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公,刀下留我

福多多 作品

    王妃是开明的,叶倾城那娇蛮性子甚少有人愿意主动靠近,今日她回来一说黎箬愿意邀请她去玩,当下王妃的心底就是很高兴的。小姑娘谁还没几个闺中密友,况且这次主动示好的是镇西大将军的女儿,她还连夜命人替叶倾城与叶妙城各准备了一身骑装出来。

    翌日,曾颖称病,没来女学,她被建安公主所弃之事在女学里面也传开了,大家都心知肚明为何曾颖不来,看叶倾城的时候眼底也就多了一层意味在其中。

    下课的时候,叶倾城到院子里去伸了伸懒腰。一个哈欠没打完,就见几名少女款款向她行来。

    为首的一名少女面容娇美,举止高华端庄,带着一股子与其他人不一样的气质。

    “洛城。”她走到叶倾城的面前站定。朱唇轻启,嘴角含笑,叶倾城一个哈欠没打完,顿时憋了一半回去,煞是难受。

    “这位同窗……请问高姓大名?”她称呼自己的是封号,想来与原主人应该不是很熟,叶倾城不认得她只能抱拳行礼问道。

    “我是建安。”建安公主略一颔首,笑说道。

    叶倾城这才恍然,这就是她来女学头一天夜里曹嬷嬷说的在女学之中两位公主的其中一位。难怪她是称呼自己的封号呢。

    “见过建安公主。”叶倾城忙再行了一礼。

    “不必多礼,进了女学,就都是同窗。如蒙不弃,便称呼我一声学姐便是。”建安公主落落大方的说道。

    “是。”叶倾城恭敬的点了点头。她才将这位建安公主的手下给弄的称病在家。现在建安公主就出现在她的面前,这是准备替她的伴读找回场子吗?

    叶倾城胡乱寻思了一下,也就放宽了心,管他呢,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是了。

    “我是来替曾颖和洛城赔个不是的。”建安公主笑道。

    咦?叶倾城微微的一惊,抬眸不解的看着建安公主,不知道她这是什么意思。

    “曾颖虽然没有正式跟在我的身边,但是也算是曾经选为我的伴读。她对洛城出言不逊,丢的便是我的颜面。”建安公主傲然的一笑,说道,“我自然是要和洛城说上一声的。”

    建安公主的话说的软中带硬,叶倾城讪笑了一下,“公主真的不必如此。”

    “要的。我一贯赏罚分明。”建安公主笑道,“好了。话已经说到了。我就不叨扰洛城休息了。”建安公主说完之后再一颔首,优雅的转身带着跟随在她身后的几名少女翩然离去。

    “郡主。”叶妙城这才从叶倾城的身后走出来,脸上挂着一丝忧虑。“这建安公主真的是来替曾颖道歉的吗?”

    叶倾城一瘪嘴,双手抱胸,“管她呢。反正我和她不一个班。”道歉?看那公主的表情和语言之中语气,来示威的成为多一点吧。叶倾城无奈的挠头,她这是做了什么孽啊,怎么到哪里都一堆的麻烦事情。曾颖若不是得了建安公主的指使,也应该不会那么出头出脑的来找她一个郡主的麻烦。早上一来女学,叶倾城也听说了曾颖的遭遇。她对建安公主顿时没什么好感。好歹人家曾颖也是听了建安公主的话才出头的,落下的下场就是被当成弃子一样的丢开。

    皇家的人可真够凉薄的。

    “郡主还是小心点吧。”叶妙城见叶倾城一脸满不在乎的样子,还是忍不住提醒了她一句,“建安公主与七姐姐的关系很好。”

    “知道了。”叶倾城朝叶妙城一笑。勾起手臂揽住了叶妙城的肩膀,热络的和她一起朝书房走去。

    叶妙城微微的僵了僵,被叶倾城拖着朝前走,她稍稍的垂下眼眸看着叶倾城落在自己肩头上的手。默默的在心底叹息一声。她既然已经选了站在叶倾城这边,只怕叶妩城是连她一起给记恨上了。

    在女学之中她也唯有紧紧的跟着叶倾城,才可能不被建安公主的人给欺负了。

    这一次,叶倾城是将建安公主也得罪了。这才上了几天的女学,就已经这么难了,以后的日子还不知道要怎么混下去。

    与叶妙城的忧心忡忡相比,叶倾城就显得十分的没心没肺。

    下了学,黎箬带着叶倾城和叶妙城真的去黎府。她带着她们去看了黎府的马厩。

    叶倾城在现代也学过骑术。但是基本上没什么机会使用,乍一看到这些神俊的战马,心底欢喜的不得了,心底也没什么惧怕。直接跑进去东摸摸西碰碰。

    黎箬如数家珍的将家里马厩之中的好马给自己新结交的两位好朋友介绍着,她见叶倾城果然和其他的京中贵女不一样,那眼眸之中流露出来的喜欢并不是假装的,心底也是十分的高兴。叶妙城没骑过马。乍一见到这些神俊高大的战马其实是有点害怕的,但是看叶倾城抚摸马头的动作,以及那些战马温润的眼眸,她也就静下心来也学着叶倾城的样子凑了过去,试着抬手摸了摸,手下的触感叫她十分的新奇,渐渐的心中的恐惧也就被欢喜所代替。

