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相公,刀下留我

福多多 作品

    他当时站在那种阴暗的地方,大抵是不想让人看到他就在现场,亦或者根本不想管那边的闲事。不管他那时候是怎么想的,叶倾城都懒的去拆穿他,毕竟他们两个不熟。

    “没有啊。”叶倾城眨了一下眼睛,“当时我与母妃就在马车里看着外面的光景,倒是真不曾注意到有什么异常的人或者事情,我还与母妃正说笑着呢,外面就传来一阵骚乱之声。后来马车就翻了。”

    等叶倾城说完,平江王妃浅浅的看了秦韶一眼,“秦千户,洛城所说的与本王妃所说一般无二,秦千户可还觉得有什么不妥吗?”她的口气之中隐隐的带着一丝的不悦。本来锦衣卫的这位千户执意想见叶倾城,就叫她有点不高兴。她出面将当日的情况说明也就是了,如何还非要让她的女儿出来。一个小小的锦衣卫千户罢了,却在她的面前如此的嚣张,若不是看在他是出自靖国公府,又是奉旨办事的份上,她的脸已经落下。

    “多谢王妃,多谢郡主。”秦韶敛眉,不让自己的眸光外露,却将叶倾城所有的表情都悄然的收纳在眼底,他拱手行礼,“如此,卑职便告退了。”

    平江王妃早就有点不耐,闻言马上挥了挥手。

    秦韶带着自己的手下昂首从叶倾城的身侧走过,叶倾城是坐在软抬上的,在秦韶经过她的一瞬间,她抬眸,看到了他的眼睛。

    那双眼睛十分的漂亮,但是寒光凛冽,眸光清冷,似有若无的扫过她的面容,就好象刀子刮过了一样。

    叶倾城不由起了几分好奇之心,她才入京而已,之前与他相识吗?为何他会用这种眼神扫过她呢?看得出来,他已经在极力的收敛自己的眸光,他纤长的睫毛成为他最好的遮挡,若不是刚才的角度太好,她是真的看不到他流露出来的眼神。

    那眼神扫过她,不像是看什么陌生人,而是带着一种深切的恨意与哀色,如冰刀霜剑一样,凛凛的刮向她。

    “站住。”叶倾城在秦韶带着人才刚到门口的时候,朗声呵斥了一声。

    秦韶挺拔的身形骤然顿住,他微微的侧目,随后转过身来,“郡主是在叫卑职?”他抬起的眸光,正视着叶倾城,眸光清朗疏离,眼底的恨意消失,换上的是一种淡漠与沉寂。

    “对。”叶倾城笑着点了点头,“我之前认识秦大人吗?”

    “郡主与卑职并不相识。”秦韶的心骤然的紧缩,似乎是有一种巨大的力量忽然掐住了他的血脉,让他遍体生寒。不过他的脸上依然保持着刚才的表情,用平缓的语调说道。

    “哦。我伤了头,对很多事情都记不得了。”叶倾城点了点头。他在说谎,如果真的不相识,为何他会流露出那样的眸光。不过看他现在这种不慌不忙的样子,倒好像说的是真的一样。

    秦韶的眸光微闪,眼前的少女言笑晏晏,目光清澄坦荡,一点都看不出有什么异样。

    “郡主受苦了。”秦韶抱拳,纤长的睫毛落下,盖住了他眼底的光辉。

    “以后若是我想起了什么想要对秦大人说的话,可以去哪里找秦大人呢?”叶倾城微笑着问道。

    “洛城!”平江王妃本是坐在一边听着的,但是越听越觉得自己的女儿说的离谱,她厉声呵斥了一下叶倾城。

    秦韶虽然是出自国公府,但是毕竟是一个外男,还是锦衣卫的千户,叶倾城怎么说也是郡主的身份,在他的面前说出这样的话,叫人听去不免显得轻佻。

    “母妃,当日女儿受了惊吓,所以大概有什么细节会被女儿忽略掉。若是女儿忽然想起来了,想要转达给秦大人怎么办呢?”叶倾城转眸用软软的语调问道。

    原来是这样,平江王妃的面色稍霁,她只当叶倾城看这个秦韶样貌生的好,又开始犯浑。追着萧允墨跑这件事已经让叶倾城名声全无,现在若是再加一个秦韶进来,平江王妃觉得自己的一张脸也没地方搁了。

    “郡主只需打发人去锦衣卫北镇抚司即可。”秦韶抱拳说道。

    “那太好了。秦大人,我记下了。您请便吧。”叶倾城笑了起来。秦韶带着人走出了平江王府。

    “头儿,那个郡主看起来倒不像是传闻之中的那般飞扬跋扈。”陆逊跟在秦韶的身后,翻身上马之后说道。

    “知人知面不知心。”秦韶冷冷的丢下了一句,便策马前行。

    “看起来,外界传闻洛城郡主失忆的事情倒是有点真了。”陆逊等人策马跟了过来,一边的张博说道。

    “只是她一家之词,谁知道真实的情况又是怎样?”秦韶不动声色,只是轻蔑的撇了一下嘴,但是心底却如同巨浪翻滚一般。上一次离的远,他尚不太信她居然还活着,以为或许只是平江王妃思女心切,遇到了一个与叶倾城相似的少女罢了。但是这一次,离的这么近,他是看得真真切切。那张脸,就是与叶倾城一般无二。

    叶倾城的命也太大了!这样都能活下来?

