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相公,刀下留我

福多多 作品

    叶倾城穿着一身粉色的定慧衫,显得出类拔萃的靓丽。那一身庄重的女学儒衫愣是被她传出了几分俏皮了。

    “郡主。”秦韶还是勒住了缰绳,让马停了下来,他翻身下马,对叶倾城抱拳行礼,“卑职参见洛城郡主殿下。”

    “不用多礼。”叶倾城笑着对秦韶说道。她还是喜欢看他穿着飞鱼服的样子,真好看。“我来找定王殿下的。”

    “卑职也是。”秦韶站直了身体,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心底益发的升起了几分厌恶之意。传闻她失忆了,她自己也说自己不记得之前的事情,可是朝萧允墨这里跑,倒是她记得的“大事”啊。

    上一辈子她也追着萧允墨跑。只是被萧允墨打击了好几次,才记恨上了萧允墨,后来萧允墨的腿伤了,变成了瘸子。她嘲讽萧允墨嘲讽的比谁都厉害。如此歹毒心肠的女子,自己上一世为何还会被她所蒙蔽呢。

    “对了,那日落水还要多谢秦大人相助。”叶倾城对秦韶笑道,“我那天不知道怎么了,忽然腿上一麻就掉进了水里。那条腿一直都不能动,大概是抽筋了,多亏秦大人为我疗伤,对了,秦大人,你传给我的就是传说中的内力吧。”

    秦韶其实并不想多提那日的事情,叶倾城落水是他所为,替她看腿也不过就是为了掩盖自己的所作所为。没什么好拿出来说的。

    “举手之劳。郡主不必挂念在心。”秦韶礼貌的说道。

    “要谢的。”叶倾城素来是个性子比较直爽的人。有恩报恩,有仇报仇,恩怨分明。

    “不用。”秦韶断然拒绝。

    “至少让我请你吃一次饭吧。”叶倾城笑道。

    吃饭?秦韶的眼底微微流露出一丝不耐与轻蔑,身为大家闺秀,居然贸然的邀请一个才见过两面的男子吃饭。叶倾城,这一世你倒是比上一世更豪放了。

    秦韶眼底的轻蔑掩饰的很好,一转即逝,如流星划过,再抬眸,他的目光依然清明疏离。

    “郡主若真的想谢卑职,那在下恭敬不如从命。”秦韶本是想一口拒绝的,但是转念一想,便又顺口应了下来。“只是卑职公务繁忙,平日里没有什么可休息的时间。”

    “没关系,凑你休息的时候就好了。”叶倾城不以为意的耸肩说道,她笑眯眯的看着秦韶,眼底一片清澄,宛若清泉一样,丝毫没有半点芥蒂。

    若不是深知她上一世的为人,秦韶觉得自己几乎又要被她这般清净透明的目光所欺骗了。装的多像一个不谙世事险恶的贵族少女?一片赤诚与纯真。

    “对了。秦大人大概什么时候有空?”叶倾城问道。叶倾城之所以对秦韶如此的热络,与他身上那套飞鱼服是有极大的关系的。她是标准的制服控,曹嬷嬷也说过秦韶系出名门,又是锦衣卫千户,想来对她也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所以叶倾城对秦韶也十分的放心。还有她的格斗术和擒拿术都是一流的好,但是她发现她那点身手到了古代来之后大概在秦韶和萧允墨面前也不算的什么,若是偷袭的话还有效果,若是真正的面对他们。只怕没什么胜算,所以叶倾城想和秦韶多了解一下什么内息和内力,她武打小说看过不少,总觉得这种东西是虚无缥缈的。那日她落水之后亲身体验一把,就念念不忘了,若是有机会,她也可以学一下啊。就是不知道秦韶肯不肯教。

    “五日后,大概酉时,卑职应该有空。”秦韶说道。

    “那太好了,就酉时,在……”叶倾城一时之间也不知道京城哪一家酒楼比较好。说也说不上个所以然来,“秦大人看在哪里好?”

    “醉柳街,眠月楼。”秦韶朝叶倾城展颜一笑,清风朗月一样。让叶倾城看得有点失了神,古代的制服帅哥,杀伤力就是大。

    “好。那就那边了。”叶倾城点了点头。“我记下了。”

    秦韶见叶倾城看自己刚才那一笑,看得似乎有点呆了。心底更是厌恶。

    “只是孤男寡女的见面真的可以吗?”秦韶略靠近了叶倾城,微微的弯下腰,他的气息略拂过了她的发丝,语调暧昧了几分,他轻声问道。

    也对啊,叶倾城被秦韶这么一提醒,忽然想起来自己身处的是古代,“那我叫上叶妙城便是了。”

