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公,刀下留我

福多多 作品

    叶倾城也是十分喜欢那些看起来十分精神的战马。

    比起她刚才骑的好像是玩具一样的矮马,这些高高大大,打着响齐的战马才是真正的骏马,更有让人征服的欲望。

    黎箬摩拳擦掌的,她之前邀约过叶倾城到她家里,两个人也一同骑马出去玩过,黎箬对叶倾城的骑术一点都不怀疑,叶倾城的骑术不禁丝毫不逊色于她,甚至在控制方面比她还要强一些。所以她才敢在秦韶的面前夸下海口。

    秦韶看了看叶倾城看着那几匹战马的时候淡定的眸光,心神略微恍惚的一下,这眸光不是他所熟悉的那个叶倾城所拥有的。虽然现在的叶倾城还小,但是据他对叶倾城的了解,现在的叶倾城应该是文不成武不就的人。上一世她也入过女学,只是没多久就因病退学,说是因病退学,其实不过就是平江王府找的一个由头,叶倾城在女学实在是混不下去了,平江王府为了挽回一点点面子。才谎称叶倾城有病。

    这些都是他上一世到娶了叶倾城之后偶然才知晓的,但是他那时候的确喜欢叶倾城,再加上叶倾城对他表面上一直都很好,所以他觉得即便叶倾城之前顽劣了一点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只要真心真意的和他过日子就好了。

    可是事实呢?

    秦韶在心底冷笑了一下,不管现在的叶倾城表面上表现出来的是如何的与上一世不一样。没准也不过就是她欺骗人的假象而已。他是不会忘记上一世叶倾城是怎么骗他的。

    “郡主真的可以?”秦韶拉住了其中一匹白色的骏马,走到叶倾城的面前,淡然的问了一句。

    “可以。”叶倾城看这匹白马,通体雪白没有一点点的杂色,龙颈,细蹄。体态着实的健硕漂亮,心底也是喜欢的不行。

    自己找死就别怪别人了。秦韶在心底略到嘲讽的冷笑道。

    “那这马就交给郡主了。”秦韶将缰绳交到了叶倾城的手中。

    这真的是一匹好马,秦韶看了一眼那匹高大的白马,只是这马的性子上有一个缺陷,那就是争强好胜,素来不把其他马放在眼底。

    黎箬也选了一匹马。利落的翻身而上,她从小被漠北长大,大概还没会走就已经跟着他爹在马背上溜达了,所以上马的动作异常的潇洒漂亮,惹的女学其他的学子发出了一声赞叹声,再加上她穿的是男子样子的骑装,马背之上,英姿飒爽,倒是与平时书房之中的她有了天壤之别,那修长的身段,矫健的身姿,就让一边太学之中的少年都望尘莫及,一个个的也都流露出羡慕的眼光。

    叶倾城也顿生豪情,翻身上马,她的身形不如黎箬那般修长,十分的娇小,翻身上马之后显得更加的小巧玲珑,纯白的骏马衬着她火红的衣衫,叶倾城那双眼睛顾盼生辉,神采奕奕,她的唇角一翘,笑意盈盈间,那双眼眸更显得如同浩瀚星河一样的星光点点,让秦韶的心底更是一涩。当初他就是喜欢那双眼睛,似有若无的透着几分勾人的意味在其中。她的身份又高,那双眼睛欲语还羞的看着你,真的是要直直的看入人的心底中去,勾的人心痒难耐。如今又看到那双眼睛,秦韶却是十分想将那双眼睛抠下来,踩碎,为什么一个那么恶毒的女人,却拥有那么美丽的一双眼眸。

    黎箬是一个争强好胜的性子,傲然的一策缰绳,双腿一夹马腹,让自己的马小跑了起来,率先冲了出去。她回眸朝叶倾城一笑,“来啊。”

    叶倾城骑的那匹马一见同伴跑了,就开始不安的踏着马蹄,头也不住的点着,焦急的原地踏了两下。

    叶倾城见状也只能策马让它小跑了起来,它很快就追上了黎箬。并且压了黎箬一个马身,黎箬一见,以为叶倾城是要和她赛马,二话不说,一抖缰绳,清喝了一声,策马奔跑了起来,一眨眼的功夫就超了了过去。校场虽然大,但是烟尘滚滚的,倒不如外面春光明媚,绿草茵茵来的叫人舒心,所以黎箬掉转马头朝校场之外跑去。

    叶倾城的马也急了。叶倾城微微的一皱眉,想要勒住它,它却拼命的朝前挣,一人一马就在校场的空地上较上了力道,那马脾气一来,原地甩开了蹄子,想要将马背上的人甩下去。叶倾城极力的保持着身体的平衡,手紧紧的勒住缰绳,想要让马平静下来,那马被越勒越紧,越紧它就越是不高兴,几个跨跳。上下颠簸,叶倾城的身子却好像紧紧的钉在马鞍上一样。

