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公,刀下留我

福多多 作品

    我叫曾颖。”那少女被叶倾城一激,哼了一声说道,“郡主有何见教?”

    “见教倒是谈不上。”叶倾城朝她拱手行了一礼,“只是我记得女学入门的墙上就写着,慎思,谨言,律行。这是圣孝仁皇后传下的几个大字,写在女学的入门的墙上便是要时刻提醒着女学之中的每一个学子,一旦入了女学必须谨遵这六个字。而那个曾什么来着?”叶倾城看向了叶妙城,叶妙城知道她是故意气曾颖,于是抿唇一笑,“曾颖。”她提醒道。

    “哦对了,曾颖,你身为女学的学子,不调查事实真相便胡乱揣测。是为不慎思,诋毁同窗,如同市井泼妇,是为不谨言,而拉着其他同窗家长里短的说别人八卦。是为不律行。先圣孝仁皇后留下的遗训,你三条皆破,我看没脸留在女学的不应该是我,而是你才对。”叶倾城说完就挑眉看着曾颖。

    丁班的贵女们显然没想到这么一番话会从叶倾城的嘴里说出来,偏生还句句在理,叫人无从辩驳,不由都对叶倾城有点刮目相看的意思,这位洛城郡主倒也不似传闻之中那般粗俗不堪,蛮横无理啊。

    她们开始都存了看热闹的心,都说洛城郡主被宠坏了的,听不得一点别人说她不好,只怕早上这丁班的书房之中会打起来,却没想到叶倾城轻描淡写的一番话,倒让她站到了上风,反而将曾颖给比的有点粗鄙了。

    曾颖的脸上羞臊的一阵红。一阵白的,猛然站了起来,抬手指着叶倾城,气的嘴唇直哆嗦。

    “哎呦,我也就说说罢了。”叶倾城见状拍了一拍自己的胸脯,“夫子都说过,有教无类了,你不用担心夫子会那么快将你清理出女学去的。如果你好好改正,我相信教化过万民的圣孝仁皇后的在天之灵也是容的下你的。坐下吧,别激动。激动的人容易尿床。”

    叶倾城前面的话说的正正经经的,唯独这最后一句话一说完,大家都掩唇笑了起来。

    大家都是贵女,笑的时候都不忘记拿衣袖掩唇,就连叶妙城也噗哧一下,笑喷了出来,她忙拿起衣袖来遮盖着自己,脸一红,她笑的太失礼了。

    曾颖气的直差点直接晕过去,叶倾城居然连尿床的话都说的出来,她一激动,一紧张,倒真的有了点尿意袭来,她顿时有一种想挖洞钻进去的冲动,这叫什么啊!

    曾颖顿时就拂袖朝外面走,她身侧的少女拉住了她的衣袖,“你干嘛去啊,夫子马上就要来了。”她倒是好心提醒着,她这一拉,曾颖觉得自己的尿意更浓了几分,曾颖恼羞成怒。一推那少女,“不用你管!”她在众人的哄笑声中拿衣袖盖脸冲了出去。

    她刚走到门口,女博士就拿着书箱进来,与曾颖撞了一个正着,“曾颖。你去哪里?马上就要上课了。”

    曾颖急得真的想一头撞死算了,当着女博士的面,她就是想撒谎,这慌乱之中也找不到什么理由。

    她的脸上红的都要滴下血来,偷偷的回眸见书房里面所有同学的眼睛在注视着她。她羞愧交加,顿时哇的一声放声大哭了起来。

    “这又是为何?”女博士被曾颖这么一哭,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忙关切的问道,“可是身体有什么不舒服?”

    女博士这一问,书房里的人顿时又笑了起来。

    曾颖被气的,差点一口血喷出来,她又有点着急想去茅厕,一时之间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哭的更厉害了。

    “莫不是真的想要去茅厕吧?”叶倾城忽然不缓不满的说了一句。她看曾颖的身子微微的勾着,可不就是一副尿急了的样子。

    叶倾城这一说,又是一阵的哄堂大笑,曾颖在家里也是被人捧在手心里疼爱的少女,也就是十岁的年纪。被选中当建安公主的伴读,只等着今丁班读上两个月,显露出自己的本事来,就直接到建安公主身边去,在曾家那是何等的荣耀风光。何时曾受过这种委屈和羞辱,也顾不得女博士了,她那小脾气一上来,不管不顾的将女博士一推,骂道“你滚开!”随后人夺门而出。

    女博士被推的撞到了门框上,手里的书箱都掉在了地上。

    “实在是太有辱斯文了!”女博士气的也不轻,她好心问曾颖,哪里想到会被曾颖如此野蛮的对待。凡是进入女学的贵女们哪一个不是谨言慎行的。要知道女学之中的某些事情是可以直接上达天听的。若是她们有什么不妥传入陛下的耳朵里面,不光是自己蒙羞,也会为家族抹黑。