    “郡主随意。”秦韶后退了两步。拉开了与叶倾城之间的距离,又恢复了那种清冷的气质。

    叶倾城并没在意到刚才秦韶的异常,她与秦韶一起踏上了定王府的台阶,定王府门房上的人自然是认得这两位的,不敢怠慢,开了侧门,将两个人让了进去。

    萧允墨还在养伤,闭门不见客。但是听门房上说是洛城郡主和锦衣卫北镇抚司千户秦韶来了,忙叫人将叶倾城和秦韶请到了书房之中。

    见过礼之后,萧允墨将目光直接落在了叶倾城的身上,“看样子表妹已经去了女学了。”他笑着说道。这丫头穿上定慧衫倒是端庄了许多。

    “今日第一天上学。”叶倾城要不是因为很想去看关于先圣孝仁皇后的手稿的话。果断是要躲着萧允墨,但是现在她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笑道,“那日多谢定王殿下了。”

    “那表妹准备怎么谢?”萧允墨的眼眸一亮,笑问道。

    这家伙就不会和秦韶一样谦虚点吗?叶倾城腹诽,“表哥这里什么都有,我也想不出该怎么谢表哥。”叶倾城为难的说道。

    “不如先记下,以后再说。”萧允墨笑道。

    “好。”叶倾城不情不愿的点了点头。没办法。她现在有求与他,自然是不能和他反着来。“定王殿下,这次我来还有一件事情想求定王殿下帮忙。”

    “哦?”萧允墨微微的一怔,“你说吧。是什么事情?”

    “国子监有先圣孝仁皇后的手稿,但是女夫子说了,只有皇室宗亲才能翻阅那些手稿。我想请定王殿下带我进去看看可好?”叶倾城直接将自己的请求说了出来,这东西也没什么好遮掩的。

    “表妹怎么忽然对先圣孝仁皇后的手稿有兴趣了?”萧允墨好奇的问道。这丫头不是一贯不学无术的吗?

    “大概是上了女学,受了先贤的感召吧。”叶倾城扯了起来,说的理由连她自己都不信。果然她话音一落,就见萧允墨一脸探究的看着她,眼底的眸光赤裸裸的写着,你在说谎这四个字。

    “嘿嘿。”叶倾城不好意思的讪笑了一下,“今日在女学里所见所闻,让我觉得圣孝仁皇后简直就是天人一样的存在。所以才想对她多了解一点。”

    “的确。”萧允墨点了点头,提及他这位先祖。他也是于有荣焉,“先圣孝仁皇后乃是我大梁所有女子的表率。”他说完,流露出了几分骄傲的神态,“即便是放眼天下。几百年来,也无人能出其右。”

    “对啊对啊。”看到萧允墨流露出来的神态,叶倾城就知道自己的马屁拍对了,“所以我才想看看她的手稿。”

    “圣孝仁皇后的手稿可不是说看就能看到的。”萧允墨轻笑了起来,说道,“况且国子监里面也只有一小部分,大部分都在皇宫之中供奉着,乃是国之瑰宝。没有父皇的手喻,任何人不得翻阅。”

    啊?叶倾城一听心就冷了半截,这特么的,合着就是宗族皇亲也不是说看就能看到的。

    越是看不到,叶倾城的心底就越是痒痒难耐的。万一手稿里面真的记录了什么回到现代的办法呢?

    “那我若是去求惠妃娘娘的话。陛下会恩准我进去看看吗?”叶倾城不死心的又问道。

    “圣孝仁皇后的手稿一部分是只有父皇才可以翻阅的。”萧允墨笑道,“平日里就是我们也不得一见。所以你还是不要去开那个口了。若是你喜欢的话,翰林院有编造过孝仁皇后策,介绍了孝仁皇后的生平,本王这里就有,可以借你一看。”

    他说完,起身走到书架边,抽出了一本书递给了叶倾城,“喏,就是这本。”

    “哦。”叶倾城没办法,只能先将这本书接了过来,“那多谢定王殿下了。对了,秦大人在这里站半天了。你们还是谈正事吧。我就先回去了。”

    “也好。”萧允墨看了看一直默默站在一边如同空气一样的秦韶,点了点头。他叫人送叶倾城回平江王府,等叶倾城走了之后,他才对秦韶说道,“冷落了子衿兄了。”

    “无妨。”秦韶淡淡的一笑,“看来王爷对郡主的态度似乎好转了不少。”

    “不怕子衿兄笑话。”萧允墨笑道,“失忆之后的洛城郡主的确比之前的洛城郡主更能讨人喜欢。”

    “以退为进。”秦韶淡然的说道。

    “哈哈,不说她了。”萧允墨说道,“子衿兄前来找本王,可是查到了什么眉目。”

    “殿下。”秦韶一抱拳,从怀里拿出了那黑幽幽的箭头,“卑职查到这箭头乃是从徽城的许记铁匠铺定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