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相公,刀下留我

福多多 作品

    国子监书斋的二楼一项不准人随意的进出,即便是进去清点书籍也只有国子监祭酒大人和这位姜博士一起前往,所以现场倒是最大程度的保存着原本的样子。

    兹事体大,事关先圣孝仁皇后的手稿,所以国子监祭酒和姜博士也不敢造次,书籍昨夜是什么样子,现在还是什么样子。

    秦韶一进去就看到了几本书散落在地上,与书架上的整洁格格不入。

    孝仁皇后曾经写过很多关于士农工商的书,大大的推动了大梁的发展,让大梁跻身与强国之列,同时在她的提议下,大梁建国就废除了奴隶制度。所以大梁的皇族深得百姓民心。即便后来几个门阀世家联手造反,一度声势大过皇族,但是还是在黎民百姓的支持下将那场反叛镇压下来。

    锦衣卫制度也是在皇后的建议下成立的,原本就是一支有皇后亲自训练出来的亲军,大梁建国之后,直接转成了皇帝直属的禁卫。

    散落在地的几本手稿的确是圣孝仁皇后的亲笔所书,上还有高祖皇帝的批示,内容是关于矿产开发上面的。

    国子监藏书大多都是关于农田水利。制造机械以及开矿熔炼方面的手稿。这么多年来,大梁百姓在圣孝仁皇后的教导下,已经将这些学习运用的不错了,秦韶不明白为什么还会有人专门过来研究手稿的内容。

    当年圣孝仁皇后为了开化民智,已经将这些内容命人抄录下来,传入民间,供大家学习。

    有人说生孝仁皇后乃是天命之女,这评价一点都不为过,因为生孝仁皇后提出的很多事情,是大家之前闻所未闻的。在她与高祖的治下,大梁迅速的从北地一个不知名的小国一跃而成这块大陆上的几大强国之一,国力之盛,乃是当时之最。

    叶倾城对这些东西感兴趣?秦韶有点不信。

    但是根据侍卫们的口供,昨夜他们带着灵犬追踪,的确是追到了铜帽子胡同前才将人追丢的。时间,地点,包括侍卫们描述那贼人的背影都与叶倾城一般无二,如今差的就是证据。

    可惜这里的书一本都没有少,否则有个物证,也能抓叶倾城一个先行。

    秦韶翻阅了一下那些书籍,就连书页都是完好无损的,一个角都没掉。

    他让姜博士将书放回原地。

    姜博士照做,他这才发现这些书是放在书架的最顶层的。就连姜博士的身高放书的时候都要踮起脚尖来。叶倾城那个娇小的身子就是伸长了手臂也够不到上面。叶倾城是踩着东西上去的?

    秦韶仔细的检查了一下书架的下层,没有被人踩踏过的任何迹象。

    他抬眸又看到了放在书架顶上数第二层间隙的蜡烛,依照叶倾城的身高,为何要将蜡烛放在这么高的地方?要知道昨夜叶倾城可是跳起来将蜡烛吹灭的。这么高的位置,应该是与他身高差不多的男子才能随手放在这里。

    秦韶心底多了一层疑虑。

    他将书架再度检查了一下,发现在一排书架的边缘的木头上有一道白痕。像是被击打造成的。秦韶叫来了姜博士,“这书架原本就有这道痕迹吗?”

    “没有。”姜博士仔细的看了看,摇头道,“这里的书架都是完好的。这什么时候出现的。老朽还真是不知道,以前真的没有。”

    秦韶站在那书架前久久的凝视,思索着到底是什么东西造成这样的伤痕。

    难道昨夜进入这里的人真的不是叶倾城?亦或者不光只有叶倾城一个人进来?而是另外还有人跑了过来。

    “大人,外面有打斗过的痕迹。”陆逊在检查窗外发现回廊的栏杆上有损坏,于是马上叫了起来。

    秦韶闻言,快步走了出去,绕到窗户下面,果然在陆逊手指的地方看到了凹陷下去的栏杆。还有散落在地的木屑。

    “这是掌力造成的。”秦韶看了看很肯定的说道。兵器打在木头上面不会是这样的痕迹,如果是刀剑,多为砍或者刺过的痕迹,很容易辨识,若是其他重物,多半也会留有撞击物体的棱角形状,甚至会在木头里面夹杂着铁屑或者其他什么东西,而这种痕迹。只有掌力才能做到。

