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相公,刀下留我

福多多 作品

    叶倾城是直接被抬上了后面萧允墨的马车,送回了平江王府。

    原本平江王妃决定和萧允墨一起走就是为了不那么招摇,入京的时候不用太过惹人眼目,这下好了,洛城郡主被疯马在大街上撞了的消息,又和插了翅膀一样,一下子传遍燕京城的大街小巷。

    这位郡主的名声已经够可以的了,如今是想低调也低调不起来。

    她追着萧允墨偷跑出京城的事情已经在燕京被人当笑话说,就连失踪的消息传回来也没多少人同情她,反而各勋贵之家都拿叶倾城当一个反面教材来教训自己家的闺女们,你们看看平江王府那个洛城郡主,若是你们不知道洁身自爱的话,将来左右也就落她那么一个丧德失踪的下场。

    叶倾城显然不知道自己在燕京城的名气有这么大!

    她只知道,等马车到了平江王府门前,她被抬下车的时候倒是给眼前的阵仗吓了一跳。

    平江王府那是几百年的府邸,自然是雕梁画栋,承载着一份独特的厚重与繁华。而门前那黑压压跪倒一片的人又是怎么回事。

    “恭迎王妃娘娘回府。恭迎郡主回家。”跪在门前的那一群人一见平江王妃便齐声说道。

    平静王妃的眉心当场就皱了起来,不过她还是按压住了心头的火气,“定王殿下也一起来了。”众人又叩见了定王殿下。

    定王笑着叫了平身,随后就对平江王妃一拱手,“姨母,现在多半都是女眷在,外甥也不方便进去,外甥还要进宫去见母妃,今日就不打扰了。姨母放心,一会外甥会让宫里最好的太医来给表妹诊治的。等改日,外甥再来拜会姨父姨母,还有表妹。”

    “倒是让你费心了。”平江王妃在看向萧允墨的时候,神色才略微缓和了一下,启唇说道,“赶紧去吧。这里不用叨念。”

    萧允墨颔首一笑,随后对叶倾城和颜悦色的笑道,“表妹,既然回来了,就好好的养伤,不要再顽皮了哦,表哥过两天再来看你。”说完他当着众人的面抬手按了按叶倾城额前的碎发,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

    卧槽!这厮是在抽风!笑成这副模样是要勾引谁?叶倾城瞬间就被萧允墨脸上的笑容给亮花了眼,不得不说,萧允墨的确有叫之前的叶倾城背着家里偷跑的条件,刚才那一笑,笑的风光霁月,说好的清冷呢?在刚刚那一笑之中荡然无存,留下的是一个灿若朝霞的脸庞和潇洒帅气的背影。

    叶倾城立刻就感觉到几道犀利的目光在人群之中投射了过来。

    她顺着那目光看过去,就见“迎接”她的那些人中,有几名锦衣华服的少年和少女正用各种复杂的眼神瞪着她,有不屑,有鄙夷,还有愤怒.....

    叶倾城秒懂了!刚才萧允墨那反常的举动是在给她拉仇恨啊!

    这王八蛋太阴了!叶倾城在心底对着萧允墨离去的方向笔直的竖起了中指!

    这家伙已经指婚给了叶妩城还是什么城的!看来那几名对她投来不友好目光的少男少女都是叶妩城的亲兄弟姐妹了。刚才萧允墨当着他们的面对自己做出这么亲昵的举动就是做给他们几个看的,为的就是让她在“回家”之后也日也过不消停。

    叶倾城瞬间内牛满面,她自问也没怎么太得罪那个萧允墨,还救过他的小命,只不过就是忽悠了他两下,至于这样朝死里整她吗?她前世是偷了他的内裤了还是抢了他的老婆了?

    “都进去吧。”平江王妃挥了挥手,让人抬着叶倾城一路进了叶倾城的院子。

    有平江王妃在,那些想来探头探脑的人自是被挡在了叶倾城的院子之外。

    蘅芜小筑。

    这便是叶倾城在王府的居所了。叶倾城的腿因为被搬来搬去,连续的震动疼的她也没心思多看看王府里面是什么样子的,反正以后有大把的时间去研究。

    萧允墨的动作也是蛮快的,没等多久,太医就带着四名医女匆忙的赶来,与他们一起来的还有那位一直教叶倾城礼仪的嬷嬷曹金。

    “王妃娘娘,我们王爷说了这一路上都是老奴在照顾郡主,怕郡主这刚一回平江王府不是特别的适应,所以在王妃娘娘没有找到特别合适的人选照顾郡主殿下的时候,便让老奴过来再帮忙照看着郡主几日。”曹金对平江王妃福了福说道。

    平江王妃展颜微微的一笑,“墨儿倒是有心了。那你便留下来吧。郡主这些日子蒙你照顾,已经习惯了,以往郡主身边的侍女们倒是都不在了,也只有你,我才能放下心来。”

