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公,刀下留我

福多多 作品

    “嗯嗯嗯。我会很小心的。”叶倾城从善如流,忙不迭的点了点头,只要能离萧允墨远一点就好。

    这里不是她熟悉的现代,如果不想理谁,掉头走就好了。万恶的旧社会啊,叶倾城不得不再在心底叹息了一声。在这里皇权大于一切,想要努力生存下去,不得不收敛自己张扬的个性。

    秦韶的唇角绽出了几分意味不明的笑意,负手默默的跟在了叶倾城的身后。

    他的睫毛低垂,遮挡着自己的眸光,叶倾城那个纤细的身影被两名侍女搀扶着走在上山的石板路上,活生生的就在他的眼前。看起来十分的娇弱。这样的身躯怎么可能逃过那一劫!还什么都不记得了!

    他明明已经探的了她的脉搏是停止跳动了,还将她的尸体随意的丢在了奴隶贩子常常驻扎的营地前面。即便她能活过来,也会被奴隶贩子带走。怎么能这么轻易的又回来!

    幸好她什么都不记得了,倒是少了他不少的麻烦。

    秦韶的手负在背后拢在锦袍的长袖之中。手指曲起,展开,如此反复了几次,终还是合拢在袖子里面。

    只是现在的叶倾城似乎和以前的不一样了,似是刚才的情况,她不应该是乐的屁颠屁颠的马上跟在萧允墨的身侧吗?怎么反而看起来有点想要避开萧允墨的样子,甚至不惜拉上了他,叶倾城,你究竟是在打的什么算盘,失忆究竟是真还是假?

    当日他是带着面纱,所以即便叶倾城的失忆是假装出来的,也没见过他的容貌。不过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杀意在秦韶的心头升起,让他的人都变得有点萧瑟冷冽。

    拜多年训练所赐,叶倾城对周围的危险比较敏感,她察觉到有点不对,回过头来,正对上了秦韶审视她的眸光。

    秦韶未料及叶倾城会忽然回头,眸光与她的目光碰了一个正着,让叶倾城浑然一惊。又是那种混合着肃杀与恨意的眸光从秦韶看着自己的眼睛之中投射过来。

    秦韶要避开已经来不及了,唯有颔首微微的一笑。

    他的面容带着几分阴柔之美,这笑起来自然是动人心魄的好看,但是却让叶倾城感觉到更不自在了。

    她感觉自己好像被一条毒蛇盯住了一样,一条蛇在朝你咧嘴,正常人大概这时候的心情都不会太好吧。

    她到底是怎么惹到秦韶了,若是上次在王府看到他眼底的杀意或许还能解释为他的杀意不是针对她的,但是刚才那惊鸿一瞥,便是错不了了。他对她不光是厌恶的问题了,而是已经上升到厌恶的想要弄死她的地步。

    “郡主可是累了?”秦韶收敛住了自己的心神,微笑着对叶倾城说道。

    他刚才竟然大意到肆无忌惮的盯着她看了,只怕刚才自己眸光已经被她看到,不过倒也没什么,她现在不过才十三岁而已。并且与自己尚无什么多的接触,想来也不会将他放在眼底。

    他认识的叶倾城,可是有一种目中无人的架势的。

    秦韶只觉得自己十分的可悲又好笑,他也算是一个骄傲的人了。上一世居然会喜欢上那样的女人!

    “腿有点酸痛。”叶倾城掩饰的朝秦韶笑了笑,眉间微微的蹙起,“不如咱们先休息一下吧。”

    “也好。”秦韶抬眸看了看已经爬到半山腰的萧允墨,点了点头。

    听叶倾城说要休息。曹嬷嬷马上将自己的外氅脱下来,垫在了山边的一块看起来还算是平整的石头上,“郡主坐这里吧。”素和和素清一左一右将叶倾城扶着在石头上坐下。

    叶倾城垂眸有一搭没一搭的拍着自己的伤腿,这条腿虽然复原了。但是爬山这种高强度的事情还是不能太胜任,她倒是没有说谎,腿确实有点不适。

    “郡主的腿伤才好,也的确不适宜爬山。”秦韶站在一边,说道。

    “是啊。”叶倾城抬眸朝秦韶笑了笑,“我也觉得有点难为自己了。算了,素和,你去前面和五哥还有殿下说一声。我就不上去惠山寺了,一会我们就下山,在山脚下找个茶寮等他们就好了。”这样她就能更好的避开了萧允墨,让叶妩城与萧允墨多多接触接触。估计她和叶潞城的心气也就顺了。

    “是。”素和应了一声,抬腿就去追萧允墨他们。叶倾城的目光顺着山路看了过去,顿时觉得自己现在处境挺微妙的,半山腰上那被自己姐妹和兄长簇拥着的少年看起来和狐狸一样狡猾难以度猜。而自己身边这位,却又好像毒蛇一样时不时的吐一下蛇信。

    叶倾城怒摔,她这是穿越进了动物世界了吗!

