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相公,刀下留我

福多多 作品

    曹嬷嬷敛眉,躬身,“主子们的事情,老奴自是不会多嘴。”但是她也没收叶妩城的镯子,而是悄然的将镯子又推了回去。

    叶妩城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嬷嬷,这镯子是她喜欢的物件之一,通体翠绿,还有染了一点点的翡,是好东西,带在手上衬的皮肤白的和羊脂一样。她是拢在袖子里悄然递给曹嬷嬷的,被曹嬷嬷这么一推辞,她也不好当着姐姐和这么多侍女的面与这曹嬷嬷掰持起来,她能再将镯子拢在袖子里面收了回来。

    “我这里还有一盒糕点,就赠与嬷嬷吧。”叶妩城垂了垂眼帘,盖住了眼底的光辉,又用帕子掩饰的按了一下自己的下颌,收好了镯子,让身后的侍女又拿出了一个小点的盒子,客套的递给了曹嬷嬷。

    “真的不用。”曹嬷嬷再度推辞。

    “嬷嬷,这是多到的一点糕点,也不算是什么贵重之物,您一直照顾倾城也是辛苦,便是收下也无人会说什么。”叶妩城说道。

    “那恭敬不如从命了。”曹嬷嬷这才一抬手接过了糕点盒子,将叶潞城和叶妩城送走。

    “你对那嬷嬷那么客气做甚?那糕点你花了那么大的功夫去做,何苦便宜了一个下人。”等人走的远了些,叶潞城挥了一下手,让侍女们与她们姐妹二人拉开了一小短距离,这才小声对叶妩城说道,略带了点不悦之色。

    “那嬷嬷是定王殿下派来的。对她自然是要与对其他人不一样。”叶妩城微笑着,好脾气的说道,镯子衣襟被她妥帖的收起来,适才她递镯子的动作都是拿身子挡着的,叶潞城并没看到。“左右不过就是一盒子吃食。”

    “知道你是想让她在定王殿下面前说你的好话。”叶潞城抬手扯了一下叶妩城的腮肉,“你也不必自贬身份,奴才就是奴才,咱们虽然没有郡主的封号,可也是平江王府正经嫡出的小姐。你对那嬷嬷那么有礼,也是坠了咱们平江王府的名头,反而会让人看不起。”

    叶妩城微微的侧开头,避开了姐姐的魔爪,眼眉间带了几分凄然之色,“咱们的亲生母亲已经离世,如今父王续弦,表面上咱们还是嫡出,可实际上却也与叶妙城相差不远了。新母妃有宫里娘娘撑腰,殷侧妃又有父王的眷宠,即便是叶妙城也比咱们姐妹过的好一些。姐姐以后切不要再这么鲁莽,我的婚事是陛下给指的,只要平安过了这几年,我便是定王妃了,姐姐将来也会嫁给抚远侯世子,咱们还是悄然的将这日子过下去就是了。况且咱们大哥是世子,他不会不管咱们的。”

    “就是你这性子,将来到了定王府也是个挨欺负的货!你以为当了定王妃就完事了?这男人家的后院怎么就没几个女人,你再遇到一个两个厉害的,还有你立足的地儿吗?”叶潞城不满的拿指尖戳了戳自己妹妹那榆木一样的脑袋,“你息事宁人,你以为就能过了这几年吗?你没见叶倾城那闹腾的劲儿,要真被她闹出个什么不三不四的事情,她可是有人撑腰的,如今谁不知道惠妃娘娘得宠,若是她的枕边风真的吹起来,你这王妃的位置也难保。大哥的确是平江王世子,也不会不管咱们的事情,可是毕竟大哥也只是世子,如今又有大嫂还有礼儿和雨儿要管,又能有多大的精力放在咱们的身上。”

    “不能吧,陛下金口玉言,怎么能轻易反悔?”叶妩城骤然瞪大了一双眼睛,不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姐姐。

    “我就说你平时读书的时候蛮伶俐的,到了家里就笨的和猪一样。”叶潞城性子泼辣,数落起自己的妹妹来一点都不给留情面。她们的母亲在她们才几岁的时候身体就已经不太好了,她们姐妹年纪相若,放在一起教养着,倒生出几分相依为命的感觉,叶潞城虽然也只比叶妩城大了一岁多点,但是在叶妩城的面前总是一副长姐的模样。“咱们大梁可是有平妻的。她又是郡主的身份,万一闹一个平妻出来,无形之中就高你一头,况且人家是表亲,看在娘娘的份上,定王殿下也要让这叶倾城几分,你的日子怎么过?”

