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相公,刀下留我

福多多 作品

    只是就这样让她死了,未免有点太过简单了。

    秦韶看着叶倾城那略带讨好的目光,随后垂下眼帘,他将她递过来的茶杯抵在了自己的唇下。

    一股淡淡的茶香混合着一丝茶香以外的甜香传来,渐渐的沁入了他的鼻腔,那是他曾经无比熟悉的味道,茉莉的香气。

    这香气是叶倾城手上带着的,他曾经那么喜欢这样的味道,淡雅清新,以前他常拘着她一缕香发,想要让那发丝将自己缠绕住。如今这种味道再度传来,他的心中只有深切的恨意。上一世他自知自己无功名在身却能娶到郡主。对郡主千依百顺,而她呢?

    “是不是茶不合口味?”叶倾城见秦韶将茶杯抵在唇下,久久也不曾饮下一滴,于是好心问道。“不如换一种。”他们刚才点了好几种茶水,叶妩城喜欢龙井,萧允墨喜欢毛峰,而她喜欢最廉价的茉莉花茶。她自认自己是一个大俗人,品茶这种高大上的东西自不是她的菜,那种东西喝在她的嘴里都是清苦的味道,分不出个一二三来,唯有花茶,能让她辨别出味道来,这家茶寮里面的花茶只有一种,那便是茉莉了。

    于是叶倾城就再度拿出一个干净的杯子,倒了一杯茉莉花茶递给了秦韶。他那么恨自己,之前那个叶倾城一定做了特别对不住他的事情。刚才他拍的那一下桌子不会是白拍的。想要求他原谅大概是有点难了,叶倾城也觉得自己有点悲催,明明都不是她做的事情啊,现在一股脑的都按在了她的脑袋上。

    不过既然她已经用了这个身份,享受了这个身份带来的富贵,自然也要承担这个身份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在这一方面叶倾城还是相当有自觉性的。

    茉莉花茶!居然又是茉莉!

    茶水倾倒出来,花香四溢,秦韶就微微的皱眉。

    “郡主很喜欢茉莉?”他缓缓的开口问道。

    “不是啊,只是醒来之后家中的香料都是这个味道,也就没再换了。”叶倾城笑道,其实按照她的意思,最好没有什么味道,有香气很麻烦,有的时候藏匿起来,都会被这缕香气所累,让藏匿失败,平白的暴露了自己的位置。叶倾城倒是被秦韶给提醒了,她回去就让素和还有素清将家里的茉莉香换掉,换成更淡一点的味道。

    叶倾城在意到他微微蹙起的眉头,随后醒悟,“你不喜欢这个味道是吧。”她马上大咧咧的将那茉莉花茶放在了自己的面前,又让素和取了一只新的杯子。倒了一杯龙井出来,“这个应该可以吧。”

    光是茶水,便倒了三次。秦韶再度将龙井接了过来,垂眸。她是在讨好他?为何?手指微微拢住,一用力,茶杯崩裂开来,水从杯子里倾倒了下来。淋淋漓漓的顺着他的指缝流下。

    “哎呀,这杯子怎么破了?”叶倾城奇怪的看着他的手,“秦大人的手没事吧。素和,还不赶紧看看秦大人有没有被烫到或者伤到。”

    秦韶是男子,她不能轻易的去触摸他的皮肤,这点道理,叶倾城还是明白的。杯子递过去的时候明明是好的。叶倾城在心底叹息了一声,他不想喝说一声就是了。何必捏破杯子,白白的浪费了茶水,重要的是,还烫到了自己。

    “是。”素和过来。被秦韶瞪了一眼,“多谢郡主了。习武之人,皮糙肉厚,伤不到。只是拂了郡主的美意。”他摊开了自己的手掌,手指处烫的有点微微的发红,他的手十分的秀气漂亮,如同他的人一样,十指修长均质,若不是关节粗大了些,便说这是女子的都大概都有人信。

    有些人生来就是给别人添堵的,叶倾城暗地里看了看自己的手。虽然也挺好看得,但是和秦韶那个一对比,没法比!

    素和忙去收了那破碎的瓷片又将桌子上的茶水擦拭干净,这才退到了一边。

    他的手指那么有力,瓷杯子都能捏碎,不知道能不能捏碎核桃?叶倾城看着自己面前的一份五香味的核桃有点微微的出神。

    秦韶一定是不想喝她的茶水,所以才会这样。叶倾城觉得自己自打穿越之后,就连叹息声都变的多了许多。

    她很招人讨厌啊。

    真不知道一个十二岁的叶倾城究竟对秦韶做了什么人神共愤的事情才会惹的他一个大男人计较到这种地步。

    她都已经道歉过了。不原谅她也没招了。

    “秦大人,我就想问问,我与秦大人之前认识吗?”叶倾城将目光从核桃上移开,看向秦韶。

    秦韶微微的一怔。她会这么问,难道是想起了什么?他那日“掐死”她的时候是蒙面的,即便她想起来什么了,也不会认出自己。不过饶是如此,他另外一手悄然的按在了自己袖子里暗藏的袖箭机弩之上,袖箭的箭尖在桌子下面已经迅速的对着了叶倾城。

    他随后又松开了手,如果他就这样弄死了她,必然会拖累整个靖国公府。

    忍!

