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相公,刀下留我

福多多 作品

    叶倾城的运气有点不太好。

    刚才她在外面听了这里面丝竹之音最盛,料准这院子里人应该最多,所以就跳了进来,哪里知道这院子的墙根下竟然是一个水塘。

    于是叶倾城很悲剧的跳到了水里。

    噗通的一声响,惹的一院子的人都看向了叶倾城。

    该死的,叶倾城扑腾的从水里站起来,今天真的是倒霉的够够的,白天落马,晚上偷进书斋遇到鬼,被狗追到花街柳巷不说,还特么的自己跳到了水池里。

    幸好脸上的丝巾没掉,不然她这人算是丢到姥姥家了。

    一众寻欢作乐的公子哥儿和他们身边的花娘皆目瞪口呆的看着那个忽然之间从天而降掉到水里的人,就连原本吹拉弹唱的那些歌姬们也忘记了自己手里的乐器,傻愣愣的看着叶倾城从水池里爬出来。

    “你们继续。”叶倾城看着鸦雀无声的现场,非常抱歉的一耸肩。古代人太坑了,没事在墙根挖什么水塘啊!

    此时不溜更待何时!

    叶倾城趁着大家还在愣神的时候拔腿就跑。

    等叶倾城开始跑了,院子里的老鸨这才回过味来,“来人啊,有贼啊!”她扯着嗓子喊了起来。一副要死了的样子,她推了一把站在一边还傻愣着的伙计,“你傻啊!家里进贼了!还不赶紧去抓啊!”真是稀奇了,她开园子开了几十年了,还没见过从天上掉下来。直接落在水里的贼!

    你才是贼,你全家都是贼,叶倾城一边跑,一边腹诽。不过她穿着一身黑色的劲装,又将头脸都拿黑巾包裹起来。倒是看起来比较像贼。她在前面跑,一群伙计在后面追着,整个院子乱成了一团,尖叫声此起彼伏,叶倾城身子灵巧,在院子里钻来钻去,那几个伙计怎么也追不上,倒是撞倒了不少摆设的花木盆景,时不时的发出点稀里哗啦的声音,老鸨看得捂着心口直叫疼,碎的可都是她的钱啊。那些寻欢作乐的人见上演这么一副热闹的景象倒是乐了起来。

    就这样跑也不是办法。

    叶倾城转进了一个拐角处的别院,见一个门是虚掩着的,于是马上闪身躲了进去,将房门扣上,不一会,就听到外面纷乱的脚步声从外间的走廊上跑了过去。

    “那贼人呢!”

    “应该是朝前去了,别让他跑了。”

    “追!”

    那些前来追她的伙计们一边跑,还一边大声吆喝着。等他们跑了过去,叶倾城才舒了一口气。

    她浑身都湿透了,刚才只顾着逃命还不觉得,现在静下来,湿漉漉的衣服捆在她的身上,叫她浑身都不自在。

    她环顾了一下房间,到处黑漆漆的,不过借着微薄的月光,只见这里有一顶衣柜还有一张桌子配了几把椅子,在另外一边还有一张琴桌。

    她在房里稍稍的等了一会,等外面静下来,刚想要拉开房门溜出去,就听到外面传来的老鸨的声音。“秦公子,您先进去等一会啊。如烟姑娘马上就来。”那声音好像是朝这边来的。

    叶倾城就说自己今天真的够倒霉的!

    这破房子居然只有一道朝着回廊的窗户,她要是从这个窗户跳出去,一定被抓个正着。

    叶倾城暗骂了一句,只能用最快的速度拉开了衣柜。藏了进去。

    这房间似乎是有人住的一样,衣柜里满是扑满香气的衣衫,乍一进去,差点没将叶倾城熏的打喷嚏,她还是忍了下来。

    秦韶被老鸨引着进来,才一进门就看到地上有一滩小小的水泽,那是从叶倾城衣衫上滴下来的水汇集而成的。

    “听说你这里刚才遭贼了。”秦韶不动声色的对老鸨说。

    “是啊。”老鸨过来将桌子上的蜡烛点着,笑着说道,“那贼可真大胆,奴家在江湖上混这么久。还没见哪家贼直接跳进水塘的。”

    靠!叶倾城在衣柜翻了一个白眼,能怪她吗?谁知道他们家的墙根就是一个水塘!还有这个男人的声音……怎么听起来这么的耳熟呢?真的好像那位锦衣卫帅哥秦韶。

    难道他来这种地方找乐子?叶倾城在心底大大的鄙夷了他一下。长的那么帅,还用跑这种地方来花钱吗?唉,古代人啊。叶倾城对秦韶的热情顿时就消除了一大半,知人知面不知心,平时见他一副冷冷的禁欲系帅哥的样子,却不知道人前人后两个样!

