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相公,刀下留我

福多多 作品

    叶妙城又在这说了一会的话,才起身离开。

    叶倾城等人走后才重重的松了口气,装烂漫真是一件体力活,她笑的脸上的肌肉都快要僵了。

    叶倾城不知道叶妙城来说这番话的意思是什么,她已经对接手之前的叶倾城略有了解,以那个叶倾城的脾气和地位,估计是不会将叶妙城这样的庶出女放在眼底的,叶妙城居然也不躲着她点还敢在第一时间朝她这边贴,叶倾城想大概她是为了过来探究一下自己的失忆到底是不是真的了。

    翌日,府里其他的哥哥姐姐还有嫂子们也都带了些东西过来看她。从他们的表情之中,叶倾城可以感觉到满满的各种负面眼神,虽然大家的脸上还都带着笑。

    这身体的原主人是有多不招人待见啊!叶倾城有点挠墙,和同事关系处不好,这是要分分钟被穿小鞋的节奏啊。难怪一路上平江王妃要叮嘱她各种事情,也是怕她行差踏错,再被人寻了什么由头到平江王那边去告状。

    之前在府里小打小闹的,平江王自是看在平江王妃的面子,还有她是最小的女儿的份上带的过去,可是这一次私自离府闹的动静也实在是太大了点,平江王对叶倾城的印象已经降到了冰点以下,若是再被人告状,真的是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其实最最叫叶倾城期待的还是叶妩城对她的态度。

    午后,叶倾城小憩醒来,曹嬷嬷伺候着她净面梳洗之后,就有门口的丫鬟过来禀告了,“郡主,六姑娘和七姑娘来了。郡主见吗?”

    七姑娘,也就是叶妩城了,这可终于是来了。还找了一个同伴一起来,她们的六姐叶潞城,是来打狼的吗?

    叶倾城原本以为只要是王府的嫡女就都有郡主的封号,可是后来发现在大梁并不是这样的,只有王府的嫡长女才会有这样的封号,平江王府之所以有两个郡主,那便是平江王妃特地去求了惠妃娘娘吹了陛下的枕边风才吹来了一个洛城郡主的封号。说起来她也是钻了一个空子,她的母亲是续弦。不然按照祖制,郡主的封号是万万落不到她的头上。除非她做出什么巨大的贡献。平江王府还有一位樊城郡主,已经出嫁,不在王府之中,所以现在论地位,如平江王妃和叶妙城所说那样,是没有人敢来在明面上轻易的招惹她的。

    想想平江王妃为了之前的叶倾城也是操碎了心。

    不一会,叶潞城和叶妩城就在侍女们的簇拥下走了进来,气势还真挺不小的。

    叶倾城刚来也分不出哪一个是叶妩城,便只能将两个人都看了一个仔细。

    两个人几乎一样高的个头,眼眉只能称为清秀,比起叶妙城的容光那是相差甚远,即便是比她这副皮囊也稍稍的差了点。王府的教养让两个人举手投足之间倒是带着几分大气,眉宇之间也带着些许的文气,叶倾城知道这二位是在女学读书的,看看现在这光景,应该是下了学后才来。

    她们已经换过了衫子,一个穿着杏黄色的袄子,一个穿着淡粉色的小袄,带着少女特有的清纯。若是没有叶妙城珠玉在前,这两个人已经算是姿容娇美了,只可惜叶倾城最先见的是叶妙城,这二位姐姐也就被比到了地上去。

    客套的见礼之后,那名穿杏黄色袄子的姑娘看了粉袄少女一眼,“郡主,有些事情咱们姐妹之间还是应该说清楚的。”她的声音爽利,眼眉之间也带着几分泼辣之色,一开口便与刚才的样子判若两人。

    “姐姐说吧。”叶倾城微笑着,反正她也分不清谁和谁,叫姐姐总是不会错。

    那杏黄色袄子的姑娘被叶倾城一声姐姐给叫愣了,她又看了那粉袄少女一眼,这才说道,“你可知指婚给定王殿下的是妩城?”

    “知道。”叶倾城笑眯眯的点了点头。既然她说的是妩城,那她就是叶潞城了。

    “郡主既然知道,为何依然苦苦的纠缠着定王殿下呢。”叶潞城言辞锋锐了起来。

    一边的粉袄少女悄然的伸手拽了拽她的衣袖,“六姐,郡主的腿还伤着呢,现在说这些不好吧。”

    她小声的说道,随后怯生生的看了叶倾城一眼,“郡主不要见怪。”她讪笑了一下对叶倾城说道,“六姐她素来就是一个直脾气。我们是来探望您的腿伤的。并无其他的意思。”

    “怎么就没其他的意思了?”叶潞城一甩叶妩城拉住她衣角的手,“你就是这样,处处都让着。她是郡主又怎么样?是郡主就能为所欲为了吗?即便是告到父王那边,她也没理。定王殿下本应是你的夫婿,她上杆子来凑什么热闹,还变成京城人的笑柄,人家笑又不光是笑她一个,而是笑咱们平江王府。你不用怕她,有父王撑腰,今日就来讲话语她说清楚。”

