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相公,刀下留我

福多多 作品

    不过叶倾城很快就笑不出来了,她的背后不光有胎记,还有一个奴隶印记!

    这真叫叶倾城有点哭笑不得起来。

    “是吗,表妹的背后还有这种明显的印记,姨母不妨看看这位姑娘的身后有没有。”萧允墨似笑非笑的说道。

    “对对对。”那美貌的夫人擦了擦眼泪,略平复了一下自己激动的情绪,“让我看看。”说着她就要拉着叶倾城进内堂。萧允墨伸出修长的手指微微的勾了一下,旁边一名嬷嬷凑了过来,“王爷。”

    “你也跟进去看看。”萧允墨对那嬷嬷说道,“莫要让人钻了空子,伪造出什么东西来冒认本王的亲戚。”叶倾城闻言回眸,萧允墨却朝她灿烂一笑。

    叶倾城就只能翻白眼了。

    她一脱衣服,这胎记和烙印就必然呈现在人前,如果这位美妇人真的是自己的母亲,自然会帮她隐瞒烙印的事情,可是这嬷嬷却是萧允墨的人!她一定会将这件事情告诉萧允墨的。她在这里住了这么久,一直都小心的隐藏着后背的烙印,就连洗澡就避开那些丫鬟们的视线。

    “夫人.......”叶倾城也只有求助的看向了那位美貌的夫人了,“我真的不习惯那么多人看我,就夫人一人看可好?”

    “这......”那美妇人看向了萧允墨。

    萧允墨笑道,“姨母放心,这位嬷嬷是王府的老嬷嬷了,忠心耿耿,人是外甥带来的,外甥自然有责任保证姨母不要被人蒙蔽了。外甥派人进去看看,外甥心底也是定心。”

    “说的也是。阿蘅,给她看看也无妨。”美妇人点了点头。

    叶倾城还能说什么,只能跟在美妇人的身后进了内室。

    她的心底感到了一丝无奈,这里早已经不是她所熟悉的世界了,如果在现代,她大可以不管现在是什么情况,一股脑的打出去,从此海阔天空,而在这种皇权大于一切的地方,她又带着奴隶的印记,真的有点举步维艰的感觉。什么地方都有什么地方的规则,叶倾城这几日也在好好的反省了自己一下,她承认,才刚刚穿越到这里,她的确是有点托大了,觉得古代人不过如此,以她的水平可以玩转这里的一切,但是事实上呢?她从奴隶主那边跑出来,又落在萧允墨的手里,然后呢?又会落去哪里?

    奋斗了那么多年,枪林弹雨,她早就已经萌生退意,穿越前的一切她已经准备忘记了,而她想在这个时代好好的活下去,那便是要遵循这里的一切了。

    缓缓的褪去了自己后背的衣衫,那烙印就在胎记的旁边,躲是躲不掉了。

    一块殷红的漂亮胎记进入了美妇人和那嬷嬷的眼帘之中,同时边上的那块烙印也赫然在目。

    美妇人和那嬷嬷同时倒抽了一口冷气,美妇人的脸色顿时变的苍白,她的目光有了一丝的慌乱,倒是那位嬷嬷先回过神来,拿了丝帕沾了水,在叶倾城的肩膀上狠狠的擦了两下,皮肤都被她擦红了,那印记也显得更加的鲜艳殷红。

    “回娘娘,胎记是真的。”嬷嬷又仔细的查看了一下,再三的确定了下来,她小心翼翼的替叶倾城将衣衫拉上,整理好,随后对已经呆若木鸡的王妃躬身行礼道。

    美妇人这才回过神来,她目光复杂的看了叶倾城一眼,“你去将你们王爷请进来。”她会那嬷嬷说道。

    嬷嬷应声出去,随后萧允墨就被人推了进来。他进来之后就感觉到气氛有点诡异,他深深的看了叶倾城一眼,“姨母找外甥可是有什么事情?”

    “你们都退下,她留下。”美妇人对跟随萧允墨进来的其他人说道了一声,随后将刚才和她一起的那名嬷嬷给留了下来。

    众人闻言,看向了萧允墨,萧允墨挥了挥手,“按照平江王妃的话去做。”他厉声说道。

    这一大屋子的人才算是退了出去。

    叶倾城看了看那名美妇人,萧允墨刚才叫她平江王妃,如果她是平江王妃的女儿,那便是郡主了?

