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公,刀下留我

福多多 作品

    “郡主,锦衣卫北镇抚司来人了。”曹嬷嬷清晨替叶倾城一边梳洗一边说道,“在前院问话呢。”

    “锦衣卫?”叶倾城一听就略带了一点点的兴奋,“他们为何来王府?”她扭头问道,头转的急了点让曹嬷嬷差点揪了她的头发。

    “就是为了疯马一事。王妃娘娘本是想悄悄的查查这件事情的,并不想闹大,等查出了结果再做计较。但是惠妃娘娘却是和陛下说了这事。陛下震怒,着锦衣卫彻查。”曹嬷嬷说道。

    叶倾城哦了一声,当日她们是与萧允墨一起回京的,惠妃娘娘知道这件事情也没什么奇怪,但是陛下会将这件事情发给锦衣卫去查就有点蹊跷了。若是普通的马惊,左右不过交给京兆尹去查便是。这两天叶倾城在床上也没白躺着,倒是看了不少书,对大梁稍稍有点了解。只是这边的书都是从上到下,从右到左,外加没有标点符号,还有许多叶倾城看不懂的超级繁体字,所以叶倾城看得甚为头疼,觉得比自己当初高考都痛苦几分。

    “嬷嬷,表哥他为什么会去那个边城?”叶倾城若有所思的问道。

    “殿下只是去散心的。”曹嬷嬷流利的答道。

    “哦。”叶倾城也不追问什么。

    说萧允墨去散心,倒也没什么不对的地方。叶倾城觉得那时候萧允墨一定很糟心,不然为何会在大风雪的天气里面,独自一人驱马去山林之中,摔个半死还摆出一脸我是文艺片被抛弃的倒霉狗血男主,谁也不要来招惹我的死相。

    呵呵哒,叶倾城抬手摸了摸鼻子,古人的花花肠子可真多。曹嬷嬷不想说,她即便是追问也问不出什么,反而白白的讨嫌,不值当。

    叶倾城忽然想到一件事情,那就是这次她受伤好像是被萧允墨给拖累了。

    陛下居然动用锦衣卫来调查此事,只怕怀疑的是这起事件针对的是他宠妃的儿子吧。萧允墨去边城也必定是有什么其他的缘由。

    艾玛,叶倾城又摸了摸鼻子,她好像莫名其妙的卷到什么之中去了一样。她抬眸从镜子里看了看曹嬷嬷低垂眼眸替她梳头的面容,萧允墨将这嬷嬷放在这里真的是因为好心?叶倾城撇了撇嘴,多半还是想监视她为主,毕竟她已经与原来的叶倾城相差甚远。想来之前萧允墨对她诸多的猜忌,多半也是觉得她不像原来的叶倾城。

    叶倾城倒也没有太大的心理负担,反正她破罐子破摔,一口咬定自己就是洛城郡主好了,有肩膀的胎记为证,有平江王妃撑腰,别人也不敢对她如何,当然要是能将平江王也拉拢过来,那她就活的更顺溜点了。

    “对了。我能不能去看看锦衣卫问话?”叶倾城对曹嬷嬷说道,“毕竟我才是受害人啊。”

    曹嬷嬷犹豫了片刻,“待老奴去请示一下娘娘可好?”

    “好好好。”叶倾城忙不迭的点头。

    还未等曹嬷嬷出门,就见两名侍女进来福了一福,“郡主殿下金安,王妃娘娘叫奴婢们来问问,郡主可愿意见见锦衣卫的大人们,若是郡主说不想见,娘娘说,她便将人打发了。”

    “见!”叶倾城顿时就来了精神,她那日在街上虽然对那位身穿飞鱼服的少年只有惊鸿一瞥,连人家长什么样子都没看清楚,却已经是挂念到今天了。毕竟她是哈飞鱼服哈的要死的制服控。现在有锦衣卫大人们送上门来给她看,她还推辞的话真心对不住自己穿越了一回,还吃了那么多苦头了。

    叶倾城一说见,侍女们便在曹嬷嬷的指挥下忙碌了起来,替她换上一袭对襟大红色的织锦袄裙,怕她冷了,又在她的颈上围了一条白狐毛做的披肩,别了一枚红宝石的褶子扣。叶倾城这段时间养的益发的白嫩水灵,这稍稍的一打扮,顿时就亮了屋子里面侍女的眼,就连在宫里见惯各色没人的曹嬷嬷都暗自点了点头。

    “都说咱们王府的妙城姑娘容颜无双,咱们郡主若是装扮起来也不遑多让呢。”有一名小侍女笑道。她这话一出口,让一边其他的侍女吓的立马拽了拽她的衣袖。以前的洛城郡主素来看不上叶妙城,若是有谁将她的容颜和叶妙城的去比,那便是犯了叶倾城的大忌,不死也会掉层皮。那侍女说完之后也知道自己失言了,吓的噗通一下跪在了叶倾城的面前,“奴婢该死,妙城姑娘哪里比的上郡主殿下金枝玉叶。”她跪在叶倾城的脚下瑟瑟发抖。

