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相公,刀下留我

福多多 作品

    秦韶垂眸看着怀里被他护住的人,原本上一世,他想护住她一辈子,只要她肯好好的跟着他,当他的妻子,他可以不求别的,拿她当珍宝一样放在胸中。

    这么多年,骤然再度将她拥入怀里,他只觉得自己的心底一片寒冰。

    上一世他一直觉得自己配不上她,她身份高贵,人又生的漂亮,而他那时候已经因为意外而毁掉了容貌。

    她说不会在意,她都不知道,她说那句话的时候,他的心底是有多激动。他的年纪比她大那么多。还受伤毁容,她居然也不嫌弃他。

    而这些让他情动心动的话,不过就是一句哄骗他的言语,她需要一个婚姻让她脱离那些流言蜚语的伤害,而他正好就是那个傻乎乎的跳板。

    终于不滚了。叶倾城松了一口气,她仰倒在草地上,被一个强壮有力的手紧紧的箍着,这对于叶倾城来说也是一个新奇的体验。她没穿越之前也是好强的人,素来只有她救别人。从没如此小鸟依人的被一个男人护住。就连和那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她也是傻乎乎的什么都冲锋在前。

    所以在被护住的瞬间,她的心底忽然有了一点点的感动。

    她看向了那个年轻的面容,背着天光,他的轮廓笼罩在她的身上。遮挡住了阳光,他的睫毛纤长浓密,半掩住了他深邃幽暗的眼波,让她烦躁的心情瞬间变得平和了起来。

    “秦师傅。”叶倾城笑了起来,“多谢你救了我。”

    “不必。”秦韶收敛回自己的心神,淡淡的说了一句,他的声音透着些许的不喜,但是声音却淡雅好听,低沉而悠远。秦韶觉得自己的手臂应该是被地上的石块划伤了,垫在她脑后的手臂外侧有点火辣辣的痛。

    黎箬赶了过来,甩蹬下马,见到了重叠着倒在草地上的两个人,忙不迭的跑了过来,“倾城你没事吧。”

    “我还好。”叶倾城抬眸朝黎箬嫣然一笑。她说话的时候,后面的侍卫护着几名女博士也骑马赶了过来。

    秦韶见人来的多了,侧开了头,一翻身滚开,弹了起来,利落的拍了拍身上的草屑与灰尘,又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臂外侧,果然是蹭破了,好在衣服是深蓝色,所以有点血迹也看不出来。

    “赶紧喊大夫过来。”女博士见黎箬搀扶着叶倾城站了起来,急忙说道。

    大家一哄而上,将叶倾城团团围住,秦韶垂首悄然的让到了一边,大家的注意力果然都在叶倾城的身上,即便她的名声再怎么不好,身份也是洛城郡主,这些人不敢马虎。

    而他?不过也就是一个四品的锦衣卫千户罢了。在这些人的眼中,他算不得什么,他背过身去,悄悄的掀开了自己的衣袖看了看,只是一点小小的皮外伤。

    真不值当。秦韶看了看自己的伤口。缓缓的将衣袖放下。

    这一世的叶倾城运气似乎逆天的好,他几次出手了,效果都不好。

    而这一次,若不是黎箬及时的赶回来,他一定会让她从马上栽下来。可惜,黎箬出现,又出言求助,为了避免日后的怀疑,他才迫不得已的在黎箬的面前上演一出英雄救美的大戏。明明是想坑叶倾城的,却不想坑了自己。

    叶倾城被人乱哄哄的围着问长问短的。虽然她一边笑着一一回答别人的问题,耐性的等着大夫赶过来,而她的眼睛却是飘向了人群之外的那个人。

    他只给了她一个背影,不过那修长流畅的背影还是十分的惹眼,他低头在检查着自己的手臂,虽然是背对着叶倾城,但是叶倾城也看得出来。

    刚才他的手垫在了自己的脑下,如果不是他的话,那受伤的应该就是自己了。

    秦韶检查了自己的手臂之后,就朝前去找那失控的白马。白马的腿是受伤了,它虽然坚持了一段时间,最终还是摔了一下,只是现在它自己站了起来,半蜷缩着那条被他打中的伤腿,可怜兮兮的站在山坡边上,白色的马身上有着大大小小摔过后的血痕。