    受着这个痕迹的启发,秦韶立即想起了书架上的伤痕,那便是指力了。

    看来昨夜进入国子监的人不光是有叶倾城,还有另外一个高手,依照留在木头上的掌力与指力来判断,这个人的武功不在他之下,身高也与他差不多,多半是一个男人。

    而与他打斗的也多半就是叶倾城了。

    秦韶的眉头顿时就紧紧的缩起。叶倾城到底是谁?她绝对绝对不是之前的叶倾城了。

    昨夜他也与叶倾城交过手。那丫头诡计多端,三番四次的戏弄与他,要不是他的掌风刚好刮掉了她的面纱,只怕想要抓住她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没准还真的会被她给溜掉。

    是了,秦韶的脑子忽然闪过一丝清明,叶倾城十分会利用身边的东西制造对自己有利的条件,她一定是在外面与那人交手之后发现打不过那人,便钻入了书斋之中,书斋之中书架林立,想要不惊动侍卫,明显叶倾城的身材是占了很大的便宜的。

    “昨夜灵犬只发现了一个人吗?”秦韶问道。

    “根据记录是这样的。”陆逊点了点头。

    那就奇怪了。如果是两个人的话,灵犬不可能只追着叶倾城跑?

    但是他转念想想,若是灵犬熟悉那人的气息,也就不会追踪了不是吗?

    “将书斋之中所有人的资料都送到我那边去。”秦韶吩咐道。

    “是。”陆逊点了点头。

    “在查查周围。”秦韶说道。

    他飞身从二楼跃下。如果那人要跑,显然是会从这个位置跳下来。

    秦韶果然在附近发现了一个脚印,印子已经很浅,但是看得出来那脚印不是叶倾城的,而是属于一个男子的。

    这地方很少有人会经过,所以留下这个浅印的人必定是昨夜跳下来的那一位,当然边上还有几个小一点的脚印,那就是属于叶倾城的了。

    “国子监的灵犬是谁饲养的?”秦韶问道。

    “是由侍卫们轮流喂养。”陆逊也跟着秦韶跳了下来,回答道。

    “将侍卫们都叫过来,我看看。”秦韶说道。

    “是。”陆逊领命跑了开去。

    秦韶双手抱胸,看着地上的足迹有点微微的出神,叶倾城居然能在那样的高手攻击下全身而退。这也太不简单,简直是匪夷所思。她到底是谁?难道现在的叶倾城真的是被人冒充的吗?

    前世叶倾城的背后有一块红色的胎记,身为她的丈夫,他自然是知晓的,当初他也极爱那块胎记,因为在叶倾城动情的时候,胎记会变得益发的红,与她身上雪白的肌肤形成鲜明的对比。漂亮的难以用言语来形容。

    如果现在的叶倾城是假冒的,那胎记必然是做不了假的。

    只是叶倾城的身份,他又如何能看到她的后背!

    秦韶的思绪纷乱,自己的回想着自己与叶倾城接触的片段,试图找出什么蛛丝马迹来,越是想,就越是觉得叶倾城和前世真的完全不一样,就好象两个人一般。

    若不是与她已经熟悉到了一定的程度。外人也是看不出什么所以然来的。

    可是这个叶倾城又一点都不像是重生的,因为她看他的目光之中没有半点惊惧,愧疚以及心虚,而是坦荡的,甚至是欣喜和欢喜的。

    她喜欢他?这个念头骤然钻入他的脑海就很快被他给否决了。

    不管叶倾城是不是原来的那一个,她依然是狡猾多变的一个人,从昨夜就能看得出来了,说的话没一句是真的。

    她又怎么可能喜欢他!

    就在秦韶慢慢的整理自己思绪的时候。陆逊已经将没有当值的侍卫们都叫了过来。

    侍卫们拍成了四行站着,秦韶收敛回自己的心神,粗略的看了看,从中间选出了几个个子与自己差不多高的人,让他们站了出来。他让陆逊对这几个人单独问询,问他们昨夜遭贼的时辰前后都在哪里,在做什么,可有人证。

    等陆逊问完,就又剔除了几个人,只剩下一个号称是去蹲茅厕的没有人证的侍卫。

    陆逊让锦衣卫过来先将这名侍卫带走,然后遣散了其他人。等当值的侍卫们回来,秦韶也从里面找出了两个人,也一并叫人带回了锦衣卫北镇抚司衙门暂时关押起来。

    秦韶的做法让国子监的侍卫们有点怨怒,但是秦韶是锦衣卫千户,他们即便心底有气也没出撒。他们昨夜追的人明明是一个身材娇小的人,秦韶带走的几名侍卫身材高大,明显与昨夜他们追的人不是同一人啊。

    秦韶却也没做出任何的解释,这叫众多侍卫们纷纷表示不服。

    锦衣卫做事也太霸道了点吧。

    等秦韶走后,侍卫们就告去了祭酒大人那边。

    祭酒大人也不想惹得腥臊上身,但是架不住国子监侍卫们的群情激愤,也只能上了一道折子给昭帝,质问秦韶为何胡乱带人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