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公,刀下留我

福多多 作品

    平江王都快要愁伤了,叶倾城明显就是生来和他讨债的。

    三天一小闹,五天一大闹,好不容易巴望着她上了女学,收收性子,看起来有点淑女的模样了,这忽然就又闹出这一出来。

    平江王心底是气的很想发笑,他都不明白自家女儿的脑袋瓜子里面装的都是些什么,他那么多儿女,前面几个都平平安安,安分守己的长大,各自嫁娶,都没叫他操过心,唯独这个最小的,简直就和混世魔王一样。

    平江王看着王妃也是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憋不住笑了起来,又觉得当着女儿的面被气笑了,貌似有点不太好,只能抬手掩住唇,故作深沉的轻咳了一下。垂下头。

    平江王真想不明白这两个女儿脑子里面装的都是点什么。

    “母亲,就让我们去试试吧。”叶倾城跪着朝前蹭了两步,蹭到平江王妃的面前,拉住了她的手。“我保证我这次不是胡闹。”

    “还说不是胡闹!”平江王妃想要甩开女儿,又有点舍不得。这是她捧在手心里疼爱到这么大的人儿,她往常一直觉得,只要她做的不是特别的出格,平江王妃都能替她兜住,可是现在就连平江王妃都忍不住要扶额晕倒了。

    这都什么和什么啊。

    “母妃。父王。”叶倾城求道,”我知道我之前做过很多错事,但是这一次我绝对不会给王府抹黑。”

    “呵。”平江王一听,乐的更厉害了,还要怎么抹黑才能叫不抹黑?这次他乐的都懒的去遮掩一二。人斜靠在椅子上,单手垫在颌下,瞅着叶倾城嘴角就瞧了起来。

    平江王觉得自己的女儿真会说笑话。

    “求二位就答应我这一回。”叶倾城摇晃着平江王妃的手说道。“如果这一次不成,我就老老实实的以后再也什么要求都不提了。”

    “胡扯!”平江王妃这下是又气又急的,她看向了跪在叶倾城身后的叶妙城,“平日里觉得你是个乖巧的,怎么这一回你也跟着她瞎胡闹?”

    叶妙城咬着自己的下唇,深深的垂下了头。

    她心底也是十分的没有着落,王妃和王爷的样子一看就是气急了的,这一次,就连她都跟着叶倾城一起闹,只怕要是事情不成,她的处境就更加的尴尬了。

    “母妃,父王。”叶倾城继续求道,“你们女儿我现在在京城已经是如此了,即便你们想给我找一门好亲事,人家只要听到我的名声也要掂量一二,我也知道惠妃娘娘是我亲姨母,只要母亲丢下面子去宫里求求姨母,我也不是不能找到一户好人家,可是女儿现在的名声就算是嫁出去又能如何呢?女儿未来的夫君难道不会嫌弃女儿吗?即便女儿有着郡主的名号,但是父王和母妃能护得了女儿一时,能护的了一世吗?”

    “有本王妃在,看谁敢动你!”平江王妃今日刚刚在秦家的梅氏夫人那边吃了瘪,心底已经是有点暗暗的不爽利。如今女儿这么一说,正好戳中了她的心事,她柳眉一竖,冷冷的说道。

    “王妃先消消气。”平江王倒是听出了几分意思来。“让她说下去。”他用与刚才有点不一样的目光看着叶倾城。

    依照叶倾城那种脾气性子,能说出这番话来。倒是不容易。平江王很想听听叶倾城接下来要怎么说。

    “先圣孝仁皇后曾说过,吃耻而改之,则为勇也。”叶倾城说道,“女儿已经认识到自己的错处了,而且女儿也想过了。论文,女儿是真的不行,女儿也问过黎箬,武举会试分三种,其一为笔试。女儿这几日对兵书十分的感兴趣,也已经看了不少。女儿和一群文人去考那些之乎者也自是考不过。但是和一群习武之人论战却未必会输。会试其二为骑射,女儿承蒙黎箬不齐,已经将骑射功夫学习的很好,只要再加以磨练,百步穿杨不在话下。会试其三为武道,女儿相信,只要父王肯替女儿延请名师,尚有一年多的时间准备,女儿也不至于会输的很惨。三试之中,女儿能有把握赢两试,难道就一点希望都没有吗?妙城亦然。”这就像在现代考试一样,一共考三门,有两门能考满分,一门只要及格了,平均下来,分数也不会太难看对吧,只要超过绝大部分的武举,就能入选了。叶倾城打得是这个主意。毕竟她没参加过古代的武举会试,能到一个什么样的位置,她也不能就此说了大话。叶倾城和她一样,要是说道读书的方面,叶倾城就超过她太多了,骑射功夫好练,经过一年多的训练,只要肯吃苦,自然不会太差。至于拳脚功夫,到时候她再替叶妙城想办法。

    “你……”王妃哪里听得进去叶倾城说的是什么,她心底一百个不愿意,甩开了叶倾城,抬手指着她的鼻子半天说不出话来。

    “你倒是经过深思熟虑了?”平江王反而收敛起了脸上的笑容,略带惊奇的看着自己那个素来胡闹的女儿。

    “是的。父王。”叶倾城点了点头,反手拽着叶妙城,“求父王成全。”

    “容本王想一想。”平江王略点了点头。

    “王爷!”平江王妃大惊,“这成何体统?”

    “怎么就不成体统?”平江王有点不悦的看着自己的妻子,“本王倒是觉得她难得动了脑子。”

    什么叫难得动了脑子……叶倾城无语的看着自己的父王,这以前的叶倾城是有多不遭人待见。

    “王爷难不成真的同意让阿蘅去考那什么劳什子的武举会试?”平江王妃的脸色一变,大惊失色。就连声音都高了几分。

    “也不是不能同意。”平江王看向了叶倾城。

 &n 你现在所看的《相公,刀下留我》 67 死马当活马医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相公,刀下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