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相公,刀下留我

福多多 作品

    叶倾城呵呵的假装听不懂的傻笑了一下,“不用不用,殿下自陪着姐姐们出去转转就好。五哥不在,两位姐姐就仰仗殿下维护一下了。”她看了看窗外,“人好多,两位姐姐要是被挤着,撞着就不好了。殿下多费心。”

    叶妩城不知道叶倾城这么说是何意,抬眸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叶潞城的眼底也是不置信。

    叶倾城抽风?将送到嘴边的定王殿下朝外推?

    叶潞城最快反应过来,“也是,不知道定王殿下肯不肯纡尊降贵呢?”大齐的男女大防没有那么重,只要不出格到和叶倾城一样追着男人跑。叶潞城这样说也不是不可以,只是显得有点唐突罢了。她也是急了。

    以前的萧允墨对叶倾城一直都是不冷不淡,言辞之间多有厌恶之意,怎么叶倾城追了人家跑了一圈回来。萧允墨的态度开始变了呢。

    叶妩城那个傻子,要是再不努力点,定王殿下就要飞了。

    与她订亲的是抚远伯的二儿子,虽然是嫡出,但是承继不了伯府,将来在仕途上也只有靠着自己。几个姐妹之中,她的亲事定的是最低的一个了,但是抚远伯的二儿子李传胪却是她真心看上的人,就在国子监的太学里面读书,人生的面若冠玉,温文尔雅。

    姐妹之中,她与叶妩城是最近的。自然是希望叶妩城能牢牢的占住定王妃的位置,将来好帮衬着点。她大姐樊城郡主嫁的吴国公世子,四姐叶凌城嫁的是安乐侯,她要是再不努力点,将来也是被姐妹们比到泥地上的。叶倾城素来与她不合,要是真的被叶倾城当了定王妃的话,将来哪里还有她的日子过。

    陛下如今尚未定太子,如果能死死的扒住定王,叶妩城将来也不是没可能当上皇后,只要路子走对了,还怕将来她不会飞黄腾达吗?

    可是瞅着叶妩城那不上道的样子,叶潞城就心急如焚,这还是不是她的妹妹了,忒没用了。

    萧允墨将目光转到了叶妩城的身上,“七姑娘想去走走吗?”他自然不会忘记这才是与他指婚的人。

    “都听殿下的。”叶妩城微微的垂下头,眼底流过了一丝羞涩之意。

    萧允墨笑了笑,“那就出去走走吧。子衿兄可一起来?”他又看向了秦韶。

    秦韶点了点头,“只是只留郡主一人在这里不知道可好?”他笑问道。

    “不如这样,子衿兄护着两位姑娘出去……”萧允墨的话还没说完,叶倾城就马上抢着说道,“我想要秦大人留下来陪我!”

    叶倾城这一嗓子喊出来,在场的人都沉默了下来。

    叶潞城差点没笑喷出来。她就说叶倾城怎么忽然将王爷朝外推了,原来是看上秦韶那个小白脸了。

    呵呵,叶潞城扫了一下秦韶。叶倾城当真是贼胆包天,她那脑子大概真的坏了,秦韶是什么人?锦衣卫北镇抚司的千户,出了名的心狠手辣。这蠢货只看人家生了一副好皮囊。却不知道这皮囊下裹着是一头狼。

    她如此也好,正巧让王爷看看,到底什么叫水性杨花。

    就连秦韶都有点僵硬,叶倾城。呵呵,他在心底冷笑。

    萧允墨的脸色瞬间也有点不好了。

    叶倾城素来都是追着他跑来跑去的,嫌弃她的人应该是他,可是现在叶倾城明显就是躲着他,弄了半天被嫌弃的人变成了自己了。她如今为了躲避自己,居然将秦韶也给拉下水来。

    “子衿兄,我表妹她年纪小。”萧允墨的心底有点点堵,不过还是笑如春风的对秦韶说道。“说的都是孩子气的话,子衿兄不用放在心上。”

    “我真的希望秦大人留下来陪我。”叶倾城惟恐天下不乱的又加了一句。

    秦韶笑了起来,他笑起来十分好看,明眸皓齿的。就是叶潞城和叶妩城也不免被他的笑容所吸引,多看了两眼,又觉得不妥,随各自转开自己的目光。这位秦大人果然如同外界传闻那边。玉面修罗,顶着一副比女子还要漂亮几分的容颜,骨子里却是狠绝毒辣。听说死在他手里的人排成行都够绕着京城转几圈了。

    “既然郡主相邀,那恭敬便不如从命了。”秦韶一抬手,抱拳说道。

    他脸上的笑容不断,微垂的睫毛遮盖住了眼底的暗潮。

    “那好吧。”萧允墨也微微的一勾唇角,起身,对叶潞城和叶妩城说道。“两位叶姑娘若是不嫌弃,本王今日就当一回护花人。请吧。”