    素和的腿脚利索,几下就追上了萧允墨一行,将叶倾城的情况一说,萧允墨顿时就停住了脚步,回眸朝下看了看。叶倾城见萧允墨看了过来,只能朝他挥了挥手。若是按照现代人的思维来看。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了,但是落在古代人的目光之中,叶倾城的举动未免就会引人多想。

    萧允墨立即朝叶倾城的位置走来。

    叶潞城和叶妩城本来跟在他的身后爬山爬的气喘吁吁的,都是平日里不活动的小姐们,仗着年轻小,身子轻,咬牙爬到了这里,一看叶倾城舒舒服服的坐在半山下。朝萧允墨一挥手,萧允墨立即下山,顿时将这姐妹俩气的小脸都快要白了起来。

    “六姐姐,咱们……”叶妩城已经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拉扯着叶潞城的衣袖,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刚才她们虽然是跟着萧允墨的,但是连句话都插不上,只顾着闷头爬山了,唯恐露出什么娇弱之态,惹的萧允墨不高兴。

    叶潞城气的牙根发痒,手里狠狠的绞着自己的帕子。她一拉叶妩城的手,“走,跟过去。”她的腿也好酸,好像灌了铅一样。

    “走不动了。”叶妩城看着叶潞城眼底的怒气。不得不说道。

    “走不动也要走。”叶潞城回眸看了叶妙城一眼,叶妙城马上低下了头,站的更远了一点。

    这丫头片子还算是识趣,叶潞城转回来对叶妩城压低了声音说道,“不能让她总是在殿下面前转悠!你现在就不争,以后怎么办!”

    叶潞城说的叶妩城浑身一颤,脚下已经酸痛不堪了,但是还是咬牙点了点头。她们姐妹这边要跟着萧允墨,叶幻城却是不依了。“你们不要乱走,只跟着殿下就好,在山下等我,我陪你们五嫂上庙里去烧一炷香。”叶幻城对叶潞城和叶妩城说道。他与吴悦才更成亲。吴悦早想着到惠山来烧烧香,求一下子,都到了半山腰了,自是不想半途而废。听夫君这么体谅自己的心思。吴悦温柔的笑了起来,眼底一片柔光。

    “知道了。”叶潞城回头应了一声,随后看了看落在一边的叶妙城,“妙城妹妹跟谁走?”

    “我还是跟着五哥和五嫂吧。”叶妙城一看那两个人的脸色,马上乖巧的说道。

    “也好!”叶潞城横了她一眼,拽着叶妩城朝山下走去。

    我去!他们都回来是几个意思?叶倾城万万没想到自己一挥手竟然将萧允墨给挥回来了,她恨的差点想去剁手。

    秦韶冷眼看着叶倾城一脸的惊诧和懊悔,不由在心底冷哼了一声,倒是真会装。

    现在的叶倾城与上一世的简直就是判若两人!

    不过有一点还是一样的,那便是无论是上一世的叶倾城还是这一世的她,都一样的胆大妄为。

    萧允墨这一世似乎也和上一世变得不一样了,就在秦韶略微有点走神的时候。萧允墨已经三步并成两步的下到了叶倾城的面前。

    “表妹身体不适,那我也不上去了。”萧允墨笑道。

    别!您是大爷,您爱怎么玩就怎么玩。

    叶倾城只是腹诽,但是脸上却还是干巴巴的笑着。

    “多谢体谅。”叶倾城讪笑着,她瞥见了被丫鬟们簇拥着的叶妩城和叶潞城,这两位姐姐的脸色已经非常不好了。

    好好的一个庙会,本来是挺好玩的一件事情,叶倾城却是觉得自己如坐针毡,浑身的不自在。

    等她歇够了,顺原路下了山,找了一个茶寮坐下,一边饮茶休息,一边等叶幻城他们回来。

    叶潞城悄然的踢了叶妩城一脚,叶妩城低着头不敢说话。

    叶潞城恨她那副唯唯诺诺的样子,于是自己说道,“殿下,外面庙会这么热闹,不如就在外面的集市上走走可好?”

    “你们想去逛街啊。”萧允墨看了看窗外,山门前的广场上挤满了摊贩,小到针头线脑的,大到马匹车辆,倒是真的什么都有的卖,人来人往的,煞是热闹,还有不少应景卖花灯的。

    萧允墨转向了叶倾城,“表妹可愿意出去走走?”

    我去!叶倾城就是想当隐形人,在萧允墨如此的关注下也当不了了。

    她也想出去转转啊,可是一边是狐狸,一边是蛇,外加一群盯着她虎视眈眈的不知道是什么动物,她觉得自己就好像一盆香喷喷的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