    “和这些真正上过战场的战马比起来,国子监养来供大家学习骑射的马简直就不叫马。”黎箬骄傲的对叶倾城说道。

    “你去看了国子监养的马了?”叶倾城好奇的问道。

    “那是自然。入学的第一天就跑去。一看之下太失望了,甚是无趣。”黎箬不屑的说道。

    因为找到了共同语言,黎箬和叶倾城很快就变得更加的熟络,黎箬来京城憋了好久,总算是找到一个能真正有兴趣听她说大漠诸事的人了。

    到了入夜她都不愿意放叶倾城和叶妙城回府,留她们在黎府用了晚膳,直到平江王府来人催了,她才依依不舍的放了叶倾城和叶妙城回去。还相约等女学沐修日,大家一起去郊外骑马玩。

    转眼就到了叶倾城与秦韶相约那日。可不太巧,叶妙城前一天受了点风寒,发了一夜的热。连女学都没有去。叶倾城也就只能在下学后单身去赴约。

    她身边只带了素和,也和人打听过了,秦韶说的那个地方离平江王府不远,所以她没坐车,之前她和王妃说过今日要出去一下。可巧抚远伯府的人今日设宴款待平江王和王妃,要商讨一下年底两家结亲的事情,叶潞城也跟了过去,所以叶倾城顿时就没了许多的束缚。人也变的轻松起来。

    她今日换过了一身浅蓝色的孺裙,整个人清爽的好像高天流云一样。

    这是按照她的喜好来穿的。她不能说之前叶倾城的品味不好,而是太好,她不习惯而已。在王府的这些日子。素和与素清都是按照之前叶倾城的偏好来伺候她穿衣打扮,反倒是今日她选的这一身简单的孺裙叫她称心许多。就连她平日被竖的一丝不苟的发髻今日也松散下来,换成了一个简单的长辫子。

    她站在眠月楼的雅间之中等候着秦韶,百无聊赖的推开了窗户,看着窗外的街景。

    燕京的大街如她刚来的时候那般热闹,尤其是这样的傍晚黄昏,夕阳将一切都镀上了一层温暖的金色,看得十分的舒心,就连大街对面包子铺里笼屉上蒸腾起来的烟雾都带着一股暖暖的橘色。

    她的心头忽然浮现上了一句诗,人约黄昏后,月上柳梢头,原来在这样的古代才能体会到诗中的意境。在现代的时候,她真的是太忙了。忙着读书,忙着训练,忙着一桩又一桩的突发性事件。忙着写报告,都没有如同现在这样安静的心态去看看她认为自己所熟悉的世界。反倒是穿越到了这里,有了一种闲暇的心情去看看自己的周围。

    叶倾城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手,这双手和她在现代的手一点都一样,十指纤细,如同刚拨出来的青葱一样的水润,而在现代她的手心上是带着薄茧的。

    如果她不曾傻乎乎的信赖过那个人,现在她是不是就不用在这里站着了?

    叶倾城想的有点恍然,如果不死她应该已经晋升成中校了吧,以她那个年纪,晋升到这个军衔,也足够让她自豪和骄傲的了。

    门口传来了脚步声。叶倾城回眸,门被人打开,一名身穿飞鱼服的年轻人站在门口。

    叶倾城以为会是秦韶,却没想到是一个陌生人。

    “参见郡主。”那年轻人对叶倾城一抱拳,躬身说道。

    “不必多礼。你是……”叶倾城好奇的问道。

    “卑职乃是锦衣卫北镇抚司百户陆逊。奉我家秦千户之命来和郡主说一声,秦千户忽然有要事在身,便不能来赴约了。”陆逊低眉言道。

    他挺倒霉的,这么多人抽签,偏生他抽到了最短的草茎,无奈只能冒死跑这一次了。都说洛城郡主脾气差的很,她在这里等秦大人等了这么久,只怕他的一顿排头是少不了的了。

    “哦。真可惜了。”叶倾城虽然有点失望,但是也没什么太大的感觉。“那你吃过没有。”

    陆逊吃惊的抬眸看向了眼前站着的这名蓝衣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