    叶潞城忙一把将叶妩城拉了起来,带着侍女昂首走出了茶寮的雅间,萧允墨抬步跟上。

    终于走了!一时清净下来的叶倾城松了口气。她也知道自己刚才喊的那一嗓子极其的不妥,但是她一点也不想和萧允墨在一起。

    叶倾城其实是一个挺简单的人,并不喜欢那些弯弯绕绕的东西,所以即便是当特工的那段时间里面,她也多半负责打打杀杀的部分。至于动脑子,尔虞我诈的部分就都交给别人。她喜欢直来直去的。萧允墨坑了她好多次,又对她诸多试探和怀疑,已经叫她十分的厌烦。

    叶倾城看着自己手里的瓷杯子有点出神。大概也就是因为她的懒惰,还有那么一点点的依赖性,所以现在才会莫名的跑到这里,如果她肯多动点脑子的话,也不会那么傻乎乎的觉得那个人可以信赖了吧。

    她不够狠绝,不够果断,所以才会流落到此。和现在相比,叶倾城倒有点怀念起和裕隆在一起的日子。那小子心思没有大梁人这么复杂,有点像年轻时候的自己。两个人在山间的日子虽然过的清苦,但是没有那么多糟心的事情,因为根本没时间去想。每天想的就是如何不被抓到,还有填饱肚子。

    这不知道裕隆去了哪里?他依赖自己依赖惯了,自己陡然一失踪,大概他也会惊慌无措的吧。

    叶倾城有点叹息,怎么会忽然想起过去的事情。她回过神来,看向了窗外,沉静了下去。

    她不是叶倾城。

    在叶倾城流露出那末失落与伤感的目光的同时,秦韶就在心底陡然冒出这么一个念头。

    亦或者说,她不是他熟悉的那个叶倾城。

    眼眉的确是叶倾城的不假,但是这幅容貌下真的是原来的叶倾城吗?还是他重生一回,她也跟着变了呢?

    “郡主是真的不记得之前的事情吗?”秦韶轻咳了一声,成功的拉回了叶倾城的注意力。

    “是啊。”叶倾城苦笑了起来。一摊手,“我真的不记得了。”前尘如烟,消散无痕,昨日种种譬如昨日死。

    叶倾城收拢了自己的思绪。她现在的身份只是洛城郡主而已。如果她表现出一丝的异样,萧允墨,叶潞城,这两个人不会放过她的。

    叶潞城处处针对她,她又怎么会看不出来?

    “也就是说现在的郡主宛若新生。”秦韶不由轻笑了起来,只是他的笑意未曾抵达眼底。

    “是啊。”叶倾城看向秦韶,十分认真的说道,“如果我之前曾经做过什么对不起秦大人的事情,还真的要请秦大人海涵原谅。”

    原谅!

    这两个字如同一根刺一样骤然刺入了秦韶的心底,淋漓的血瞬间就从他的心底涌了出来。

    很好,心带着撕裂一样的痛感。

    他的双眸染上了一层深沉的暗色。

    前一世她害他身落敌军包围之中,万箭穿身。身上再痛都不及他心底的痛。

    他曾经那么珍视她,用一颗赤子之心真心对她。

    他真的挺傻的,以为自己的心会感化她,以为自己的真情会打动她,他对她几乎是千依百顺,他做到了一个丈夫能做的极致了,可是她呢!

    与人联手害他也就算了,在他身受重伤回去找她的时候,她却和别的男人在一起……那男人当着她的面,亲手将剑刺入他的胸膛,她却还依靠在那人的怀里朝着他吃吃的笑着,好像再说,秦韶你就是一个傻瓜,蠢货……

    秦韶砰的一拳砸在了桌子上,砸的桌子上的茶碗跳动了起来。

    叶倾城吓了一大跳,秦韶的眼底隐隐的带着几分血色。

    “秦大人你没事吧?”叶倾城还是出于礼貌问道。

    他的目光太骇人了,好像带着吞噬一切的暗潮与黑洞。

    “没事。”秦韶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境,努力的将外放的杀意收敛回来,他轻笑了起来,“让郡主受惊了。”

    “呵呵。”叶倾城见他不想提,也就识趣的没有再追问什么,只是讪笑了一下,她略带点狗腿的拎起了茶壶给秦韶倒了一杯茶水,“秦大人请用茶。”

    “多谢了。”秦韶忍住想要马上掐死她的冲动,还是抬手接过了茶杯,她的手腕看起来十分的纤细,只要他握住,稍稍的一用力,那手骨就会断成两半。

    秦韶微微的眯眼,想象着她的手臂被自己拗断之后的她的惨状,嘴角竟带了一丝嗜血的笑意。

    他不会原谅她的!

    永远不会,除非她在他的眼前永远的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