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相公,刀下留我

福多多 作品

    “大胆!你是什么身份,敢问我们王爷的名讳。”那少年王爷身边的一名侍卫吼道。

    叶倾城假装害怕的缩了缩头。

    叶倾城的动作落在少年王爷的眼中,少年王爷轻笑了起来。装!继续装!她如果是一个被吓一吓就缩头的人,也不至于和他对抗到现在了。

    “你先去洗干净吧。洗干净就过来。本王再告诉你本王的名字。”少年王爷缓缓的开口。

    这个少女狡猾多变,说出来的话看似都是真的,却又叫人觉得匪夷所思,他若是全信她,只怕被她卖掉都不知道。若是不信她,又觉得她说的全部合情合理,没什么破绽,挺叫他感兴趣的。若她真的失忆了,倒也挺有趣的。

    他已经叫人入京去了。相信很快就会有人来分辨这少女到底是不是他认识的那个。

    叶倾城被人带下去洗澡。

    这是她穿越过来之后洗的最舒畅的一次澡了。水里不知道加入了什么东西,奶白奶白的,散发出幽幽的香气,水面洒满了花瓣,关键是水的温度舒适的叫叶倾城想要尖叫。叶倾城一边眯着眼享受着,一边在心底鄙视了一下万恶的旧社会,太奢侈,这大冬天的,哪里找来的花瓣,啧啧。等洗舒畅了,叶倾城坐在木桶里面开始眯着眼想想心事。

    隆裕现在应该已经回到山洞了,如果看到洞口的陷阱被破坏了,洞里有一片狼藉,一定会很着急,她要怎么样才能告诉他自己现在是平安的呢?自然不能和那个少年王爷说了,他的性格不好,要是将裕隆也暴露了,没准两个人都会陷落在这里。

    以那少年王爷对她的态度,想要让他放了自己,短时间内是不可能的,不过现在看他对自己的态度似乎有点好转了。况且叶倾城也非常好奇这具身体现在的身份是什么,所以就暂且留下来吧,这里有吃有住的,不用担心大冬天被冻死或者被饥饿的野兽袭击,等度过这一段最冷的时间,再做考虑和打算。

    这么一想叶倾城反而定心下来。她穿越到这里,两眼一抹黑,什么都不知道,也只有走一步算一步了。

    有四名丫鬟进来,伺候叶倾城出浴。叶倾城倒是挺坦然的,丝毫没有什么不适和惊慌。一名嬷嬷在一边看着,并且暗中记下了叶倾城的反应。是王爷叫她来看着这位姑娘的,她自是要盯紧点。

    叶倾城被丫鬟们簇拥着,又是穿衣又是擦干头发,等头发擦干的差不多,就有人替她将长发挽起,还在她的发间别了两枚簪子。

    “姑娘打扮起来真漂亮。”一名小丫鬟略带讨好的说道。她取来镜子放在叶倾城的身后让她可以通过面前的铜镜看到自己脑后的发饰,“姑娘可满意吗?”

    叶倾城看了看,镜子里面的确出现了一张十分漂亮的容颜,现在年纪还不算特别大,不过眼眉之中已经带着几分卓然的风采,奴隶主老巴为了让她能卖出一个好价格,一直都用黑布遮着,她虽然在外面辗转漂泊,却丝毫没有将这一身的皮肤晒黑,反而带着几分白雪之色。她的眼睛不算很大,但是眼角微微的有点弧线,笑起来的时候尤其迷人,带着一股子天然的媚态,无需刻意。唇色亦是十分漂亮的那种深粉色。

    叶倾城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起来,她是知道自己现在的容颜不错,但是从没机会好好的端详过,如今认真的看下来之后,叶倾城发现这小姑娘居然张了一张人家说的狐媚子的脸。这要是长大了,不就是媚骨天成的那种吗?叶倾城有点发愁啊,自己背上有奴隶的印记,要是再找不到什么能保护自己的东西,只怕再过两年,过的会有点悲剧,拥有这样的一张脸,却没有高贵的身份相称的话,在这种时代,下场可想而知。

    所以叶倾城就益发的期盼起这身体原本的身份背景起来。

    能让那少年变态王爷一眼就认出来的,必是与他相熟之人,地位身份不会太低吧。

    叶倾城决定了,即便自己不是那个人,也要愣凑上去!小命要紧!

