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上了一具女尸

我心诚 作品

    说真的此刻的我还是挺慌的,毕竟从我知道燕若飞是燕长弓的女儿之后,就发现这老头很是宠他的这个女儿,身为一个道士,却不让他的女儿去做那些危险性极大的任务,还要给她很多保命性极大的道器,而且那么一个嗜钱如命,做一个三轮多收一块钱都觉得要了他的命,最后还让厉鬼去把他偷回来的守财奴,居然会在自己女儿中毒之后,用吃天材地宝这样的方式来医治,不得不说这家伙简直就是一个极端。



    而在这样的情况下,燕长弓将他中毒的女儿丢给我就走了,很显然是去做什么很是重要的事情了,毕竟这老家伙除了钱之外,最宝贵的就是这个女儿了,估计真要是燕若飞出一点事情的话,他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吧。



    你想燕若飞乐对一个已经重要到了这个地步了,他真要是遇到那种情况,他会善罢甘休么?



    这不由得让我升起一种很是怪异的念头,这家伙该不会是单枪匹马的冲去血魔族的领地里面找那血魔族的人讨说法了吧,虽然这样的确很男人,但是这样的危险价值也实在是太高了,于是乎我就想让那小侍者在回去的时候,帮我查查燕长弓的消息。



    没过多久,那侍者就给我发回了燕长弓的消息,和我猜想的没有太多的出入,这家伙的确是想要去血魔族的领地,因为他一看到燕若飞的伤势就知道是血魔族的秘法所致,于是乎保证了燕若飞的安全之后,他便想去血魔族讨一个说法,顺便找到医治燕若飞的方式,不过本来豪气云天的打算就因为鬼市被关闭,所以并不能出去,只能在鬼市拍卖厅里面生闷气……



    不过后来在鬼市拍卖厅里面见到了燕若飞之后,得知了鬼市拍卖厅会稳固住燕若飞的伤势后,他这才一扫脸上的阴霾,开始对鬼市拍卖厅感恩戴德了起来,不再是那种天老大地老二他老三那种桀骜不驯的态度了,说实话,这让我很是惊讶,以为燕长弓转性了,而在和他一起回家的路上,我才知道这件事情的真相,因为鬼市拍卖厅会帮燕若飞稳固伤势,也就是说他就不用再让燕若飞吃那些天材地宝了,这对于原本来说差不多去掉了两条命的他,又回来了一条命,无疑是雪中送炭,锦上添花,由不得他不高兴……



    当然作为旁观者的我不由得有一种被毁掉了人生观的感觉,而第二天,我才刚刚吃完早饭,就被夜魔发来的传音给叫过去了,一收到了传音,我就知道,夜魔那里肯定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我也没多问,急急忙忙的就赶了过去。



    而到了那里一看,那个小侍者也在那里,首先和我说了一下燕若飞的情况,虽然没有彻底的好转,但是至少不会在恶化下去,可由于燕长弓不愿意支付治疗费用,所以鬼市拍卖厅处于人道考虑就将燕若飞以休眠状态进行治疗来节省开支。



    一听这话,顿时让我很是哭笑不得,这还真的是燕长弓的风格啊,毕竟钱和女儿的命都重要,两个他都不想放掉,不过我很好奇的是燕长弓之前都舍得用天材地宝来治疗燕若飞的伤势,怎么现在又突然舍不得那点钱呢?



    我询问了一下价格,打算帮燕若飞出了,结果一听到那价格之后,我还是不愿意在接手这件事情了,毕竟一千万鬼晶,这么大的数额,还是保守治疗得了,毕竟那当父亲的不管,这当徒弟的还得继续管下去不成,我只听说过师父给徒弟擦屁股的,但是从来没有听说过徒弟给师父擦屁股的,保守就保守吧,不恶化就好了。



    你现在所看的《我爱上了一具女尸》 第一千零四十一章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我爱上了一具女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