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幽的小院,寂静了无声,仅有的几棵梧桐树衬得小院越发的破败。

    室内,一抹纤细的身影坐在摆满一堆药瓶的桌前,她双目专注着眼前的白瓷器皿,时不时的往里加一些粉末之类的东西。

    清秀素净的容颜时而小蹙眉头,时而又舒眉展眼。

    这时,一道急促的脚步声传了过来。

    “小姐,出大事了,你快逃吧。”人未进声先到。

    “怎么了?”听到有人进来,唐玥头也没回,只是淡淡的问了一句。

    来人见她一派恬淡的样子,急的直跺脚,“小姐,都火烧眉毛了,您怎么还有心思摆弄这些东西。”

    上前将唐玥面前的器皿抱在怀里,唐玥没了器皿这才抬起头,露出那张素雅清丽的容颜。

    她将手里的药瓶放下,看着慌里慌张的小丫头,抬手拍拍她的臂膀,“小鱼乖,稳重,不要遇事就乱了手脚。”

    “小姐,您以为每个人都和你一样啊,奴婢可是个凡人。”小鱼忍不住翻了个大白眼,没好气地道。

    天塌下来只怕小姐也不会抬起头看一眼。

    随想到自己来这的目的,忙将怀里的器皿放在一边,急急的拉住唐玥的手臂往外拽,“小姐,你快走吧,再晚都来不及了。”

    “什么事,说吧。”唐玥无奈地道,不过,依旧稳坐在那里纹丝不动,仿佛拉的是一块巨石一样。

    小鱼知道以自己的能力根本拉不起小姐,只好放开她。

    想起主院子的人做的事情,便愤怒至极,“老爷要把小姐许配给厉王。”

    “厉王?”唐玥不由蹙了下秀眉,“厉王不是三姐的未婚夫吗,怎么给我了?”

    厉王凤君曜和丞相府的嫡女唐敏在一年前订的婚,厉王少年得志,十五岁就横扫漠北一举成名,又生的俊逸非凡,是天下女子心中第一如意郎君。 嫂索 医妃无价,冷王的冥婚妻

    去年皇上突然下旨赐婚丞相府的嫡女唐敏,那时整个丞相府都处于一片欢乐中,就连她这个传说中的万年灾星转世也得到一点点的好处。

    最得意的莫过于主人公唐敏,当时她手捧着圣旨到处炫耀,感觉自己嫁给厉王就是天下最幸福的女人。

    也是,做为天下女子心中第一郎君的嫡王妃,不管会不会幸福,单单那备受万人羡慕的目光就令一向以高贵典雅示人的唐敏兴奋的忘了形。

    怎么会让给她了?莫不成这几日京城中发生了什么事?

    前不久刚得了一株龙血草,这些天一直在炼药没留意外面的事情。

    “的确是三小姐的未婚夫,可现在老爷让小姐您代嫁。”

    小丫鬟将手里的器皿放在桌子上,一脸急色的道,“若是以前小姐嫁给厉王奴婢肯定会放鞭炮庆祝,可现在不同了,前不久厉王外出征战不幸身受重伤,三天前才将人从外面云回来,昨日爆出厉王活不过今日,这事早已传遍京城大街小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