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公,刀下留我

福多多 作品

    萧允墨毕竟是肩膀上有伤的,跳水后就感觉到肩膀完全抬不起来。羽箭插在他的左肩上,尚未拔出,因为刚才那副混乱的样子,没人敢动手拔箭。这一入冰冷的水,伤口处就骤然的一激,肌肉一紧,感觉那箭头似乎又朝里面进了几分。

    萧允墨的脸色就比刚才还要白了几分。

    “殿下,还是属下们来。”他身边的侍卫护住他,急声道。

    “也好。”萧允墨知道自己不能乱逞强,他的眼底流过一丝冷意。一而再,再而三!他已经忍了多少次了!两名侍卫护着他靠了岸。叶幻城也好不容易在平江王府的侍卫护卫之下来到了小镜湖边。他看到萧允墨不顾一切的跳下水里,如今见他被人护着靠了岸,就赶紧叫平江王府的侍卫去帮忙将萧允墨拉了上来。

    “殿下。”他脱下自己的披风,盖在浑身湿透正在瑟瑟发抖的萧允墨身上。他肩膀上的血已经被水晕开,嫣红的一大片,看得人触目惊心。“殿下,还是赶紧回去。”他心底焦急,连声劝说道。

    “表妹被人挤下去了。洛城郡主在水里。”萧允墨一把揪住了叶幻城的衣襟,急道,他的声音因为寒冷和疼痛而变得有点颤抖。“五公子赶紧找人去救。”

    叶幻城没看到叶倾城落水,听闻萧允墨这么一说,就觉得自己的头皮都要炸开了。

    今日他带着几位妹妹出来,若是出事了,他回去怎么和家里人交代,况且叶倾城是王妃的掌上明珠。又有郡主的封号。

    “还等什么!”叶幻城也急了眼了,对身侧的王府侍卫吼道,“还不赶紧下水去找郡主!”

    “是。”围拢过来的王府侍卫们有几个就马上跳入了水中。湖面的白雾被水花劈开,就好象湖面被煮开了一样。

    秦韶冷眼看着纷乱的小镜湖湖面,定王府和平江王府的侍卫们跳下去了好几个,搅的水花四溅。从叶倾城落水到现在已经不少的时间了,如果再晚一点,叶倾城就算被人找到,只怕也是已经淹死了。他的唇角带着一丝冷意。

    叶倾城就这样死了?倒真的又便宜了她一回。

    水面上的白雾被人劈开,有人从水里冒出头来,“郡主找到了!”他一边高喊人过来帮忙,一边将叶倾城的头托出了水面。

    叶倾城的脸都快要憋紫了,骤一浮出水面,马上张开唇,吸了一大口空气,瞬间才觉得那种窒息到了极致的惊惧随着肺部涌入的大量空气而渐渐的消退。

    她还活着!命真大!秦韶的瞳仁骤然的一缩,暗自咬了一下自己的唇。他分开人群开始朝萧允墨那边靠拢过去。

    这时候岸上的其他侍卫也手忙脚乱的围过来,连拉带拽的将叶倾城给拉上了岸去。

    叶幻城的妻子吴氏的眼力价算是好的,一见叶倾城脸色铁青的被拉上来就忙也解下了自己身上的披风盖在了叶倾城的身上。

    “郡主。可还好?”吴氏一边包住叶倾城,一边问道。

    “快憋死了!”叶倾城深喘了好几口气才缓过劲来,哆哆嗦嗦的看向了萧允墨。

    她在水里看不清,但是知道萧允墨跳下来救她。

    萧允墨已经披上了叶幻城的披风,看不到肩膀上的伤,但是他的脸色苍白。一双冰玉一样的眸子紧紧的盯着她。见她缓过气来了,萧允墨才微微的松了一口气。“表妹没事就好了。”他心底一松,肩膀上的痛就显得更加的清晰,让他的眉峰蹙了起来。

    “多谢你了。”叶倾城一边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一边对萧允墨说道。萧允墨朝她摆了摆手。

    那件勒的她要死的披风已经被侍卫用刀将带子割断,沉入了湖底,不然被那样的披风拖累着,估计就是那侍卫都不一定能将叶倾城托出水面。叶倾城现在这幅身躯尚小。力量不够,肺活量也不足,能在水下坚持这么久,已经是她的极限了。要是那侍卫再晚一点,只怕她就真的要憋的闭过气去。

    叶倾城瘫软在地上,“好了好了。人都救上来,赶紧都送回府去。”吴氏急道。她扶着叶倾城,叶倾城腿上用了一下力气。却依然只有一条腿好用,另外一条腿又麻又木,完全没有知觉,而那条腿恰巧就是叶倾城刚刚断过的。

    “五嫂。我可能走不了了。”叶倾城被吴氏搀扶着。费力的站起来,才走了一步,却是一个趔趄,差点再栽倒。“我的腿!”

