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相公,刀下留我

福多多 作品

    如果街上的疯马事件真的只是意外的话,叶倾城只能说自己太背了。

    回府的当夜,叶倾城就看到了平江王,自己那个便宜爹。

    实现平江王妃给她打过防疫针,说他爹还在生气,所以叶倾城抱着一种虚心接受组织批评教育的心态去面对她的父王。

    平江王算是一个美大叔了,面如美玉,气宇轩昂,即便有点年纪,身材依然没有走样,他进来的时候脸上没有什么表情,目光落在叶倾城的身上带着几分淡淡的怒气,果然是还在生气。叶倾城腿断了,起不了身,见过礼之后,他在叶倾城的面对坐下。平江王妃有点忐忑的站在他的身后,她看向了叶倾城,就怕叶倾城还和以前一样惹得平江王不喜。叶倾城稍稍看了看自己这个便宜爹,就知道他的年纪比平江王妃大了许多出来。她的那些便宜哥哥最大的已经有二十多岁,已经成婚生子的了。

    “听闻你失忆了?”平江王不冷不淡的问道。平江王妃已经将之前的事情都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平江王,只是隐瞒下了奴隶的事情,平江王已经对这个女儿完全失望,若是在知道自己女儿身后带着那种印记,只怕......唉,平江王妃也是在心底重重的叹息了一声,只希望萧允墨和叶倾城都不要说漏嘴才好。萧允墨是她看着长大的,那孩子怎么样,她自然心底有数,可是她的这个女儿是真的不靠谱啊!平江王妃站在平江王身后,手心都有点微微的冒汗。

    这父女相处的方式让叶倾城就有点觉得似曾相识。在现代她与养父母之间也是这样如同谈论公事一样的相处着。所以叶倾城第一反应就是将平江王当成了自己的上司来对待。

    “是。”叶倾城恭敬的回了一声。“是女儿愚笨。所以做了错事。还请父王原谅。”

    不管怎么说,先认错总是对的。

    果然听到叶倾城能这么说,平江王略有点感觉意外,不过眼底的怒气却是消散了些许。“你还知道错啊!”他冷冷的哼了一声,“整个王府都要被你掀过来了。若不是看在你母妃的面子上,本王定不会轻饶了你。腿怎么样了?”

    “回父王的话,宫里的太医还瞧过,说只要静养便能好。不会过下什么残疾。”叶倾城低眉顺目的说道。

    “你的确是需要静养!既然腿伤了,你也就好生的在房中闭门思过。不要以为你母妃给你求了一个郡主的封号,你便可以无法无天了!这次的事情算是一个教训,你用这三个月养伤的时间在家里将女书,女训给本王都背熟了!还有本王已经替你报了女学,让你学点规矩,等三个月后你腿伤好了,就随你的姐姐们一起去读书!这次你再怎么哭闹,本王都不会理你了。读书的事情就这么定了,你去也要去,不去本王找人押着你去。本王的颜面反正已经被你丢尽了,再丢一点本王也不觉得有什么,只要你当着全京城贵女的面,丢的起那个人!”平江王寒着脸说道。

    上学!?艾玛,还有这好事呢?从小到大,叶倾城最不怕的就是上学啊。她本来以为到了京城就会被关在王府之中,还想着等腿好了,晚上怎么偷偷溜出去散心,现在居然有上学这么大的馅饼掉到她的头上。她不用自己偷摸跑了,可以光明正大的出门。

    “是。”叶倾城压住嘴角的笑意,顺从的对平江王说道。“女儿一定在这段时间好好的思过,等待腿好了,也会好好去女学,绝对不会再给父王的脸上抹黑了。”

    “你真能做到再说吧。”平江王更是有点意外,他这女儿被平江王妃已经宠的没边儿了,早在四年前他就想要送她去女学,这丫头说什么也不肯,王妃又宠爱的紧,说是请女夫子在家里教,好嘛,这教的,三天不打就上房揭瓦,什么规矩学问都没学会,女夫子气走了一个又一个。那女学乃是先祖皇后创立的,收的都是皇族亲贵之女,为的是教出能够真正有礼仪,有教养的大家闺秀,成为大梁典范。亲贵之女皆以能进入女学为荣,唯独他这个女儿什么都不懂,就只知道任性胡闹。

    平江王说完起身要离开,衣袖却是被叶倾城伸手握住,平江王垂眸,“你还有话要和本王说?”

    “父王,女儿真的不记得之前的事情了,但是这一次回来女儿感悟良多。”叶倾城抬着小脸可怜巴巴的说道,“女儿一定痛改前非,父王万万不要放弃对女儿的管教,也不要迁怒于母妃可好,千错万错都是女儿的错。女儿会好好读书,不会再让父王丢脸了。”

    女儿那消瘦的小脸就在眼前,因为腿伤,她的脸上没什么血色,唇角都是微微的发白,那一双眼眸黑白分明的看着自己,倒是有几分楚楚可怜的意味在其中。

    这女儿素来都是娇蛮任性的,气的他早就已经有点不想管了,如今在外面转了一圈回来,态度似乎真的如平江王妃所说的那般好转了。其实平江王也不是不喜欢叶倾城,这是他自小的女儿,在他这么多儿女之中属她的胆子最大,有点他年轻时候的样子。见自己的女儿如今真的诚心的和自己承认错误了,平江王的心也就稍稍的软了下来。