    平江王妃见所有不相干的人都出去了,这才对萧允墨说道,“她的确是阿蘅不错,但是......但是......”平江王妃的目光有点涣散,咬了咬唇看着叶倾城,悲从心底起,再也说不下去,眼泪先噼里啪啦的掉了下来,“我苦命的女儿啊!”她忍不住拿帕子捂住的唇,小声的哭了起来。

    她这一哭倒是将萧允墨给哭懵了,“姨母,究竟发生什么了?”他随即看向了那名嬷嬷,“你说,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

    嬷嬷不敢隐瞒,将叶倾城背后有奴隶印记的事情说了出来,随后忐忑的退到了一边。

    萧允墨闻言也是一愣,他转眸,眸中的清辉落在叶倾城身上,“你......被人......”他一时之间似乎也找不到什么好的词汇,毕竟现在有平江王妃作证,她的确是他的表妹,这叫萧允墨也有点懵。

    “是。”倒是叶倾城十分的淡定,“我醒来的时候就已经在奴隶贩子手里了。之前的事情我一概不记得。”叶倾城将自己之前的遭遇讲述了一遍,现在她的身份尊贵,没准是个郡主,所以对萧允墨也没必要隐瞒什么。只是她还是将其中遭遇的事情给改动了不少,她将自己的功劳都推到了裕隆的身上。说是那个叫裕隆的柔然男孩带着她从夔州城跑出来,又带着她躲进了山林之中。就连门口的陷阱什么的,都是裕隆一手布置下来的。

    叶倾城说的口齿清晰,条理分明,萧允墨认真的听完,也没听出任何的毛病出来,反而她的话倒是解释了不少萧允墨心底存着的疑虑。如果眼前的少女真的是他的表妹的话,是万万设不出那些陷阱的,如今被她这么一说,倒是能说通了。柔然人善于狩猎,布点陷阱什么的,倒也是不在话下。

    “之前你怎么不说还有一个人和你在一起?”萧允墨还是带着一些疑问。

    “你那么凶,一上来就打倒了我,还叫人用锁链锁住我,对我凶巴巴的。我怕你对他不利,所以一直不敢说。”叶倾城微微的低下了头,带着一丝委屈的说道,她在委婉的告状,萧允墨不会听不出来。

    “阿蘅,你受苦了!”叶倾城说完后,身子就被平江王妃紧紧的揽入了怀里。

    萧允墨干笑了一下,他自然接受到了来自平江王妃的一记眼刀。“那时候本王并没有确定你的身份。只能暂且如此了。表妹莫要见怪。”萧允墨难得的对叶倾城一抱拳,他只是装装样子给平江王妃看看的,只有叶倾城看到他并非十分诚恳的眼神。

    “姨母放心,表妹其他的事情,本王会去帮她处理掉的。”萧允墨对平江王妃说道。“卖身契,本王会拿回来。”

    “那就有劳墨儿了。”平江王妃感激的看向了萧允墨,“只是这件事情,事关城儿的闺誉,墨儿你......”

    “姨母,外甥明白。”萧允墨自然明白平江王妃的意思,虽然那卖身契并不真的算是叶倾城的,但是卖身契上的印记是与烙在叶倾城悲伤的烙印是一模一样的,若是落在别有用心的人的手里,不光平江王府的名誉扫地,就连平江王妃的地位都有可能受到威胁,更不要说会毁掉叶倾城的一生了。

    “城儿,你在奴隶贩子那边可有受过什么屈辱?”平江王妃忽然想到一件事情,急忙的问道。

    “没有。”叶倾城很肯定的说道,“他们见我生的漂亮,想要卖出一个好价钱,所以只将我与隆裕关在一起,由奴隶主老巴亲自看管。”

    “没有就好!”平江王妃松了一口气,拍了拍自己的胸脯。

    “我真的是您的女儿吗?”叶倾城小心翼翼的问道。

    “是啊。”平江王妃爱怜的看着叶倾城,抚了抚她的脸颊,“你就是我的女儿,叶倾城,是平江王府的洛城郡主。小名是阿蘅。”

    果然是个郡主!叶倾城舒了一口气,看来以后的生活是有保障了。

    平江王妃又拉过了萧允墨的手,对叶倾城说道,“他是你的表哥,还是你的救命恩人,他将来还是你的姐夫。你还不赶紧好好的谢谢人家?”

    表哥!救命恩人!姐夫!叶倾城抬眸看了看那端坐在轮椅上的俊美少年,到底谁是谁的救命恩人啊!姐夫又是个什么鬼?叶倾城只能说贵圈的关系真混乱。

    “多谢表哥!”叶倾城敛眉,规规矩矩的学着其他人对他行了一礼。

    萧允墨微微的挑眉看着眼前这个一直张牙舞爪的少女,忽然沉静了下来,他好生不习惯啊。

    “不用这么客气。”萧允墨淡淡的一笑,抬手虚扶了一下叶倾城,“说起来,本王也是要谢谢表妹的,如果不是你在雪地里发现了本王,本王也难有今日。”这一次萧允墨的言语之中倒是多了几分真诚之意。

    呃,他也忽然客气起来,这叫叶倾城也好生的不适应。

    “母亲,他将来会是我的姐夫?”叶倾城转向平江王妃问道,“那我还有其他的兄弟姐妹了?”

    叶倾城觉得自己还是先弄清楚这乱七八糟的关系,免得以后闹出笑话来。如今她的生活是有保障了,身份也是郡主,但是怎么能在这里立足就是另外一件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