    叶妩城的大眼睛顿时就氤氲起了几分雾气出来,她咬着自己的下唇,一副无措的模样。

    “那曹嬷嬷在叶倾城的身边,少不得会将叶倾城的事情告诉定王殿下。你还不赶紧趁着这机会让叶倾城多丧德出丑,这样定王殿下才会知晓叶倾城究竟是一个什么人。曹嬷嬷的好处自然是要有的,但是你也不能上杆子的去那样贴合她。”叶潞城数落道。

    叶妩城微微的地垂下头,一副虚心受教的样子,“我知道了。”

    “曹嬷嬷那边我自然会去打点,你就不要乱来了。毕竟将来你是她的主子,哪里有主子给自己奴才做糕点的道理。”叶潞城说道。

    “那就多谢姐姐了。”叶妩城抬起轻盈如水的眼眸看着叶潞城。

    “谢我做甚。你好好的就是了。”叶潞城轻叹了一声,拉着自己的妹妹继续朝前走,各自回各自的院子。

    等进了自己的房间,叶妩城这才将收起来的镯子取出来,戴上,果然还是这枚镯子衬她的心意,刚才差一点就没了。若是那曹嬷嬷贪心点,现在也就在曹嬷嬷的手里了。看来定王派出来的人还真是十分的忠诚。叶妩城抚摸着自己手腕上的碧玉镯子,有点微微的出神。定王殿下的样貌她是见过的,一等一的好,就是性子偏冷了点,她有心接近也是找不到什么好的机会,倒是叶倾城整日胡闹却是可以近了萧允墨的身。叶妩城的唇角边带了一丝的冷笑。

    定王妃她是一定要当的,叶倾城!你也太欺负人了!居然能让定王殿下派出自己的心腹来照顾!

    不过一个镯子就试出不少东西,叶妩城也是挺满意的,如今叶潞城自己上杆子去当那个大头替她出头,她就乐得在一边轻闲着了。那嬷嬷也定会将今日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都告诉定王殿下。自己的小心与委屈,叶倾城的嚣张还有自己的手艺也都会呈现在定王殿下的面前,男人多半是对弱者多关心一些的。叶倾城想借着腿断受伤占了定王殿下的心,想都别想。

    叶倾城打开叶妩城送来的糕点盒子,好好的看了看里面的糕点,啧啧,她万分的羡慕啊。

    她这手,玩刀玩枪,玩各种兵器都顺溜的不行,可是对于做菜做糕点这些女孩子的玩意,可就能要她的命了。偏生她还是一个标准的吃货,所以对那些能烹饪出各种美味的人,她素来都是五体投地的佩服,想想她的水平也就仅限于不会让自己饿死的阶段,烤个肉,烧个粥,炒个蛋炒饭什么的入门级别。叶妩城这一手糕点做的那就是大师级别的。

    这上面的褶子啊,花啊,都那么精美精细,一看就是下了大功夫去练的。

    这都是女孩子,人家这脸打的……

    曹嬷嬷进来就看到叶倾城对着一盒子糕点在发花痴。

    “郡主若是喜欢就用点。”她想起了刚才在门口的那一幕,于是笑着说道,看来这王府里面的姑娘一个个的都不简单呢。她是从宫里出来的人,风雨自是见过不少,刚才叶妩城一出手就是那么贵重的镯子,她可不敢要,拿人手短,犯不着为了一个镯子,惹上一身的事。

    她这些日子一直和叶倾城相处在一起,比起刚才叶妩城那阴阳两手,倒是眼前的叶倾城那有点呆蠢的小模样看起来顺眼多了。

    “舍不得啊。”叶倾城抬眸看了看曹嬷嬷,叹息了一声,“这简直就是艺术品,真心舍不得吃下去。”

    曹嬷嬷掩唇笑了起来。这傻丫头,不知道人家是故意的吗?那叶妩城姑娘是在告诉郡主殿下,除了胡闹,这位郡主可什么都不会啊。叶妩城也是在借自己的口想要转告定王殿下,叶王府的妩城姑娘是有多心灵手巧。

    既然叶妩城姑娘有这个心,她自然是要成全的,毕竟叶妩城才是未来定王妃,她将来正经的主子。

    叶倾城才第一次和叶妩城接触,有不知道之前发生过什么事情,哪里有那么多花花肠子,她只是单纯的欣赏这糕点的手艺罢了。

    ~~~

    锦衣卫都尉衙门

    “千户大人,这次平江王妃与郡主在大街上遇险一事,指挥使大人发给咱们北镇抚司去查了。”陆逊拿着一本黄皮的信过来,双手呈递给站在窗边的少年,与信在一起的还有一道令书。

    少年缓缓的转过身来,抬手将信与令书接了过去,里面是平江王妃与洛城郡主还有定王殿下那日回京路遇疯马一事的详细材料。

    “行了。知道了。”少年缓缓的开口,并没有拆开信封仔细的翻阅而是放在一边的桌子上,只将那道令书揣入怀中收了起来,“你们带几个人,与我一起去一次平江王府。”

    终于等到了这个令书,他也可以光明正大的入王府问话了。

    叶倾城,你究竟是人是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