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公,刀下留我

福多多 作品

    这回子,王妃忙着去照顾叶倾城了,也没什么人打扰她们两个,叶幻城见自己两个妹妹脸色有点不太好,问了两句,确定她们身体无碍之后就叫侍女们送她们回去休息。他自己则带着吴氏去了叶倾城的院门口侯着。叶倾城又是受惊又是落水,要真的有什么不是,叶幻城也吃不消。

    叶潞城索性跟着叶妩城去了她的闺房。

    进屋,各自被侍女们伺候着稍稍整理了一下,她们就让侍女们都在屋子外面侯着,姐妹两个关起门来说话。

    叶潞城本是有一肚子的牢骚要发,见叶妩城两眼无神。有点失魂落魄的样子,她的火气就上来了。

    “我就说那个叶倾城整日朝王爷面前跑,迟早跑出事情来。”叶潞城用手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激愤的说道。

    “六姐。”叶妩城哀哀婉婉的抬起了眼睛看着叶潞城。眼睛框里泪水已经在打转了,“我到底该怎么办?”在场的人都看到萧允墨即便是受伤了也奋不顾身的跳入水中要去救叶倾城。

    萧允墨都已经为叶倾城做到这种程度了,若是再让叶倾城胡来下去,只怕萧允墨的魂都要被叶倾城给勾跑了。

    “怎么办?叶倾城是郡主,若是真的要扒着定王殿下不放手,那王妃娘娘又是那么的宠溺叶倾城,只怕多半会去宫里再请圣旨的。”叶潞城横眉说道,“现在有两条路走,要么让叶倾城名声扫地,让定王殿下娶不得她当正妃,即便想要娶,也只能入王府当个侧妃。你压她一头,要么就要叶倾城赶紧指婚给别人。”

    “她是郡主,又怎么会轻易的被指婚给别人。况且她的亲姨母如今圣眷正隆。”叶妩城六神无主,她握住了叶潞城的手,“六姐,咱们母亲走的时候,是姐姐一直陪着我的,姐姐,你是我最最亲的人了,如今我也想不出什么头绪,姐姐,如果我要是被退婚了,我也就只有去死这条路可以走了。”说完她的眼泪就从眼眶里面滚落了下来,滴在了叶潞城的手背上。

    叶潞城就见不得叶妩城哭,她这一落泪,叶潞城又是气,又是心疼。

    她自幼与这个妹妹交好,一起长大,一起去女学,叶妩城性子软,在女学里面被欺负了,也是她出面替她争回来。“胡说!”叶潞城呵斥了叶妩城一句,“做错事情的又不是你!你为何要去死,你放心。有姐姐在,一定让你还坐稳你的定王妃的位置。”

    “六姐,你今年就要出嫁了。我真的好怕。”叶妩城哭倒在了叶潞城的怀里。

    “怕什么。即便我出嫁了,也没出京城。伯府里这里又不远。你想要找我,随时叫人去叫我就是了。我回来看你,李传胪敢说半个不字吗?”叶潞城一边揽住叶妩城,一边安慰道。“你且放心吧。一切都交给我好了。”

    被叶潞城安慰着,叶妩城才渐渐的止住了哭声。

    姐妹两个又说了一会的话,叶妩城送叶潞城出去,眼眶还微微的红肿着。

    等叶潞城走了,叶妩城对守在门口的侍女的画屏说道,“走,咱们去郡主那边看看去。”

    “是。”画屏替叶妩城拿来了披风照上,随后又打着灯给叶妩城照着亮光。朝着叶倾城的蘅芜小筑走去。

    “姑娘去看郡主怎么不喊着六姑娘一起去呢?”画屏觉得奇怪就问了一嘴。

    叶妩城和叶潞城素来都是同进同出的。

    “多嘴。”叶妩城淡淡的回了她一句,“究竟你是主子还是我是主子?你是见我性子弱,所以也要对我横加管束吗?”她说道后面的语调已经有点冷冽了。

    画屏心底微微的一颤,忙垂下头去,“姑娘。奴婢错了。”

    “知道错就好。”叶妩城恢复了清淡的语气,“你是要一直跟在我身边的人,该问什么,不该问什么。都多琢磨着点。若是一点脑子都没有,我要你何用,不如将你打发了,换一个可心的。”

    画屏一听叶妩城的话,吓的顿时一缩头,佝偻起了自己的腰,“姑娘,奴婢打小就跟着姑娘。一直都对姑娘忠心耿耿,求姑娘不要轻易的打发了奴婢。”

    “那你倒自己想想为何我不叫着六姐一起?”叶妩城瞄了她一眼,见四下无人,压低了声音问道。

    画屏认真的想了想,“六姑娘的性子耿直,一直对郡主多有冲撞,只怕王妃也会有所耳闻。是以,姑娘是在王妃面前故意与六姑娘分开。”她也低声说道。

    “倒也不是特别的傻。”叶妩城轻哼了一声。“你以后少吃点甜糕,多动动脑子,少说话,多做事。”