    平江王妃明白萧允墨是什么意思。那些原本伺候着叶倾城的侍女们都在路上死了,现在叶倾城才一回王府,又是摔坏了腿,若是从平江王府随便找了侍女过来,只怕会让人知晓了叶倾城后背的秘密。

    曹嬷嬷路上一直照顾叶倾城,又是一个嘴紧忠诚的,这些日子由她来贴身照顾叶倾城是最好的。等平江王妃再寻了信的过的人给叶倾城,曹嬷嬷便可以回定王府了。

    叶倾城强忍着痛,让医女们和太医替她将断腿用夹板固定住。真痛啊,等他们折腾好,叶倾城已经是出了一身透透的冷汗了。

    “娘娘放心。郡主殿下的腿要是好生的修养,应该不会落下什么大碍。”太医和医女们从内室出来,对平江王妃说道。

    平江王妃这一颗悬着的心才算是踏实的落地。她打赏了太医和医女们,又命人送他们出去,这才起身带着曹嬷嬷进了内室。

    叶倾城一见曹嬷嬷来了,眼睛就瞪大了。

    “曹嬷嬷怎么会在?”叶倾城吃惊的问道。

    “是王爷挂着郡主的安危,所以才叫老奴过来的。”曹嬷嬷微微的一笑,行礼说道,“适才娘娘也同意了。”

    哎呀妈呀!叶倾城捂住了脸,萧允墨这是生怕她在这家里过的太“舒心”了是不?刚才在门口玩那一手就算了,现在还送了一个嬷嬷过来,这不是摆明告诉叶妩城和她的小伙伴们,自己和萧允墨之间有点那啥吗?

    叶倾城在心底悲鸣,她跟来京城是准备来当米虫的!不是来宅斗的!她能不能走啊!

    答案是明显的,一个大写的不字。

    她如今身份已经定下来了,又被带回了京城,若是轻易的离开,势必更引起旁人的注意,尤其她身上还有奴隶的印记,萧允墨是说那卖身契毁了,可是又不是当着叶倾城的面毁的,所以叶倾城一点都不信萧允墨的话!

    那家伙就是一个大尾巴狼。

    “有曹嬷嬷在,你身上的东西也不容易暴露。”平江王妃见叶倾城一脸便秘的样子,只当她是吃了曹嬷嬷不少的苦,所以才会这般的不情愿,于是马上劝说道,“如今是在京城了,你要事事小心,切不可再和以前一般的胡闹了。”平江王妃说完低叹了一声,“你是我唯一的女儿,你若是出什么好歹,我也只有挂一段白绫子跟着你去了。”

    别!叶倾城马上就老实了。

    “母妃放心。”叶倾城也跟着叹息了一声,“女儿以后再也不会那么胡闹。不会再让母亲操心。”

    “你啊,从小就被我宠坏了的。我也知道,可是看到你的样子,我就舍不得罚。”平静王妃抓着叶倾城的手,感概的说道,“但愿你这次吃了一个大亏,真的能回头了才好。你放心,你现在才不过十二岁,等过两年,关于你的风言风语淡了些,娘一定会给你找个好夫家的。娘也不求别的什么了,只求你一生平安富贵,娘也就心满意足的了。”

    叶倾城被平江王妃一番掏心窝子的话说的鼻子微微的发酸,这才是母女相处的正常方式,她被收养的那么多年中却从没体会到。

    叶倾城将头轻轻的靠在了平江王妃的身边,柔柔的说道,“我保证以后不会再胡闹了。”

    见女儿变得如此的乖巧,平江王妃的心气总算是稍稍的顺了些。

    “今日那些人在门口等着看咱们娘俩的热闹。”平江王妃让曹嬷嬷先出去,随后对叶倾城说道,“以后你在府里也多长点心眼。切莫叫人欺负了去,有什么委屈就来跟娘说,娘自会替你拿捏。”

    呃......叶倾城忽然觉得自己的脑子有点不够用,原来刚才在府门口那乌鸦鸦的一片人不是专门来接应她们母女回王府的?而是来看她热闹的?

    好吧,古人的心思好复杂!叶倾城觉得自己的脑容量似乎有点不够用的,大脑的cpu严重需要升级一下。

    在现代她是玩枪的!虽然也有硕士学历,不过那是军事指挥学硕士,和这古代的事情半点毛边都搭不上号啊!

    救命啊!叶倾城忽然有一种想要抓狂的感觉。

    她也就是混口饭吃,有个安全的地方蹲着就好了,要求已经这么低了,要不要给她设置这么多麻烦来为难她啊!

    “对了。今日那些马是为什么会忽然冲出来?”叶倾城想到一件事情,问道。

    平江王妃的目光一寒,“阿蘅放心,这件事情,娘定然会查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