    他握住缰绳的手骤然的收紧,勒的马脖子朝后一仰,低低的嘶鸣了一声。

    “头儿怎么了?”陆逊以为秦韶是发现了什么,忙问道。

    “没事。”秦韶这才放了手,任由马自行行走。

    他有点心不在焉的。

    那张脸虽然与叶倾城一般无二,但是举止却是真的不同了,比他记忆之中的叶倾城少了几分做作,多了几分真挚,难道是因为她现在年纪尚小,且失忆所致?

    真的叶倾城背后是有一块红色的云纹胎记的,十分的美艳,就是不知道这个叶倾城身上有没有那么胎记。适才叶倾城那张掩映在白色狐裘之中的小脸在他的心头浮现了出来,她现在年纪尚幼,不若当年丽色,眼眉之间还带着几分稚嫩和娇憨,但是秦韶知道这人以后是什么样子。

    她虽然容光不如她的庶姐,乍一看是叶妙城生得明艳一些,但是她却有一双极其魅人的双眸,叫人越看越是觉得好看,再多看几眼,便会让人有一种舍不得挪开眼的感觉。上一世她的名声亦是不佳,却依然惹的京城不少贵胄子弟趋之若鹜,便与她的那双媚眼分不开干系。

    妙华无双生丽色,倾城一眼却倾国。

    当年陛下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赞的便是平江王府二位姑娘的容颜。叶妙城虽然无双生丽色,但是叶倾城一眼就能倾国,谁高谁低,一语毕之。

    这样的女子便是他上一世的妻子了。

    秦韶的嘴角似有若无的牵起了淡淡的嘲色。

    他还真是上上辈子烧了不知道多少高香,才得来这么一个妻。

    这恶妇,他交出自己的一颗心,毫无保留的喜爱着她,最后落得是什么?他以为这一次,他已经让她烟消云散了,却没想到这个人的命居然会这么大,且不说现在的叶倾城是真还是假,至少朗朗乾坤,他刚才见到的叶倾城不是鬼,而是一个真正存在的人。

    上一世,萧允墨的确是在回京的路上遇到了疯马导致腿伤,之后虽然医治好了,却是落下了残疾,导致行走之间带着瘸柺,必须驻拐。按照大梁的祖训,为帝者,当体貌端正。也就是说皇子有残疾不得承继皇位,萧允墨就因为这一次腿伤而丧失了继承皇位的权利,从此落寞,性子也越来越变得孤僻易怒不可接近。

    这一世,因为叶倾城的“死而复生”,萧允墨倒是逃过了一劫。

    上一世,叶倾城在追萧允墨的路上虽然也遇到了劫匪,不过却是被他无意之中所救,带回了京城。

    他也因此入了平江王妃的眼。

    秦韶回想起上辈子的经历,嘴角的寒意更浓了几分。

    说来说去,看起来好似是叶倾城替萧允墨挡了一祸,实际上,却是他在背后的刻意为之而导致的变化。萧允墨不是什么笨蛋,一旦被他躲过这一劫,没准的大齐的未来也会因此而改变。

    叶倾城被抬回去之后就一直想着刚才见到的那位年轻的锦衣卫千户秦韶。

    他才多大?

    看样子也不过就是十六七岁的模样,倒变成能独当一方的大人了。

    “嬷嬷可知道刚才来问话的人是什么来历?”叶倾城问向了曹嬷嬷。

    这些日子的相处,她发现曹嬷嬷可不是一般的嬷嬷,她简直就是一部京城百科全书。

    萧允墨将曹嬷嬷故意放在这里,真的叫叶倾城有点摸不透他的用意了,他到底是想帮她,还是想监视她,或者兼而有之呢?

    “郡主问的是秦千户啊。”曹嬷嬷一边坐在她的身侧绣花,一边笑着说道,“他出自靖国公府,乃是靖国公世子的第三子,上面有两个哥哥。他的大哥早年随他的父亲出征,也就是靖国公世子,双双殉国了,世子的封号便落在了他二哥的头上。陛下曾体恤他小小年纪便没了父亲,问过他将来想做什么,他回的便是要进锦衣卫,终身效忠陛下,陛下破格让当年才十二岁的秦韶进了锦衣卫所。别看他年纪轻,现在也不过才十七岁,但是已经是北镇抚司的千户了,深得陛下的器重和欢喜。”

    “哦。”叶倾城点了点头,原来是官二代啊,还是一个会表忠心的官二代,难怪这么年轻就当了千户,能独当一面了。

    只是这样的人应该和原来的叶倾城没有什么交集吧,为何刚才会流出一副恨她恨的要死的眼神呢?

    叶倾城无语望天,之前的叶倾城是有多能折腾!为何每一个她见到的人都对她不是厌恶便是仇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