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公,刀下留我

福多多 作品

    叶倾城越是不说,那少女就越是觉得难受。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少女见叶倾城一脸的坏笑,嘟囔了一声。

    “哎呦,你不是狗嘴,你吐一个象牙我看看。”叶倾城反唇相讥。都已经被人骂了,还忍着,这么生母的事情她是做不出来的。她素来都是打架冲锋在前,现在穿越过来已经是十分收敛自己的脾气了。

    叶倾城的话堵的那少女脸上一阵红一阵白。

    “你与她呈什么口舌之快?”那少女旁边的人拉了一下那少女的衣袖,“京城谁不知道平江王府的洛城郡主做的都是些什么破事?何必将自己摆在和她一样的位置上去。”

    “是啊。我怎么也算是一个郡主,你就是想摆在我这个地位也摆不上来不是吗?”叶倾城扫了那说话的那人一眼,也笑眯眯的回了她一句。

    她本意是贬低叶倾城的,如今被叶倾城一说。她倒反而低了叶倾城一头。

    她的脸色也顿时不好了起来。

    “各位,要上课了。”叶妙城见叶倾城以一敌二,惹的满书房的女学子都在朝她们看过来,好窃窃私语的。就怕叶倾城脑子一热再和别人打起来,这才是来女学的第一天,要是闹出点什么事情,回去都免不了被罚。她忙打圆场说道。

    “哼。”那边的少女重重的哼了一声,借坡下驴的转过了身去。

    叶倾城给叶妙城面子,懒懒散散的转了过来。

    妈蛋,这学上的真糟心,之乎者也的已经将脑子转晕了,还要忍受别人的冷嘲热讽。

    女博士倒是应了叶妙城的话,重新走了进来,上一堂课叶倾城听不懂,这堂课她根本就不想听了。

    反正怎么听也是不明白。她如同没骨头一样半趴在了书桌上。

    女博士看在眼底,微微的摇了摇头。

    好不容易将上午熬完了,午餐也是在国子监用,有身穿碎兰花布裙的侍女过来引着各书房的女学子走出书房,来到用餐之所在。

    叶倾城和叶妙城这才看到了叶妩城和叶潞城也在饭堂之中。

    她们先到,已经在长条桌边坐下,见叶倾城和叶妙城进来,叶潞城微微的侧目,倒是叶妩城和她们颔首一下,算是打过了一个招呼。

    叶倾城发现女学的午餐其实十分的科学,都是拿小盘子装好由侍女们分发过来,分量刚刚好,不会造成什么太大的浪费,饭菜的味道虽然比不得王府厨子的手艺,但是也不错了。

    用餐之后便是自由休息的时间了,叶倾城和叶妙城才在院子里转悠了一圈消消食,约莫过了两柱香的时间,就看到女学里面的少女都跑向了一个方向。

    “她们干嘛?”叶倾城好奇的看了过去。

    “不知道。”叶妙城不明就里的摇了摇头。

    “过去看看。”叶倾城一拽叶妙城,拉着她也跟了过去,其他新入学的学子也顺着大流一起跑了过去。

    大家穿过了一个长长的花廊,停在了一处矮墙之前。

    矮墙直到大家的腰边,透过这个矮墙可以将对面太学的情况一览无余。

    “我说怎么了。原来是对面的太学的学生们在玩踢球啊。”叶倾城瞄了一眼就了然于胸了,她找了一个好位置双手抱胸对叶妙城说道。难怪女学的学子们这么激动了,对面太学的少年们一个个神采飞扬。身姿矫健,他们穿着深蓝色的劲装,袖口和领口都用金色的丝线装饰着端的的十分的帅气。他们见矮墙这边围满了女学的学子,跑动的更加的卖力。满场弥漫着满满的荷尔蒙的味道。

    “这叫蹴球。”叶妙城好心解释道。“是圣孝仁皇后定下的运动之一。”

    “孝仁皇后还定过什么?”叶倾城心底微微的一动,问道。

    “圣孝仁皇后乃是圣贤转世,她会的东西可多了。”叶妙城提及了圣孝仁皇后也是一脸的崇拜和向往,“她不光开教化。创立了太学和女学,还说过读书者不能死读书,若是光是读书却没有一个强劲的体魄也是没用。所以太学学子们下午的时间会有体艺课。我们女学的学子都会骑马射箭,这是从圣孝仁皇后那就传下来的。”

    叶倾城咦了一声,她怎么越听越觉得这圣孝仁皇后也是穿越来的呢?

    “圣孝仁皇后不会还定了篮球排球,乒乓球吧?”叶倾城侧目。

    “郡主也知道啊。”叶妙城惊奇的看着叶倾城,笑道。

    我去!叶倾城很想挠墙了!她就奇怪这里为何柔然还保留着奴隶制,而大梁的女子却在几百年前建国之初就已经可以出仕为官了呢。这个跨越也忒大了点。原来这位皇后真的与她是同道中人!叶倾城的脑子激灵了一下,“圣孝仁皇后是寿终正寝吗?”

