    “厉王府向来是一脉单传,如今厉王过世,又膝下无子,为了不让厉王断了香火皇上原本打算让三小姐先嫁过去,然后,把自己的一名皇子过继给厉王,可相爷不同意嫁三小姐,就和皇上提议让小姐您代嫁,只是……”

    小鱼说到这里,拿眼瞄了瞄唐玥素净秀美的脸,咬了下唇有些说不下去了。

    “只是皇上嫌弃我这个万年煞星,怕过去克死了他的儿子,所以就让我陪葬,等我死了之后,皇上的儿子就能安枕无忧地做他的厉王,对吧。”唐玥微撇了下红唇,淡淡地说道。

    小鱼见她目光平静,就好似说的不是她一样,不过,她感觉小姐现在肯定很难过只是不愿表露出来而已,谁摊上这事不难过,若是她早就逃跑了。

    她朝着门头看了看,叹息了一声,继续劝道:“小姐,您……您别太伤心了,还是赶紧逃命吧。”

    既然相爷不仁,小姐何必要为他们着想,如今保住性命最要紧。

    “我没伤心。”唐玥不以为然地道。

    对于自己的亲爹唐彦忠早已不抱什么希望了,这些年一次都没来过这个别院,她对唐彦忠也没什么亲情可言。

    小时候唐彦忠就想杀了她,这次会下这样的决定也没什么好怀疑的。

    面对这样的爹她走了也没什么,只是……

    就在这时,唐玥突然眸光一凛,看向门外。

    很快,一道急促的脚步声掺杂着女子大口喘气的声音传了过来。

    随后进来一位美丽贤淑的妇人,这妇人有三十多岁,岁月没有在她脸上留下痕迹,看着跟二十多岁的模样。

    不过,她双目红肿,显然是刚刚哭过。

    “玥儿。”

    林诗音也不顾什么淑女形象了,几乎是跑着过来的。

    她将手里的包裹塞到唐玥怀里,紧张地扳过唐玥的身体,喘着气说道:“玥儿,你赶紧走,从今以后就不要再回京城,包裹里有银票足够你这一生衣食无忧,若是能遇上对你好的人就隐姓埋名跟着人家过活,知道吗。”

    看着自己唯一的女儿,林诗音满眼的不舍。 医妃无价,冷王的冥婚妻:

    想着从此以后就再也见不到她了,泪水就忍不住流了出来。

    她本来有一子,可老天待她不公在孩子八岁那年便得了重病不治身亡。

    小女儿又命运多舛,自小就被安上克死亲人的罪名,还差点被杀死,不过,最后还是活了下来。

    相爷虽不待见玥儿,但好歹没在吃穿上短她的,她也不求别的,只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平平安安的生活就行。

    谁知,这次相爷为了不让另外一个女儿守寡,竟让玥儿去陪葬!

    想到这里,林诗音心中怎能不恨,可恨又怎样,那个人是她的丈夫是她的天,她能说什么吗。

    唐玥倒了一杯茶递给林诗音,微微说道:“娘,我们一起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