    吴氏也不知道叶倾城到底是怎么了。只能死死的扶住叶倾城不让她摔倒。

    “让我来看看郡主的腿。”秦韶挤了过来,对吴氏说道。“在下略通一点医理。”

    “这……”吴氏没了主意了。

    秦韶是外男,大庭广众的看郡主的腿总是不好,可是郡主的腿现在不能动了,若是耽误了救治,将来瘫了,不知道会不会将罪责推到她的身上,说她延误了救治什么的。

    “就给秦大人看一下。”叶幻城说道。

    这郡主可是平江王妃的心头肉。出一点点的事情,他回去也没什么好日子过了。

    秦韶蹲了下去“郡主,在下得罪了。”说完他抬手按在了叶倾城不能动的膝盖上,他的手指轻轻的敲了一下穴道,解开了之前被他用碎银子封住的穴道。如果叶倾城就这么回去,太医来了必定能看出她的穴道被封住,所以他要在叶倾城回去之前将这个麻烦解决掉。

    秦韶用掌力透过叶倾城的膝盖略输送了一点点的内力过去,叶倾城能感觉到一股温润的暖意顺着秦韶的掌心传递过来。随后在她腿部的经络上游走了一下,血脉被封的时候,血行不畅,现在血脉通顺了。叶倾城就感觉到腿上好像爬满了小蚂蚁一样,又泛出点点的酸痛,还带着一种说不出的麻痒,总之难受的很。叶倾城忍不住“啊”的一声轻呼了起来。

    “怎么了?”吴氏急道。

    秦韶撤回了掌力,抬眸对吴氏说道,“郡主的腿应该没有大碍,只是血行不畅,导致了没了知觉。如今我已经帮郡主梳络了一下经脉,大概是没事了,还是赶紧现带郡主回去吧。请个太医过来再仔细的查查。”

    “好像……”叶倾城微微的转动了一下刚才完全麻木的腿,惊奇的看向了秦韶。“好像真的能动了。”

    “是啊。”秦韶朝叶倾城笑了笑,心底却是一片寒意,她难道真的以为他会帮她?输点内力过去也不过就是为了掩饰之前他点了她穴道,让她血脉运行的快一点而已。

    秦韶已经不想在看叶倾城了,他转身扶起了萧允墨,“殿下,此地不宜久留,卑职还是马上送殿下回去。”

    “好。”萧允墨见叶倾城没事了,这才点了点头。

    街市上依然一片混乱,刚才那阵骚乱将不少人挤到,踩踏不断。两个王府的侍卫们尽力的护着主子们,这才好不容易的挤了出去。

    等他们撤离到一个相对比较安全的小巷子口的时候。这才见到燕京府的衙役们纷纷赶来维护秩序。他们也被堵在外面,过不来,好不容易将小镜湖外围的人群给疏散开,这才能挤进来。

    叶倾城与萧允墨各自被簇拥着回到了各自的王府。

    平江王妃得了信。吓的三魂丢了一魂半,她好不容易才将女儿给找回来,这才消停没几天,怎么就又落水了!

    她急得直接等去了王府的门口,见马车过来,她马上冲了过来。“阿蘅呢?”

    “母妃,我在这里。”在马车里听到了母亲的声音,叶倾城微微的掀开了马车的布帘,叫了一声。

    平江王妃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找去,就见叶倾城半探出了一张惨兮兮的小脸,她小跑了过来,命曹嬷嬷过来赶紧将郡主扶下马车。

    叶倾城已经浑身都冰凉冰凉的。虽然裹了吴氏的披风,又裹着叶妙城的披风,但是她毕竟在水里已经冻的透心凉了。

    “热水都已经准备好了。赶紧送郡主进去。”王妃看到自己的女儿脸色又青又紫的,痛心的说道。

    平江王妃忙的人仰马翻的,完全忽略了随行的其他人,只是顺口问了一句,“其他人可好。”

    还没等叶幻城说什么,她就已经急三火四的跟着叶倾城进了王府,倒是将叶幻城给晒在了一边,好生的尴尬了一会。

    “婆婆是太挂念郡主了。”吴氏善解人意的安慰了一句自己的丈夫。

    叶幻城摇了摇头,叹息了一声,他拉住了妻子的手,“走吧,进去等着吧。若是郡主真的出什么事情,我是少不得要被责怪了。”

    吴氏点了点头与叶幻城一起跟了过去,叶妙城自然而然也跟了上去。

    叶潞城和叶妩城则站在了一边,等其他人都进了王府,这才相携着一起踏上了王府的台阶。

    “哼。”叶潞城冷哼了一声。

    “六姐。”叶妩城适时的叫了她一声,叶潞城转过脸来看着叶妩城,她的脸色非常的不好。

    “有什么话不要再这里说。”叶妩城轻轻的说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