    “那倒不是。传闻之中圣孝仁皇后带着高祖一起羽化升天了。”叶妙城说道,“但是那都是野史所说。正史是圣孝仁皇后与咱们大梁的高祖皇帝一起离开皇宫了,最后不知所踪。”

    羽化升天!那就是说她很可能带着高祖皇帝回去了!

    这个认知让叶倾城忽然激动了起来。“圣孝仁皇后可曾留下什么手稿之类的东西?”

    “这里藏有一些圣孝仁皇后的著作。”叶妙城说道。“只是那些都是皇家之物,外人是看不到的。”

    她很有可能会在太学里面找到回现代的办法啊!

    叶倾城顿时一扫一上午的颓废,和打了鸡血一样的兴奋。她顿时球也顾不得看了,跑回去找了女博士问了关于圣孝仁皇后的一些事情。越是知道的多就越觉得圣孝仁皇后一定是穿越来的了。关于圣孝仁皇后的一些手稿果然是藏在女学之中的,只是如同叶妙城所说的那样,没有皇家人的血统,是不能翻看手稿的。

    好不容易熬到了下学,叶家的马车在外面等着,叶倾城一出门却对叶妙城说道,“你先坐马车回去。我去一下定王殿下那边。”

    叶妙城闻言大惊,“郡主。不要生事,还是赶紧回去吧。”

    “你放心,我不是乱来,我是去谢谢萧允墨的。”叶倾城说道。

    叶妙城见她执意要去,急得伸手去拽她,叶倾城又怎么可能让叶妙城给拽到,如同泥鳅一样的朝一边滑了一下,腰一猫。飞快的钻入了边上的一个小巷子里,叶妙城追了过去,没追出几步就被从女学里面出来的叶潞城叫住了。

    “妙城!”叶潞城低吼了一声,“你干什么?当街奔跑。平日里的礼教呢?”

    叶妙城见是叶潞城和叶妩城相携朝她走过来,只能停住脚步,微微的低下头,她这一低头的瞬间,叶倾城已经拐了一个弯,彻底的跑没影了。

    叶妙城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了……唯有咬住自己的下唇。

    “郡主呢?”叶潞城看了看周围,“她不是和你在一起的吗?”

    叶妙城在心底地叹了一声,抬眸悄然看了一眼跟在叶潞城身边的叶妩城。不敢多言。女学门口还有许多女学子在陆续的从门里走出,若是这个时候说起叶倾城的去向,被人听了去,不知道又要惹出什么麻烦来。

    “她去了哪里?”叶潞城见叶妙城这副样子。眉头就皱了起来,厉声问道。

    “六姐,七姐,借一步说话可好?”叶潞城的嗓门太大,已经惹了不少人的注意,叶妙城只能小声求道。

    “说!借什么步?借来借去都是在外面。”叶潞城见叶妙城这样子,已经隐约的猜到叶倾城的去向。她看了一眼叶妩城,恶声恶气的说道。叶妙城在给叶倾城留什么面子!给她留了面子,叶妩城怎么办?

    “郡主说要去找一下定王殿下就走了。”叶妙城也没办法,叶潞城毕竟是她的姐姐,她只能上前了几步,靠近叶潞城之后小声说道。

    “哈!”叶潞城冷笑了起来。“你替她遮遮掩掩的做什么?看来咱们这位郡主是铁了心的要纠缠定王殿下了。”她说的时候声音没有刻意压低,有好几个经过叶潞城身边的女学学子将她的话全数听在耳中,不由纷纷掩唇一笑。

    叶妩城的脸色一阵的苍白,她垂下了头。“六姐,咱们还是赶紧回去吧。”

    叶潞城在女学门口质问叶妙城的戏码,叶倾城是没看到,她光顾着跑开,等跑出去才发现自己不认识定王府在什么地方。

    她停下找了街边的一个店铺问路,店铺中人见她身穿女学的定慧衫,都客客气气的,给她指了方向。

    叶倾城按照掌柜的所指的方向找了过去,果然在几条街外寻到了定王府。

    她刚跑过去,就听到身后传来一阵马蹄声。

    叶倾城回眸,见街的另外一侧小跑来一匹骏马,骏马上端坐着一名青年。飞鱼服,秀春刀,身材秀美颐长,容颜瑰丽,皎如玉树。

    “秦大人,好巧啊。你也来找定王殿下吗?”叶倾城停住了脚步,看着骑马驶来的青年,笑道。

    真的好巧!秦韶的眸光微微一闪,眉头不自觉的皱了起来,怎么会在这里遇到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