    “行了行了。”叶倾城不以为意的挥了一下手,“抬我去前面吧。”

    郡主竟然真的没发脾气,不过直到叶倾城被人用软抬抬出了房间,那名跪在地上还在后怕的侍女都没敢抬起头来。

    穿过了回廊,叶倾城被侍女们用软抬抬去了前厅,她的腿上盖着与一条白色的狐皮毯子,手里还捧着一个兽型鎏金双耳铜暖炉,暖炉的外面包裹着一层织锦垫子,防止被烫到。

    进了花厅,叶倾城就见自己的母亲坐在花厅的上座,左手边站着一名身穿深蓝色飞鱼服的少年,他的身后站着几名同样身穿飞鱼服的锦衣卫,这些人的飞鱼服颜色与那少年的略有不同,是浅一点的蓝色,并且肩膀与胸前所环绕的龙鱼是用深蓝色的丝线绣制的,而那少年身上的龙鱼则是用金丝与五彩丝线交织在一起绣制的,显得更加的华丽和威武。这些锦衣卫站在一起十分的抢眼,均是俊秀挺拔,但是最惹人注目的还是为首的那名少年。

    少年的身形修长矫健,面容雅致白皙,有一双深邃的眼眸,剑眉如同刀裁,斜飞入鬓,他的眼角稍长,在眼梢处略带了点朝上的弧线,凭添几分魅惑之意。他的睫毛浓密而长,略遮蔽住他深邃的眼波,他的下巴美好的如同少女一样,唇形优美秀雅,竟然带着几分雌雄莫辩的妖孽气质,他这面容生的是极美的,姣好宛若女子一般,但是他的气质却又是极其的锋锐冷冽,冲淡了他姿容上的阴柔,平添了几分阳刚之气。

    好漂亮!好帅气!

    叶倾城一进来就被这少年的面容所摄。

    可以说她穿越以来,遇到的三个人气质各异,但是都是一等一的大帅哥,隆裕,萧允墨,还有眼前的少年,随便扔一个去现代,都会风靡万千少女,让人尖叫抓脸挠墙那种的。但是眼前这位锦衣卫少年却是叶倾城的心头好,谁叫他天生一出场就占着飞鱼服的优势呢!还有,他看起来很面熟啊!

    叶倾城的眸光闪了闪,嘴角微微的翘了起来。

    见自己的女儿肆无忌惮的看着那位锦衣卫千户大人,目光好像黏在人家身上了一样,平江王妃忍不住轻咳了一声,“洛城!”平江王妃的眼底稍带了一点点的不愉之色。有外人在,平江王妃叫的是叶倾城的封号。

    “见过母妃。”叶倾城这才回过神来,马上颔首行礼。

    等她行完礼,那俊美少年带着一众锦衣卫在叶倾城的面前单膝跪下,“锦衣卫北镇抚司千户秦韶携属下参见洛城郡主殿下。”

    少年的声音清越爽朗,带着几分金石碰击之声,又如同清泉过石,只是一板一眼的,没什么语调上的变化,说的毫无诚意,完全一幅例行公事的样子。

    “秦大人,平身。”叶倾城说道。这么年轻,竟然已经是锦衣卫的千户了,少年人,很厉害哦。

    这少年简直就是戳中了叶倾城所有的萌点。叶倾城笑眯眯的,又陡然觉得自己笑的委实有点怪阿姨的模样,她只能将嘴角再朝下压一压,让自己猥琐的没有那么明显。

    少年起身,手自然的按压在了他窄紧的腰间悬挂的绣春刀的刀柄上,他的手指如同他的人一样,修长有力。这一简单的动作又莫名的戳中了叶倾城的萌点,她骤然觉得自己沉寂了好久的少女心刷的一下复活了!

    这年轻的锦衣卫千户简直就是从二次元漫画之中直接走出来的,华丽,锋锐,如刀如剑,满足了叶倾城这个锦衣卫控的所有幻想。

    完美!叶倾城的脑海之中显露出这两个大字。

    见叶倾城看着自己,眸光之中显露出了几分他难以理解的热力,秦韶不由微微的蹙了一下眉头,眼底的暗色更浓了几分。

    “洛城,这位秦大人便是陛下专门指定调查当日你受伤一事的。”平江王妃曼声说道。

    “哦。”叶倾城点了点头,“秦大人有什么事情,只管问就好了。”

    “多谢郡主。”秦韶抱拳,他走过来两步,“郡主当日可曾看到什么异常之人亦或者听到什么异常的声音?”

    当日她见到的最异常的人便是二楼的那位锦衣卫少年了。

    叶倾城微微的一笑,这位秦大人不会以为她眼力差到认不出他就是当时站在茶馆二楼的锦衣卫吧。

    虽然她当时并没有看到他的容貌,但是遮蔽住他的眼睛,这下巴和唇,与当时那人一模一样。他身为锦衣卫千户站在茶馆的二楼冷眼看着街上发生的一切却什么都没有做,难道这不异常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