    马的脾气倔,叶倾城的脾气也倔,她俯低了身子,与马身紧紧的贴合在一起,这副身体的力量不足,但是胜在轻盈上,所以只要她将平衡掌控妥帖,这马一时半会还甩不下她来。

    马也是脾气大,见甩不下叶倾城,撒蹄子就跑,叶倾城不能浪费太多的力气去对抗它,想要驯服这匹马,倒是只有和它比看谁拧的过谁了。

    秦韶冷眼看着,眼底晕开一丝淡淡的冷意,那匹马是一匹好马,可惜这性子脾气不适宜年轻的女孩驾驭,这马上一世可是将康王殿下都甩下马背的,后来被康王殿下抽剑捅死,不过那是后来发生的事情了,平日里校场里面的马都没人骑,这一匹马又是才从北边的牧场刚送来的,目前还无人知晓它的脾气秉性,所以秦韶才选了这匹马出来给叶倾城。为的就是让这匹马将她甩下来。

    “秦大人,叶倾城那边……”女博士看出了几分不妥,不由焦急的看向了秦韶,那一人一马显然在远处打转起来,叶倾城身子娇小,被马甩的东倒西歪的,眼看着就要掉下来,“秦大人,赶紧去看看。”她催促秦韶。她的话音刚落,就见那白马如箭一样的撒蹄子冲了出去,女博士的面容顿时就吓的失了血色。

    叶妙城远远的看着,急得直咬自己的下唇,若是叶倾城出事的话,她回去怎么交代?

    秦韶这才骑上了一匹马,朝着叶倾城那边跑了过去。

    这么长时间都没将叶倾城摔下来?不知道叶倾城究竟是运气特别好,还是骑术一流?

    前世的叶倾城并不会骑马,难道她……秦韶一边皱眉一边朝叶倾城消失的方向追去。

    黎箬跑出去之后见叶倾城久久都没追上来,先开始还有点沾沾自喜。后来就觉得有点不对了,叶倾城的骑术不在她之下,而叶倾城那匹马一看就是良驹,没道理这么长时间没追上来。她在外面等了一段时间,便慢悠悠的策马朝回走。

    秦韶的马本是追不上那匹白马的,但是叶倾城在极力的控制着马速,所以秦韶眼瞅着越追越近,他回眸看了看,已经跑出了校场的范围,于是微微的一眯眼,摸出了一个铜板,屈指一弹。铜板朝前急飞而去,秦韶用力十分的巧妙,打的位置也不易被发现。

    叶倾城毕竟是一个郡主,若是落马,平江王妃是一定会调查原因的,若是他用力过大将马骨击碎的话,势必会引起怀疑,所以秦韶的铜钱打的是马后腿的大筋。

    铜钱打出之后,马果然吃痛,不过那还真是一匹好马,没有像别的马一样瞬间就失去平衡,而是拖着伤腿。努力的保持着自己的平衡,叶倾城也感觉到马身剧烈的震动了一下,她俯低了身子紧紧的贴在了马的后背上,双腿用力蹬住了马镫。

    “倾城小心!”这时黎箬从前面打转归来,正好看到叶倾城的白马失控,她马上抖擞缰绳过来赶了过来。“秦师傅,救一下倾城。”

    秦韶本是已经追上了叶倾城,原本他的意图是什么都不做,就看着叶倾城摔倒,无奈那马确实神俊,竟然吃了那么大的痛也只是剧烈的的跳了两下。却还没倒下,听到黎箬的声音,秦韶就不得不飞身而起了。

    叶倾城只觉得她的腰肢猛然被人揽住,朝前一提。

    她顿时就腾空而起。

    “你若不想死就赶紧松手。”耳边传来一个清单疏离的声音,还带着几分不耐的情绪在里面。

    叶倾城闻言马也不及多想,松开了自己紧紧握住缰绳的手。

    疾风袭来,吹的她的脸颊生疼,那人手紧很大,动作粗鲁简单,提起她如同拎着破抹布一样。

    她的身子向上旋起,随后被迫买入了一个人的怀抱之中,早春不算温暖的风从四面八方吹来,让叶倾城也分不清方向,她就觉得自己好像一个陀螺一样,随着一个人的旋转而被迫旋转。

    在黎箬的惊呼声之中,她与那个拎起她的人一起腾空,随后下落,跌在了草地之上,因为冲劲极大,那个人带着她在才生出的青草地上滚了两圈,才缓缓的停住。

    她被人护在怀抱之中,齐端是一股陌生男子的气息,紧紧的包裹着她,他的手自然的护在了她的脑后,才没让她因为惯性而磕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