    他复又放开了袖箭的机弩。弹了一下长袍上的皱褶,微笑了起来,“之前去平江王府不是见过?”

    “那再之前呢?”叶倾城问道。

    “不曾。”秦韶淡然的说道。

    卧槽!叶倾城在心底骂人了。都不认识,摆出一副她是他杀父仇人的眼神做什么!

    “那我可曾得罪过秦大人。”叶倾城的心底顿时如同十万头神兽呼啸而过。泥泞不堪。

    “郡主此话从何说起?”秦韶笑的益发的荡漾,眼底流光溢彩的,让叶倾城看得有点晕晕乎乎的。

    变脸好快!叶倾城在心底竖起了一个大拇指。

    如果她不是受过专门的训练,大抵也会被这样的秦韶给蒙混过去了。

    其实想起来,他流露出那种眼神的时候多半都是遮掩着的,只除了刚才特别激动的锤了一下桌子……要不是她总能感觉到威胁的所在,换成其他人是断然看不到的。

    “总觉得秦大人对我冷冰冰的。”叶倾城不能指着秦韶的鼻子说,我看到你朝我瞪眼了,他是一定不会承认的,于是她很委婉的换了一个说法。

    “大抵是因为秦某所任官职使然。”秦韶温和的说道。

    他心底一凛,他的恨意在不知不觉之中流露的太多了!

    “哦。”叶倾城点了点头。传说中的职业病呗,不巧她也有。可是秦韶对她。怎么看都不觉得只是职业病那么简单。

    “没得罪过秦大人就好。”叶倾城还是从善如流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做出了一个怕怕的样子,“我还以为我不小心惹怒过秦大人呢。”

    “郡主真会开玩笑。”秦韶笑道,“秦某不过就是一个从四品的小官。郡主殿下乃是金枝玉叶,哪里有什么惹怒不惹怒的说法。”叶倾城很敏感,看来以后在她的面前要更加的小心才是。

    真的没惹怒?叶倾城在心底连说了三个我不信,我不信,我不信。不过秦韶看着她笑的却又十分的放松起来,这叫叶倾城对他的话也有点将信将疑起来。也可能真的是她想多了,一切都只是他的职业病,杯子碎开也是巧合吧。谁知道呢?

    秦韶暗中观察者叶倾城,见她嘴角微微的一撇,知道她是在揣测自己刚才那话到底有多少的可信度。倒是他小看这一世的洛城郡主了,不光大难不死,就连洞察力都这么强悍。他还当她现在不过只是才刚刚十三岁的少女一样好糊弄。倒是他的大意了。

    秦韶转念想想,也对,如果洛城郡主还是和前世一样,那也不可能这么快就从外面回来。

    奴隶营,如果她真的是原来的那个叶倾城,是如何从奴隶贩子手里跑出来的?

    萧允墨自是不会和他说起这些,不过他可以自己去查。

    让她就这样痛快的死去也的确是便宜了她了。

    上一世她加诸在他身上的,他应该一点点的和她算清楚才是啊。

    想到这个,秦韶竟然觉得浑身欢畅了起来。

    他忽然很想看看,她浑身是伤,筋骨寸断,身败名裂,一点点在地上爬向他,求他饶恕的样子,那画面一定很美。

    简简单单的掐死她,也让她死的太轻松了点,她大难不死也好,就等着他慢慢的炮制她吧。

    咦?有点冷!叶倾城不知道哪里陡然冒出了一丝凉意,让她背脊有点发寒。她看了看周围,也没看出什么异样来。

    大概是她过于敏感了吧。

    “对了,秦大人是锦衣卫哈。”叶倾城在确定自己的确没有招惹过秦韶之后,“秦大人是怎么当上锦衣卫的,锦衣卫公开招考吗?”

    秦韶不知道叶倾城问这些的用意是什么,不过他还是回答道,“秦某入锦衣卫只是陛下一句话而已,谈不上有什么光彩之处。至于锦衣卫的确是公开招募的,不过想要入锦衣卫,考核甚难。一年报名者甚多,但是真正能进入锦衣卫的却是少之又少。”

    有多难考?能难过高考吗?叶倾城来了兴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