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王身受重伤活不过今日?”唐玥挑了下秀眉,水眸滑过一抹清幽。

    她才闭关几日京城中竟发生这种事情,看来她要到外面走动走动了。

    “是呀,小姐我们快逃吧,不然你就要嫁给一个死人了。”小鱼说着,再次抱住唐玥的手臂试图往外拉。

    这消息还是夫人身边的丫鬟舒儿告诉她的,她和舒儿关系不错,这才在第一时间得知此事。

    听说老爷马上就要来找小姐了,趁着现在人还没来,小姐能逃多远是多远,虽没了丞相府四小姐的身份,但总好过……

    想到此,小鱼更加急了,想将唐玥拉起来,无奈以她的力量怎能拉得动唐玥,“小姐,你别犹豫了,快走吧,再晚都来不及了。”

    “小鱼,这事不是逃就能解决得了的,容我想想。”唐玥无奈地安抚住自家火急火燎的小丫鬟,微垂下眸子,眼底的幽光微微闪动着。

    前世她是一名国安部最年轻的上校,可谓是为国家鞠躬尽瘁,将自己短暂的一生都奉献给了国家。

    由于他们家世代都是军人,从小就受着军事化教育,没过过一天轻松的日子。

    如今重新拥有了新生命她自然不会让自己活得太累,所以每日都待在这个小院子里深入简出,几乎没什么事她都不会出门。

    她外公是赫赫有名的特工组织的老大,最擅长的便是毒术和医术,在这上面的造诣已经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因此身为外孙女的她自然承其衣钵,在医术和毒术上几乎和自己的外公持平。

    正因为这些,她重生之后的生活才不那么的枯燥无聊,自从被赶到这个别院后,她就开始潜心研究医学,现在的医术只怕超出外公一截了。

    想起前世的亲人唐玥眸色黯淡了下,不过,很快便恢复自然。

    这么多年她早已习惯了,对前世亲人的想念也没有一开始那么的强烈,当然,她也不会忘记。

    “小姐,都这个时候了,您怎么还走神啊。”小鱼即着急又很无奈,她家小姐性子恬淡的让人抓狂,也不知道这个世上到底有没有能让小姐着急的事情。  [ 首发

    唐玥抬眸淡笑着瞥了她一眼,没说什么,将器皿拿到面前继续摆弄她的药品。

    “哎呀,小姐人家都急死了,你怎么一点没反应都没有。”看着神情自若的唐玥,小鱼急的直跺脚。

    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额,呸呸,她怎么说自己是太监,她可是个女的。

    “用陪葬吗。”唐玥专注地看着器皿中药物的变化,风轻云淡地道。

    嫁个死人又何妨,未嫁先守寡对古代女子是晴天霹雳的遭遇,对她来说只不过从一个院子搬到另外一个院子而已。

    小鱼很不满地道:“三小姐嫁过去是守寡,可若是小姐嫁过去就要陪葬了。”

    老爷太偏心了,宁愿小姐去陪葬都舍不得让三小姐守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