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相公,刀下留我

福多多 作品

    萧允墨在百味居定了桌子,这是叶倾城到了古代来第一次下馆子吃饭,吃的十分的欢畅。叶妩城为了在萧允墨的面前留好印象,所以几乎都是浅尝辄止的,秀气到叶倾城都觉得替她胃疼,吃的是鸟食吗?今天爬山又逛街,消耗那么大,叶妩城确定她吃那么点能撑的住?

    “过会的夜市和灯会人会很多,大家尽量在一起走,不要走散。”饭后,叶幻城叮嘱大家。“郡主您和妙城一起,小六和小七在一起,若是真的走散了,也不要惊慌,都认得回王府的路吧?”

    叶潞城。叶妩城,叶妙城都点了点头,只有叶倾城有点茫然的摇了摇头,大家纷纷看向她,她只能一摊手。“我脑子不好,不记得了。”

    萧允墨见她一脸的无辜,就忍不住想笑。

    “不如一会本王与表妹一起。”萧允墨笑道。

    “不用了!”叶倾城连连摆手,“还是劳烦秦大人多照看我一下。秦大人是锦衣卫,找人什么的应该很厉害吧。”

    今日萧允墨一连被叶倾城拒绝了好几次,脸面上有点挂不住,但是碍于叶妩城也在,他也只能按下自己心底隐隐的怒气。

    “也好,那就劳烦子衿兄看住本王这个顽皮的小表妹了。”萧允墨对秦韶微微的一笑说道。

    “那是自然。”秦韶也笑着应道。

    既然说好了,叶幻城就将身上的带出来的银子分给了几位妹妹,叶倾城她们也不是没钱,不过做哥哥的总是要表示一下。

    日暮黄昏,华灯初上,白雪覆盖着的屋顶被彩灯一映变幻出琉璃一样的颜色。叶倾城在现代鲜少有这样闲暇的时间,她就好像一个上满了发条的机器一样不停的在训练。学习。

    叶倾城和叶妙城一起走在街道上,秦韶不紧不慢的在身后跟着,一语不发。

    素和素清自是不离叶倾城的左右,叶妙城身边的红药也寸步不离。叶倾城这才知道大梁京城的燕京的北城是有一个湖叫小镜湖。这里是燕京冬季的一处胜景,燕京地处偏北,到了冬季大小湖泊水塘都会结冰,唯独这个小镜湖,大抵是因为地下有地热的缘故,常年都不会被冰封。这湖面积不算大,但是到了冬季湖面水温偏高,白雾袅绕,如同仙境一样,走的近了,也闻不到一般地热温泉固有的硫磺味道,每年上元节的花灯会,这里是最热闹的地方,夜市的摊子也是在小镜湖的一侧长街之中摆出。有一座五亭桥横跨在湖面,桥上装点着各色花灯,将五亭桥映的如同琉璃铸造一样的晶莹美丽,湖面袅袅白烟笼罩如同轻纱覆盖,人从桥上走,就如同走在九天云上,美不胜收。

    湖中还有画舫停留,画舫也装饰的美轮美奂,丽人倩影透过五色花窗映出,影影绰绰的,宛若瑶池。

    太美了。

    第一次见到这种景色的叶倾城就和刘姥姥进大观园一样微微的张开了自己的唇,目不转睛的看着。

    叶潞城之前被叶倾城拿话噎过一次,见到叶倾城流露出这幅土包子样,就轻蔑的一笑。“看来咱们府上的这位郡主倒是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她拽了一下叶妩城的衣袖,按照她的意思,最好跟着萧允墨和叶倾城一行人分开,他们逛他们自己的,免得有一个叶倾城在眼前戳着。看着难受。但是萧允墨却一直都跟在她们的身后,叫她们两个也不得不跟了过来。

    叶妩城没接叶潞城的话,萧允墨耳目清明,闻言看了看前面那个站在围栏前的少女。她的脸不知道是因为被夜风吹的还是因为兴奋染了一点点的微红,红润的唇也微微的张着。一双眼睛看着远处的景色,流露出一副神往的样子。她披风上的风帽已经摘掉,发丝随着夜风在身后微微的扬起,带着这个年纪少女特有的风采。

    萧允墨心念微微的一动,朝前走了过去,站在了叶倾城的身边,“表妹……”他的话才刚说出口,就听到秦韶叫了一声“殿下小心!”萧允墨回眸,已经听到几声凄厉的破空之音呼啸而来,他下意识的一躲。躲开了前面的两箭,但是最后的一箭却是没有闪开,狠狠的钉在了他的肩胛骨上,他捂住了自己的肩膀,身子一歪。

    “有刺客!保护王爷!”萧允墨的侍卫见萧允墨受伤。忙高喊了起来,一边喊一边朝上涌,想要围住萧允墨,愣是将站在萧允墨身边的叶倾城还有叶潞城叶妙城给挤到了一边去,他们这一喊。街上的人群就乱了起来。

