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公,刀下留我

福多多 作品

    黎箬朝叶倾城一呲牙,叶倾城暗中踢了黎箬一脚,三个女孩挤在一起笑了起来。

    “咳!”她们三个动作略大,惹的女博士朝她们一瞪眼,轻咳了一下,以示警告,三个人这才收敛了嬉笑,摆出了一幅一本正经的样子。

    叶倾城说的声音的确很小,除了黎箬和叶妙城之外,没人听到,但是秦韶不一样,他是习武之人,耳目比常人要敏锐。将叶倾城的话一字不漏的听在耳朵里面。

    他不由又看了一眼叶倾城。

    怎么他好像越来越看不懂她了呢。

    介绍完毕之后,秦韶就带领着大家进入了皇家校场。

    叶倾城是第一次来到这里,一进来就被这宏伟的建筑所震撼。半环形的古典建筑将硕大的校场围绕起来,如同古罗马的竞技场一样,只是那是封闭的,而这里则是半开放的。甚至建筑规模比竞技场的规模还要大出数倍来。

    见叶倾城一幅吃惊的嘴巴都合不拢的样子,黎箬倒是眼底带了几分骄傲。“当年我父亲可是站到过那边的呢。”她抬手一指对面半圆形的建筑之前的一座高台。“我虽然没看到过他那时候的样子,但是光看看这里,就觉得那时候他一定很威风。”

    “的确。”叶倾城一边赞叹一边心有戚戚焉的点头。

    她可以想象的出站在那样的高台上振臂一呼,高台下站满兵将,那种一呼百应所带来的豪气与骄傲。那是一股怎样的激情,指点江山,挥斥方拓。

    等大家进了校场之后,分男女被带入了那边半圆形建筑的房间里面去更换衣衫。

    叶倾城穿着是一件火红的骑装,那样浓烈的颜色穿在她的身上如同一片燃烧了的火焰一样,她的眼眉顿时就立体跳脱了起来,就好象她天生就适合这样的颜色一样。叶妙城穿的是一套素白的骑装,整个人如同被素雪白蕊包裹着的玉人一般,雕琢的精细美丽,是上好的美玉琼脂。带着几分脱俗的气质。而黎箬的骑装则是男子的样式的,一袭黑色劲装,滚着霸气的金边,她的长发也散开,用一根同色的发带系在脑后,整个人利落矫健,带着雌雄莫辩的帅气与爽利。

    这三个人并肩一走出来,便直接夺了先换好衣服的太学学子的眼目。

    黎箬的帅气干练与高挑将叶倾城与叶妙城衬托的更加的娇小玲珑,她走在中间,一边是一片火,一边是一片云,浓烈的色彩,鲜明的对比,让三位少女俨然成为校场上最美的风景,生生的让其他人都沦为了陪衬。

    多少年之后,还有人深深的记着这三位少女的惊艳出场,天地之间,唯有她们三人成为记忆之中的隽永。

    就连秦韶也看得有点出神。

    她的确有叫他前世倾心的资本。只是她的心却不如她的外表一样……不,她根本就没有心。

    秦韶生生的别过脸庞,不想再看叶倾城,他怕他会忍不住冲过去,狠狠的撕碎她……凭什么,让他堕入地狱,而她却依然能笑的那么好看?秦韶的心忽然之间刺痛了一下,那种叫他窒息的痛感让他漂亮的眉头拧到了一起。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才平复下那突如其来的锥心之痛。

    都过去了,他不住的告诫自己,那都是前世的事情了,现在的他不会再如同上一世那般傻,那般的单纯。那般的好骗!

    等所有人都整装完毕,秦韶收敛起自己的心神,“各位有会骑马的人吗?”

    稀稀拉拉的有几个人举起了手来。

    黎箬和叶倾城自然也在会骑马之列,叶妙城却是有点丧气的看着叶倾城。

    “哎呀妈呀,我不应该举手的!”叶倾城见叶妙城情绪不高,于是压低声音逗着她说道。

    “为何?”叶妙城不解的看向了叶倾城。

    “你看秦师傅那么帅,我都举手了,岂不是失去了一次与他近距离接触的机会?”叶倾城说完摆出了一幅痛心疾首的样子,倒是将叶妙城给逗笑了。“郡主,你就是这样口没遮拦。所以才会被人误会!”

    “得了,清者自清。”叶倾城笑道。“能博美人一笑才是正经的。”

    “郡主!”叶妙城嗔道。

    “登徒子。”黎箬补刀,她斜睨了叶倾城一眼,“幸亏你不是男子,不然这满京城的名门小姐,哪一个逃得出你的手心?”