    艾玛,果然好热闹。

    叶倾城被叶潞城喷了一通,只能摸了摸自己的眉心。

    好多侍女啊,叶潞城当着这么多侍女的面就开始兴师问罪的,若不是脾气耿直到一定程度,便是想要触怒她,让她继续顶撞回去,随后一状告到平江王那边。这些侍女便是人证了。

    叶倾城将目光落在了叶妩城的身上,她倒是一脸的焦灼,直扯着叶潞城的衣角,意思让她少说两句。

    叶倾城微微的动了一下自己的腿,嘶的倒抽了一口气,“好痛。”她微微的蹙起了眉头,娇娇弱弱的看向了曹嬷嬷。

    “嬷嬷。我腿痛。”叶倾城可怜兮兮的说了一声。

    曹嬷嬷赶紧过来,将周围的被子帮叶倾城又小心的垫了一下,“郡主忍着点吧,是这样的。不要乱动,仔细着回头骨头生不好,那就麻烦了。”

    “恩。”叶倾城点了点头,又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靠着。

    叶潞城本来气势很足,却被叶倾城这么一打岔,气势倒是比刚才弱了一些下去。她瞪眼看着床上那脸色看起来很不好的少女,为什么她还不发脾气?依照叶倾城的一贯作风,现在她即便不能一巴掌打过来,至少床上那些她随手可以扔的东西都应该扔过来了吧。

    叶倾城见叶潞城有点错愕,这才朝着叶潞城微微的一笑,“六姐姐,你也知道我现在脑子出了点问题。我对以前的事情都不记得了。所以定王殿下现在对于我来说,不过也就是表哥罢了。七姐姐也放心好了,你与定王殿下是陛下指婚,断是错不了你的姻缘的。只是我是你们的妹妹,我受伤回来,现在还在养伤,你们来我这里看看我,我当然高兴,你们陪我说说话,我也开心。可是你们一进来就劈头盖脸的说我的不是,我也是挺难受的。我不记得之前发生的事情了,如今腿又是伤着的,难道作为姐妹,你们不应该先关心一下我的身体吗?等父王来看我的时候,我倒是可以问问父王,咱们王府姐妹之间相处之道便是如此了吗?我是脑子不好的人,父王一定会指点与我的。”

    叶倾城一番话将叶潞城说的脸上升起了一阵尴尬之色。

    若是按照以往的叶倾城,那是一点就炸的脾气,刚才被她抢白了一顿,早就过来揪打她们了。可眼前这位叶倾城看起来娇娇弱弱的,一副病怏怏的样子,口口声声的说自己脑子不好,可是叶潞城却觉得现在的叶倾城脑子不知道比之前好用多少倍。随便这么一说,便将局面扭转了过来。

    “郡主不要见怪。”叶妩城忙起身,将叶潞城拉到了自己的身后,“六姐一贯就是这种脾气,今日我们过来就是看看郡主的病,我们还带了一些糕点过来。虽然比不得外面松鹤楼的,但是都是我自己亲手做的,还望郡主笑纳。”

    她用来一个眼色,让一边的侍女上前,侍女将手里的食盒拿了过来,呈给了叶倾城。叶倾城够头看了看,是四色的糕点,具体名字叫什么,她也说不上来,看起来做的十分的精美,一股淡淡的甜香飘了过来,闻起来就觉得挺好吃的。

    “还是有姐姐好。”叶倾城马上就笑了起来,“知道我喜欢吃甜的。二位姐姐真的是有心了。”她看了看曹嬷嬷,曹嬷嬷过去将食盒收了下来。

    “既然郡主身体不适,我们就不多叨扰了。”叶妩城见叶倾城将食盒里面的糕点收下,也没什么坐下去的兴致,毕竟叶潞城说了一大堆不恰当的话在前,她拽着叶潞城给叶倾城行了一礼,“如此,郡主就多休息休息,我们便先告辞了。”

    “曹嬷嬷,送送二位姐姐。”叶倾城也不想挽留,对曹嬷嬷说道。

    曹嬷嬷应声将二位小姐送出了门口,叶潞城上下的打量了一下曹嬷嬷,随后问道,“你就是从定王府过来的嬷嬷了?”

    “回六姑娘的话,老奴正是。”曹嬷嬷微微的一笑,弯腰说道。

    “看来定王殿下对郡主还真的是够好的。”叶潞城不屑的瞄了一眼身后的房门。

    “郡主是定王殿下的表妹。关心也是应该的。”曹嬷嬷回了一声。

    “只怕是关心的过头了吧。”叶潞城冷哼着说道。

    “六姐,咱们可管不了定王殿下的事情。”叶妩城不得不再拉了一下叶潞城的衣袖,随后马上对曹嬷嬷说道,“嬷嬷莫要见怪,刚才的事情也莫要说给定王殿下听。”她说完从自己的手腕上退下了一枚镯子,塞进了曹嬷嬷的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