    “你要是早点把脑筋放在正道上,也不至于落到现在的地步。”平江王低叹了一声,“我大梁女儿都是可以建功立业的,本王不求你将来能如何如何,至少也要平平安安的吧,你如此的胡闹,本王护的了你现在,又如何护的了你以后?即便是嫁人也不能让人将婚给退了吧。你若真的能吸取教训,对你来说也算是好事一桩了。”

    “父皇放心吧。女儿真的知道错了。”叶倾城马上摆出一副谦虚外加虔诚的模样。

    这是她现在的顶头上司啊!不将上司马屁拍好,日后会很难混的。

    “你休息吧。过几日为父再来看你。”平江王终于迟疑了一下,抬手拍了拍叶倾城的头。

    过关了!叶倾城在心底长舒了一口气。不光是叶倾城舒了一口气,就连一直跟在平江王身后的平江王妃也跟着将悬起的心落了下去。

    她给了叶倾城一个宽慰的眼神,也叮嘱了曹嬷嬷两句,无外乎是叫她看好郡主之类的话,这才跟着平江王一起走了出去。

    叶倾城浑身一软,瘫倒在床上,别说之前她还真的有点紧张兮兮的。这里毕竟与现代不一样,她刚才见的人可是可以掌控她生死的。如果她表现出什么让他起疑的地方,没准会被当妖孽烧死都有可能。好在失忆的这个梗太好用了。叶倾城也知道她之所以能这么容易就过关了,平江王妃在背后不知道做了多少工作,说了她多少的好话。这第一关过了,以后就好办了。

    平江王走后不久,门口的侍女就过来禀告,“郡主殿下,妙姑娘前来求见。”

    妙姑娘?叶倾城先是一怔,随后马上醒悟,秒姑娘就是与自己同年,比自己大几个月的叶妙城了。

    “见。”叶倾城点了点头,没过一会,两名侍女簇拥着一名与自己差不多高矮的少女走了进来。

    她身上穿的十分的素雅,淡黄色的小袄加上前绿色的百褶裙,头挽双寰,一边点缀着一枚小巧精致的素银簪子,她的眼眉弯弯的,给人一种十分柔顺的第一印象,一双秋瞳含水,人生的小巧精致,那脸蛋上的五官竟是找不出什么瑕疵,配合在一起组成了一张我见犹怜的芙蓉样貌出来。现在年纪尚轻已经有如此的容光,便是过了几年,只怕会使倾国倾城之姿。

    “见过洛城郡主殿下。”她轻盈的走过来,行了大礼,那身段现在虽然还不见什么风姿,但是已经是行动如风拂杨柳一般。

    真是货比货要扔,人比人会死啊,叶倾城见了叶妙城终于知道自己的娘为什么一路上都要让她和叶妙城多学学了。

    别说是男人了,即便叶倾城是女人,见了叶妙城这样的,都会打心眼里生出几分怜惜之意来。

    果然不负她的名字,到处都带着一个妙字。

    早就听说她年纪虽然小,但是在京城名气很大,是出名的才女加美女。

    叶倾城与她都是十二岁的年纪,在名动京城方面,两个人倒是不遑多让,只是叶倾城那是恶名在外,而叶妙城却是美名远扬。

    “妙城姐姐快起来。”叶倾城抬手虚扶了一下,笑眯眯的说道。

    叶妙城微微的一惊,起身是起身了,却有点不确定的看向了叶倾城,叶倾城素来都看不上自己这个庶出的姐姐,总是当仆人一样呼来喝去的。如今这乍一亲热,连姐姐都叫出来了,真的叫叶妙城微微的抖了一抖,不知道叶倾城是闹了什么幺蛾子。她这是真失忆了?叶妙城仔细的看了看叶倾城,她脸上那热络的表情丝毫看不出有什么问题,平素那副鼻孔朝天看她的面孔已经荡然无存。

    “曹嬷嬷给妙城姐姐看座。姐姐还是哥哥姐姐里面第一个来看我的人呢。”叶倾城热络的朝叶妙城伸出手去,叶妙城会意,上前了两步,握住了叶倾城朝她伸过来的手。

    “今日郡主如此的热情,真叫我有点受宠若惊了。”叶妙城在曹嬷嬷搬来的绣墩上坐了下来,笑眼弯弯的看着叶倾城。她总是有点心惊的感觉。

    这郡主与以前也太不一样了。

    “郡主殿下是真的不记得之前的事情了吗?”叶妙城试探的问道。“听王妃娘娘回来说的。说郡主殿下在外面撞了头,这些都是真的吗?”

    “那还有假?”叶倾城笑颜如花的说道。“所以若是日后遇到什么事情,妙城姐姐也要多帮帮我才是。我真的怕和各位哥哥姐姐之间不好相处呢。”

    “帮郡主是自然。”叶妙城微微的垂下眼眸,恬淡的笑着。“樊城郡主殿下已经出嫁了,这王府的姐妹之中也就只有您有郡主的封号了,只要您不主动招惹旁人,自是不会有人有胆子上您这里来惊扰殿下的。只是这些都是明面上的,暗地里,郡主还是要当心一二。”

    “妙城姐姐,你也知道我脑子现在不好。”叶倾城微微的噘嘴撒娇道,“所以以后你可要多来我这里,提点提点我啊。”

    “提点哪里谈的上。”叶妩城马上看着叶倾城笑道,“只要郡主不再嫌弃我。我就心满意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