    “我若是男子,第一个娶你可好?”叶倾城嬉笑着说道。

    “你走开。”黎箬翻了叶倾城一个白眼。

    叶倾城……

    秦韶的耳根微微发红,眼底晕开了一层薄薄的怒气,那女人忒不要脸了。叶倾城的话还是一字不差的落在了他的耳中,叫他又气又恼。不过心底对叶倾城更多了一份好奇,前世她可没和黎箬的关系这么好过。也从没给叶妙城什么好脸色看。

    虽然那个少女依然叫人心生厌恶,但是总觉得和上一世的叶倾城有点不一样了。

    秦韶想事情想的有点出神,倒是一边的博士悄然的凑过来,“秦大人,可是开始了。”他小声的提醒着。

    “哦。”秦韶这才回过神来。不悦的瞪了叶倾城一眼,“我说话的时候,不希望你们交头接耳。”

    叶倾城马上闭上了嘴,朝秦韶做了一个鬼脸,秦韶别开了眼眸不去看她。他只觉得自己越是看她,心底就越是烦闷。

    秦韶让这些举手说会骑马的学子站到一边,命人牵来了几匹小马,叶倾城一看这些马就笑了起来,难怪黎箬看不上,这些马的个头看起来与黎箬家的战马一比完全就是迷你袖珍型的。她一看就明白了。这些马的品种其实很好,在现代是叫中国矮马,多数都已经被当成宠物喂养了,这种马天生的矮,还吃苦耐劳,性格温顺,倒是适合骑术的初学者。与黎箬家的那些神俊战马自然是不能比的。

    看来女学的初创者圣孝仁皇后考虑的真的是很周到。

    叶倾城噗哧一笑,看向了黎箬,黎箬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一幅你看。我就说这些马看起来就叫人泄气的样子。

    “叶倾城,你既然笑了,就证明你骑术很好?”秦韶却是抓住了叶倾城,“不如给你的同窗们示范一下。”他缓缓的说道。

    “哦。”叶倾城点了点头,走到了一匹马的身边。伸手拉住了仆役手里递过来的缰绳,踩蹬上马,动作一气呵成,干净利落,叫围观的其他人不由拍手叫好,叶妙城拍的最起劲,差点将手掌都拍红了。

    “还不错。”秦韶微微的一笑,也点了点头,只是笑意不达眼底。

    “多谢秦师傅夸奖。”叶倾城一勒缰绳,在马上对秦韶笑道,那笑容靓丽的顿时就花了好几个少年的眼。

    洛城郡主果然美丽,看她的样子,好像也不像是外面传闻的那般不堪,这几个人纷纷在心底想道。那笑容自然和煦亲切,眼眸清亮如水。哪里有什么傲慢和桀骜,倒是有几分俏皮和自豪在其中,漂亮的和水晶一样。

    “看来,这些矮马是难不倒叶倾城了。”秦韶缓缓的笑道。

    “是啊。”叶倾城毫不客气的点了点头。

    “那不知道你敢不敢挑战一下真正的战马?”秦韶负手问道。

    “有吗?”黎箬先激动了起来,“若是有的话,我也想试试。”她屁颠的跑了过来,生怕秦韶把她给漏了。

    “这只怕是不妥吧。”女学的几个女博士闻言面面相觑,有人过来提醒秦韶,“这些矮马都是选出来的好脾气,若是换作战马。唯恐性子太烈,难以驾驭啊。”

    “哦。”秦韶点了点头,颇为遗憾的看着叶倾城,“既然博士们都反对,那还是以安全为上不要试了。”

    叶倾城倒不觉得有什么遗憾的。一边的黎箬急了,她可是看不上这些马的,秦韶已经勾起了她的心思,这里肯定是有真正的战马,不然秦韶不会这么说。她就觉得自己有点坐不住了。

    “秦师傅。”黎箬忙抱拳,“各位博士,孝仁皇后创立女学的时候也曾经说过,要让大梁的女子尝试新的东西,目光变得长远,身体变得强健。所以我和叶倾城都想试试真正的战马。”

    呃!骑马也躺枪的叶倾城看着黎箬,知道她是打心眼里瞧不上这些矮马,于是也就跟着抱拳说道,“是啊,博士。就让我们两个试试吧。”

    “那不行,要是摔了碰了怎么办?”女博士还是坚决的摇头。

    “没事。”黎箬急道,“若是有什么损伤,自是我们自己不小心,与女学与各位尊师没有任何关系。”

    她见叶倾城还傻乎乎的骑在小马上,于是拽了一下她的衣摆,叶倾城见黎箬实在是想骑好马,于是也就翻身下来,也和她一起抱拳。“是的。我陪着黎箬一起,若是有什么损伤。都是我们自己的过错。与人无攸。”

    “好一句与人无攸。”秦韶就等着叶倾城这句话,他拍了拍手,有人牵了几匹高头大马过来。

    黎箬的眼睛顿时就发了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