    那少年王爷的名字叫萧允墨。这是叶倾城被收拾干净带过去之后,他亲口说的。他还端详了叶倾城好久,看得叶倾城都有点发毛,他才算作罢。

    果然一模一样!萧允墨心道。

    叶倾城就在这别院住了下来,她试探过两三次,可惜萧允墨怕她跑了,不准她去任何地方,每天她的行动范围仅仅限于她居住的小院子还有萧允墨的房间。这别院的其他地方,萧允墨一概不准她涉足。

    叶倾城虽然很想去找一下隆裕,但是也只能暂时按奈下来,她留在山洞里面的东西足够裕隆过冬的,只要他再忍耐几日,她一定会找到机会去找他的。

    叶倾城约莫在这别院里住了一个月的时间,京里来人了。

    几辆华丽的马车停在了别院的门口,下来了一大群仆从,最后簇拥着一名华服美妇人下了最大的一辆马车。

    “姨母。”萧允墨坐在轮椅上被人推着在廊檐下迎接着那名美妇人的到来,他恭敬的对那妇人抱拳颔首,“原谅外甥现在身体不便。”

    “那是自然,阿墨不必多礼。”美妇人忙朝前了两步,“你真的找到了你的表妹了?”她一路上都心急如焚,恨不得插上翅膀飞过来,猛一看到萧允墨,都来不及问他的身体如何就直接直奔主题。

    “姨母不必着急,是不是还是两说。”萧允墨本是去信京城,叫叶家找个人过来辨认一下,却没想到王妃亲自来了。“那姑娘是与表妹生的一模一样,但是她说她失忆了,外甥问过了,也问不出什么所以然来。而且她的举止有点诡异。”

    “是吗?让我看看她。”那美妇人急切的说道。

    “来人,带平江王妃去后院。”萧允墨吩咐下人,马上就有人过来引领着那名美妇人去了后宅。

    叶倾城被人四名壮实的婆子看着坐在房里,她一大早就被人叫起来梳洗打扮,用过早膳之后就等在这里了。

    叶倾城心底也有点忐忑,这几日她住在别院里面,也大概的稍稍打听到一些消息。

    今日应该是京城来人,这人能甄别出她的身份。

    门口微微的一响,几名丫鬟走了进来,叶倾城看了过去,那几名丫鬟的装扮不像是这个别院里面的。

    叶倾城不由站了起来,跟在这几名丫鬟的身后,走进来一名衣着华丽的女子,看起来年纪不算很大,保养得体,样貌也十分的美丽,与自己现在的样子依稀有几分相似。

    “阿蘅!”那华美的妇人一进来见到叶倾城就失声叫了出来,朝着叶倾城颤巍巍的伸出了双手,“真的是城儿吗?”

    叶倾城有点微微的怔住,她被那美妇人抓住了双手,有点尴尬,若是她猜的不错的话,眼前的这个美妇人应该就是她穿越身体的母亲了。

    “夫人,我不记得过去的事情了。”叶倾城想了想说道。“我只知道我醒来之后的事情,也只记得我叫叶倾城。”

    “是是是,你的名字的确叫叶倾城!”那美妇人双眸含泪,又是欣喜又是哀切的看着叶倾城。

    叶倾城的嘴角抽搐起来......居然同名同姓!

    叶倾城一把就被那美妇人拽入了怀里,那美妇人哭的肆雨滂沱,“自打你失踪之后,他们都说你死了,可是我就说你不会死。孩子啊,这些日子你都是怎么过来的?”

    这......叶倾城刚想开口说,就见萧允墨被人用轮椅推了过来。

    他冷眼看着房中那一幕母子相认的“感人”场景,嘴角隐隐带和意味不明的笑意,美妇人是背对着门口的,自然看不到萧允墨的表情,但是叶倾城却是看的到。

    她本来还僵直着身体,但是见到萧允墨进来,她就马上伸手抱住了那美妇人,哇的一下大哭了起来,“您真的认识我吗?我到底是谁?”

    “你就是我的.....”那美妇人一边哭一边准备回答叶倾城的话,却被萧允墨高叫了一声,“姨母且慢。”给制止了。

    美妇人有点茫然的回过头来看着萧允墨。“阿墨?”她狐疑的看着萧允墨。

    “姨母莫要着急。”萧允墨深深的看了一眼叶倾城,随后展颜朝那美妇人笑道,“表妹身上可有什么特征,姨母不妨看看这姑娘身上可也有。冒认皇亲,也是死罪。”说完他就又将目光落在了叶倾城的身上,眼底带着几分挑衅之意。

    这家伙就是不想让自己消停了对吧!叶倾城朝他瞪了瞪眼,她自觉自己好像也没怎么得罪过他啊,反而还救过他,为何他处处为难自己。

    “对对对!”那美妇人恍然,她直起身来,那丝帕按了按眼角的泪水,“阿蘅的背后有一块红云胎记的,那是绝对假不了的。”

    哈哈哈哈!若是可以,叶倾城真的很想仰天大笑三声!

    不巧,正好,她的后背真的有那个胎记!

    这变态萧允墨管那美妇人叫姨母,那她这具身体的身份不会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