    接着又有几枚飞箭飞来,这次倒不是射向萧允墨,而是射向周围的百姓的,瞬间就有几个人应声而倒,这几个人一倒下,街上的人群就更乱了,大家不知道箭是从什么方向射来的,顿时乱跑乱挤了起来,这小镜湖本就人多的要命,大家这一乱挤。马上就乱成了一锅粥。刚才射向萧允墨的箭是刺杀他的,而现在的箭则是造成恐慌和纷乱的。这些杀手们见一击不得手,果断没有再战,而是射杀百姓,造成街面上的混乱,他们才好趁乱全身而退。

    秦韶也被挤到了一边,叶妙城则被人流不知道带到了什么地方,叶幻城一手拉着自己的妻子,一边在纷乱的人流里面好喊着几个妹妹的名字,出了人命。百姓惊慌逃窜,呼喊声一片,叶幻城的声音马上就被众多的嘈杂声给湮灭的一干二净,波澜不现。平江王府的侍卫们也被冲散了,剩下的几个紧紧的护着叶妩城和叶幻城。

    素和和素清被人群给挤走。叶倾城也被人流差点带倒,还是她身子灵巧的一翻,跳到了栏杆之外踩着不算宽阔的外沿才逃过被人撞倒踩翻的悲剧。

    她看到了同样被人群挤到栏杆边上来的秦韶,忙叫了一声,“秦大人。”

    秦韶回眸,看到站在栏杆外的叶倾城,她正朝自己招手,“过来这边,没人挤。”秦韶见她站在栏杆外的水边上,身后就是小镜湖。他的心念微微的一动,一股杀念涌上心头,手微微的一抬准备用袖箭将她射入水里,随后转念,就息了这个念头。他的袖箭极易被人认出来,他只恨现在手边没有一个普通的弓箭,不然倒是一个好机会弄死叶倾城。混乱之中,也不会有人发现。日后平江王府追究起来,都推到刺客身上就是了。

    多好的弄死叶倾城的机会啊,忒可惜了。

    不过他的手还是摸出了一块碎银子,手指一屈,将银子当暗器用指力弹了出去。碎银子悄然的打中了叶倾城腿部的跳环穴,叶倾城顿时腿一软,身子朝后一仰,噗通一下掉进了小镜湖里。

    这湖水虽然没结冰,但是也够冷的,叶倾城坠入水中,就感觉到浑身都被冰冷的湖水所包围着,周遭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到,只有头顶水面之外的光隐隐的浮动在头顶,却是一片光影朦胧。叶倾城在落水前倒是深吸了一口气,她落水之后就马上奋力朝光影斑驳之处游去。

    她身上的披肩湿了水之后变得又厚又重,将她直朝水里拖拽。她一条腿麻的动不了,只有用另外一条腿奋力的踩水,一边拿手去解开自己披风上的带子,那带子箍在颈肩,越箍越紧,披风朝下坠,自然也拉着她的脖子朝下,让那带子上的结越拉越紧。湿了水之后,布料变得十分的涩,更何况这结又被拉紧,叶倾城解了好长时间都解不开,扯又扯不断。她现在人小,哪里有那么大的力气。

    完了完了,叶倾城心底一片凉意,难道她穿越了一回。却是要死在这水里了吗?她的一条腿怎么就忽然不能动了呢?n多念头从叶倾城的脑海之中闪过。

    叶倾城在水里和披肩奋斗,叶妙城却是在栏杆边看到了叶倾城落水,她刚才被人流从叶倾城的身边挤开,倒是十分幸运的被挤到了萧允墨的身侧,被萧允墨的侍卫给救了下来。

    “殿下,郡主落水了!”就在叶倾城掉水里的一瞬间,叶妙城焦急的对肩膀上受伤血流不止的萧允墨说道,“求殿下救救郡主。”

    叶倾城落水?萧允墨回眸,正好看到水面浮动的白烟被叶倾城撞散,水花泛起,白雾消散的位置正是叶倾城落水的地方。

    “还不赶紧救人!”萧允墨抓住了身侧的一个侍卫吼道。

    “可是王爷的安全。”那侍卫为难的看向了萧允墨。

    “你们不去,本王自己去。”萧允墨刚准备分开人群跳入水中,就看到稳住了身形的秦韶逆着人流朝他挤过来。

    “子衿兄,你来的正好,快帮将郡主救起来。”萧允墨急道。

    秦韶微微的一挑眉,他去救她?

    呵呵,除非他脑子有坑。

    “王爷,卑职并不会水。”他假装惊慌的抱拳说道。

    “该死的!”萧允墨一听,不由分说,纵身一跃,跳入了湖中。

    他身侧的侍卫见王爷跳水了,大惊,也都纷纷跟着跳了进去。

    叶妩城被叶幻城和平江王府的侍卫护着,看到眼前这一幕,紧紧的咬住了自己的银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