    “是。”画屏听叶妩城的口气软了下来。这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画屏说的不错,叶潞城多次对叶倾城出言不逊,即便叶倾城自己不告状,也会有王妃的眼线看了去。她若是总是和叶潞城同进同出,只怕王妃会连她一起记下。那些失礼之事就叫叶潞城一个人去做,反正她一过及笄礼,到了今年年底就要出嫁了,有什么不妥的自然由她去担着。她只管好好的当着她王府柔顺小姐便是。总要有人冲锋在前的。叶潞城就是那个人了。

    她带着画屏还从三个叶禹城的小厨房走了一遭。她知道自己的三嫂虽然是将门之女,但是极爱自己的三哥,每天都会炖不同的补汤,果然今日炖的就是人参鸡汤。她去讨要了一盅出来。自己端着,这才进了蘅芜小筑的门。

    叶妩城进去的时候,恰巧遇到王妃亲自送太医到门口。

    “母妃。”叶妩城前去行礼。

    平江王妃让叶妩城起来,问道“这么晚了,小七还不睡吗?”

    “回去之后,一直挂念着郡主,放心不下,所以就炖了点鸡汤给郡主送来了。”叶妩城低眉顺目的说道。

    “你倒是个有心的孩子。”平江王妃的脸上总算是露了点笑容出来。“进来吧。外面天寒地冻的。”

    “是。”叶妩城端着鸡汤进了屋子。

    屋子里十分的暖和,地龙烧得足足的。

    “郡主应该无碍吧。”叶妩城看了看里面低垂着的帘子,那道水晶帘子将内室与外屋分开,内室里面的灯火已经调的很暗,也看不清楚里面的景象。不过倒是挺安静的,好像叶倾城已经睡着了。

    “好在捞的及时,只是受了寒了。”平江王妃低叹了一声,“现在喝了太医的药已经睡下了。你就将鸡汤放下吧。我会叫人去拿火温着。等她起来了再用。”

    “是。”叶妩城将鸡汤交给了素和。

    “郡主的腿还好吗?”叶妩城又问道。

    “还好还好。那伤腿尚无什么大碍。”平江王妃点了点头。

    “郡主的腿无碍就好了。说起来也要多谢秦大人了。”叶妩城舒了一口气,笑着说道。

    “秦大人?”平江王妃微微的一怔,“哪一个秦大人?”

    叶妩城一惊,做出了一幅失言的样子,她垂下了头,搅了一下自己的手指头。叶妩城心底在冷笑,叶倾城倒是装的好,这么重要的事情居然也不和平江王妃说。在大庭广众之下,被一个男人摸了腿,她倒是也有脸和自己争萧允墨。

    “小七,今日在街上都发生了什么?”平江王妃这才想起来,她光顾着担心叶倾城的身体了。却是忘记详细问一问到底街市上发生的是什么事情,那报信的侍卫只说是萧允墨遇刺,街上大乱,然后郡主被挤到水中,具体的情况却是一点都没提。

    现在叶妩城来了,她倒是要好好的问上一问了。

    叶妩城就将街上发生的事情和平江王妃说了一遍,还详细的将秦韶如何去看叶倾城腿的事情说了一下。

    “你是说那个秦韶将手放在阿蘅的腿上?”平江王妃脸色有点差。

    “是。”叶妩城点了点头。“当时也是情急之下,秦大人才做出这种僭越的举动吧。王妃不要怪罪秦大人。若不是秦大人的话,郡主的腿还麻木着不能动。”

    “哦,还有这等事情。”平江王妃这才点了点头。“行了,这事情以后不要再提了。你先回去吧。今日你也受了不少的惊吓。回去好好的休息一下。”

    “是。”叶妩城这才起身走出了蘅芜小筑。

    她回去的时候心情倒是比来的时候稍稍的好点。

    萧允墨遇刺的事情传入宫里,恰好陛下就带着皇后还有一众妃子在宫里赏灯,惠妃娘娘也在其中,大家正说笑着呢,噩耗传来,惠妃娘娘当时就晕了过去,皇上记得也顾不上别人了,抱起了惠妃就朝屋子里跑,一边跑一边叫传太医,将皇后还有其他的嫔妃全数都晒在了花园里面吹冷风。

    皇后知道兹事体大,忙跟了上去,其他的嫔妃却是在花园里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彼此眼底都各有故事。

    惠妃醒来,听闻萧允墨只是受伤了,这才放下心来,她披头散发的下了床,赤足跪在了皇帝的面前,“求陛下贬了墨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