    “黎箬。你去将曾颖追回来。”女博士马上说道。

    一名个子高挑的少女马上站起来拱手说了一声是,阔步走了出去。叶倾城看着她的步伐轻盈有力,行动也迅速,于是对叶妙城小声的说道,“她习过武呢。”

    “是啊,郡主。”叶妙城不像叶倾城那样没心没肺的,她昨夜可是将班上的同学都认了一遍,“她是出自武将世家。”

    “哦。”叶倾城了然的点了点头,“难怪呢。不过她看起来年纪比咱们都大啊。应该有十五六岁了吧。”那黎箬的身段都已经长成了,不像她们一样都是小豆丁一样的身材。人家已经是玲珑有致了,虽然定慧衫宽大,但是还是遮掩不住少女身姿的曼妙。定慧衫穿在她身上可比这一屋子的人都好看多了。

    “她自幼在边关长大,这才随她父亲回京,皇上感念黎家镇守边关清苦。所以让她进女学来学习。”叶妙城小声说道。

    “妙城,你懂的真多。”叶倾城惊奇的看着叶妙城,随后一挽她的手臂,“哎呦,我可是离不开你了。”

    叶妙城被叶倾城这亲昵的举动先是弄得浑身一僵,随后温温柔柔的笑了起来,“郡主只要不嫌弃我就好了。”她压低了声音,尽量小声的说道。

    “怎么会嫌弃。”叶倾城也压低了声音,在叶妙城的耳边说道,“我若是男子。就娶了你。”

    这么漂亮,温柔,又听话,真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到啊。

    “郡主。”一听叶倾城又开始不上道,叶妙城的脸一红。低声的嗔了一句,“不要乱说。”

    “逗你的呢。”叶倾城笑道。

    女博士被曾颖气的不轻,坐到位置上,手还在微微的发抖。

    没过多久,曾颖就被黎箬给抓了回来。

    “她跑去了哪里?”女博士问道。

    “回夫子的话,茅厕。”黎箬憋住笑,抱拳拱手。她是憋住了,班里的其他人都没憋住,黎箬话音一落,班上的所有人都哄堂大笑,这一次,有的人笑的可是眼泪都要掉出来了。

    叶倾城也背不住了,笑趴在了桌子上。她只是那么一说罢了,谁知道曾颖会这么配合她?

    曾颖的脸色苍白,完全没了血色。忽然回眸,狠狠的盯了叶倾城一眼,“回夫子。与叶倾城那等无耻的女人同窗,我不服。”她抱拳对女博士说道。

    “你在说什么?”女博士刚才被曾颖一推,还骂了一句。这心底也不舒服的紧,见曾颖回来丝毫歉意都没有,还口出狂言,对叶倾城多有侮辱之语,就变得更加的生气。

    “曾颖,你可知道谨言这两个字是什么意思?”女博士一拍桌子,怒道。

    曾颖若是在平时被女博士这么一吼,肯定会马上认错了,只是现在她已经恼羞成怒,那小性子起来,就有点不管不顾的。她的眼底都有点恨的充血,她长这么大,从没在人前这么丢人过。

    在家里人人都夸赞她又漂亮又聪慧,三岁就已经开始阅读诗经,五岁已经读到了国风。是人人赞誉的神童,要不然也不会被选中给建安公主当伴读,虽然她在丁班,但是肚子里的墨水就算直接跟着建安公主都不会有差,被叶倾城那样不学无术,连国风里面说的是什么都听不懂的人鄙视了,叫她怎么能够不恨的要死。

    更何况,她现在看丁班里面所有人的眼神都好像是在嘲笑她一样,所以她自然而然的就将所有的罪责都推到了叶倾城的脑袋上。

    “夫子,难道我说错了吗?”曾颖一心想要将叶倾城给撵走,好出一口气,也不管女博士的脸色是不是好看了,“如她这种不仁不义,不遵守礼教之人,进入女学乃是对我们大家的侮辱。”

    “夫子。”叶倾城也站了起来,她从容的拱手一揖,“倾城之前顽劣,乃是不知教化所致。倾城的父亲求陛下恩准倾城进入女学为的就是让倾城通过在女学的学习,感慕圣贤的教诲,领悟做人的道理。玉要琢方能显露光华,人要教才能拥有高尚的品质。倾城自问自己的确是有各种毛病,所以自从进入女学以来,一直谦逊求教。夫子,曾颖她实在是太咄咄逼人了。”

    叶倾城说完,女博士就点了点头,她朝叶倾城抬手虚按了一下示意她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