    可惜了一匹好马了,秦韶过去,牵起了缰绳,那马不安的打了两个喷嚏,想要躲避开来,无奈伤腿,它挪动了一下,就放弃了挣扎,任由秦韶牵着。

    出了这么一段插曲,叶倾城被随行的大夫检查了一下,为了避免其他的麻烦,她还是被早早的送回了王府。

    平江王妃得知这个事情,吓的花容失色,不光请来了太医给叶倾城好好的检查了一顿。又在她耳边絮叨了好久,叶倾城以身子太乏为由,她这才放过了叶倾城,让她好好的休息。

    等平江王妃走后,叶倾城拿出了一块腰牌,拎在了眼前。

    这腰牌是刚才秦韶救她的时候无意之中掉落在她衣服上的,也不知道怎么就挂在了她的衣服上,刚才在现场,她被人乱哄哄的围住,也没怎么在意,一直到上了马车才发现自己身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一块腰牌,她是想还给秦韶的,但是转念一想,还是收了起来。

    丢了腰牌,他是要主动来找她的吧。

    这样她就可以再看到他了。

    叶倾城看着手里那块黝黑的腰牌笑了起来。

    她大概真的有点喜欢那个锦衣卫秦韶了。

    起先也不过就是被他那身衣服所吸引。恰巧他的容貌就是她所喜欢的那个样子。秦韶的出现满足了她在现代对一切二次元锦衣卫的幻想。活脱就是从少女漫画上走下来的人物。

    从欣赏到喜欢,也不过就是他今日不经意的那伸手一护。

    叶倾城看得出来,救她的时候他是不耐的。在他的眼底大概自己就如同传闻之中的那样是一个不懂事,胡闹,刁蛮的郡主吧,所以他才这样的讨厌她。

    可是,从没被人那样护住过的叶倾城,在他怀里抬眸的那一瞬间,的确心底是有着难以言表的悸动的。

    就好象心头被羽毛轻轻的触碰了一下。

    她所有坚强的外表都不过是装出来的,她的处境。让她无时无刻的不在努力前行。而她在被秦韶护如胸怀的那一瞬间,忽然感觉到自己原来也是偶然的需要一个胸口停靠一下。

    秦韶并没有特别刻意的掩饰对她的不喜,这很好,如果他一开始就表现的对她很热络,那她倒真的会止步不前了。

    前世的那个人即便是主动接近她,让她产生了一种依赖和信任的错觉,也没有这样护住她。

    对了他的手臂也应该是受伤了的。

    叶倾城想到这里就坐了起来。

    叶倾城悄然的下地,现在想要出王府,王妃定然是不许,所以她也只能开溜了。这些日子在王府住着。她也不是白住的,对所有的地形都了若指掌。

    叶倾城悄然的换上了一席简单的衣衫,她素来不喜欢有侍女值夜,所以侍女和曹嬷嬷都睡在隔壁,只要她半夜想要人过来侍奉。只需要拉动一下床头垂下的一个丝绦就好,丝绦的另外一端牵着的是一个铃铛延伸到隔壁房间,只要听到铃声,素和素清就会过来。

    所以叶倾城这个好习惯,倒是给她省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她推开了窗户。从窗子悄无声息的跳了出去。

    绕过了王府侍卫巡逻的路线,她很轻巧的就摸到了墙边。

    她手脚抵在一棵树上,很快就利落的爬上了墙头,翻了过去。

    路上行人已经很少了,不过还是有医馆没有关门,叶倾城找到了街上的一家医馆,去买了一瓶最好的伤药,等走出了医馆,她才觉得自己有点好笑。秦韶虽然只是一个四品千户,不过却是靖国公府的人,靖国公府难道还会少好的伤药吗?

    而且自己这样贸然的上人家的府邸去,真的好吗?这里毕竟是古代,虽然大梁对女子的宽容度已经很大了,但是以她现在的身份贸然半夜前往去探望秦韶,第二天就又会是京城的笑谈了。

    叶倾城叹了口气,还是将那瓶伤药收在了荷包中。

    她也不过是临时起意想要去看看秦韶罢了,现在看来,她的想法完全就是不现实的事情。

    叶倾城收起了伤药调转了一个方向,朝国子监跑了过去。

    国子监书斋里面收录了圣孝仁皇后的手抄卷宗,虽然明里不准她去看,难道她就不会自己去看吗?

    她之所以等到现在才行动也是一直在侦察地形。

    这是她多年养起来的好习惯,行动前先做好大量的准备,这样才能保证行动的安全性。

    她能在那么多凶险的任务之中幸存下来,大量细致的前期工作是一个不可或缺的因素。

    这些日子在国子监,她以各种理由已经将书斋周围的情况都摸的清清楚楚,包括书斋侍卫的换班时间和巡逻路线,她都了然于胸。

    反正圣孝仁皇后的手稿不会丢,早点晚点去都一样。

    叶倾城悄然的摸进了国子监,一切都很顺利,等她轻巧的攀爬到书斋二楼的时候,却听到里面传来了细微的声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