    男人果然是天下最靠不住的。

    秦韶看了看水滴的方向,又侧耳听了听,不由嘴角微微的一勾,“若是秦某替你抓住了那个贼。不知道如烟姑娘的赎身钱是不是能再商量商量?”

    还赎身!唉唉唉,居然是一个多情种子!不对!叶倾城忽然回过味来,她不就是那个贼吗?

    该死的。

    与其坐以待毙不如放手一搏,虽然叶倾城知道从秦韶手里跑出去的几率很小,但是她还是不得不试一试。

    万一被她跑了呢?人生若是没有梦想,和咸鱼又有什么两样!叶倾城觉得自己现在的梦想挺难的。今日他在校场之外救她的那一手就证明了他的能力。

    唉。唯有出其不意了!叶倾城想到这里,就猛然从衣柜里将柜门给踹开。

    秦韶本就已经站在了衣柜前面,似笑非笑的看着柜门,见柜门猛然一开,他伸手就朝前去抓。不料,没有人从里面蹦出开,却是一大堆充满了浓郁脂粉香气的衣服花花绿绿的从里面飞了出来,如同天女散花一样纷纷扬扬朝他当头袭来。

    秦韶抬手一挡,将飞来的衣服全数拨开,就听到一声清喝,“看暗器!”

    他下意识的侧身一闪,就见一个黑黑的人影从那堆花花绿绿的衣服里面窜了出去,身形快的如同钻花蝴蝶,飞快的朝门口的方向钻去。

    秦韶一怒,哪里有什么暗器。他也是够二的,居然被一个小破贼给骗了一下。他的身形一晃,就径直的越过那小贼,挡在了门前。

    “想跑?”秦韶冷笑,如果就这么被她跑了,那他这锦衣卫千户也不用当了。

    只是看了一眼,秦韶就已经知道这小贼是个女的了,虽然只看到了背影,但是刚才她那一嗓子,还有背后的身形都能看得出来。那黑衣服湿透了贴在她的身上,男子是不会有她这么玲珑的骨架的。

    “看暗器!”叶倾城再喊了一声。

    “你以为……”秦韶话才说一半,就真的见几枚铜钱朝他袭来,他皱眉劈手将那几枚铜钱收入了手中,“这种速度,也叫暗器?小孩子过家家酒呢?”他不屑的说道。

    “这次才是真的!”叶倾城将手里的匕首扔了出去。秦韶才握住铜钱,就见眼前寒光一闪,他只能一侧身,这次匕首被扔出的速度和力道都不容小觑,秦韶也不伸手去拿,而是用手里的铜钱将匕首撞开,叶倾城就趁着他一闪身让开门口的时机猫腰钻出了房门。

    秦韶这一次是真的有点怒了,这小贼油滑的很,居然真的在他眼皮子下面溜出了房间,还几次三番的戏弄了他。简直就是奇耻大辱。若是今夜不抓住她。那他明天也没什么脸面回锦衣卫北镇抚司了。

    秦韶长臂一伸,身形乍起,一个起落就落在了叶倾城的面前,这一次他也不托大,更不和叶倾城废话,直接伸手就朝叶倾城的肩头抓了过去。

    叶倾城料到他会来抓她,身子朝后一仰一个后手翻就躲了过去,她才刚站定,就听到掌风袭来,哎呀妈呀。这是要下狠手啊,她头一偏,危险嗒嗒的躲过这一掌,掌风刚健,她脸上的面纱被她几次三番的折腾。后面的结已经松开,被这掌风的边缘扫过,面纱落地。

    糟糕。叶倾城忙双手捂住自己的脸,蹲了下来。

    “别打了。我认输!”叶倾城喊道。

    “认输?”秦韶冷哼了一声,“你倒是识时务。”

    老鸨见本来已经被眼前的变故给惊呆了。见秦韶制服了那小贼,上来就想踹那小贼一脚,却被秦韶给拦住。

    “她既然已经认输,就不用如此落井下石。”秦韶淡淡的说道。

    他皱眉看了看地上蹲着的人,怎么她的声音那么熟悉?可是她又怎么可能是叶倾城?叶倾城堂堂一个郡主,现在应该高床暖枕的躺在王府睡觉,又怎么跑来这种地方?

    叶倾城捂着脸,也知道秦韶替她拦住了一脚,心底对秦韶的好感又默默的升了一点。这小子虽然出入这种地方,不过倒也有点度量和担当。她刚才多次戏弄与他,他应该是气炸了才对,能替她拦下这一脚,证明他也是略有胸襟的。

    天啊,不是她不努力啊,而是敌人太强大!古代人一个个都和开了外挂一样的高来高去的,叫她这个现代人可怎么混日子啊。

    “报官!”老鸨叫嚣着。

    不能报官!叶倾城心头一惊,她两厢衡量,只能悄悄的抬起了头,略放开了捂在自己脸上的手,“秦师傅,救我。”叶倾城朝秦韶摆出了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朝秦韶露出了自己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