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公,刀下留我

福多多 作品

    叶倾城朝隆裕伸出手想要接衣服,隆裕不仅没有脱衣反而一抬手将她的手给握住,倒让叶倾城微微的一惊。

    这么长时间了,他从没主动接近过自己,她抬眸看着隆裕,他也定定的注视着自己。

    “怎么了?不是被戳了?”叶倾城放柔了自己的声音,“那是不是有什么心事?”毕竟是小孩子,心底的喜怒哀乐都在脸上,太容易被人看透了。

    “你究竟是什么人?”隆裕捏住了叶倾城的手腕,低声问道,“为什么你好像什么都会?你真的只是一个奴隶吗?”

    “我当然不是奴隶。”叶倾城微微的笑了起来,这孩子,和自己相处这么久,终于想起来问她的身份了。“很不幸,之前的事情我不记得了,从哪里来的我也不知道,但是我知道,我从来都是自由的,不是谁的奴隶。”

    “可是你也被打了烙印。”隆裕闷闷的说道,“只要一出了这山林,你就是奴隶的身份。”

    “那也不见得。”叶倾城笑着说道,“烙印是打在背上的,又不是打在我的心上。明白吗?”

    若是心都已经被拘禁了,那身体就更不要说了。

    隆裕的眸光微微一闪。

    “要想别人看得起你,就必须自己先看得起自己。如果自己都觉得自己就是奴隶了,那还有什么自由可言?”叶倾城柔声说道,“你那时候不顾一切的反抗别人在你身上印下烙印为的不就是不被别人看不起吗?但是从你的内心,你已经在看不起自己了。”

    相处这么久下来,叶倾城不是看不出隆裕内心的自卑。只是她没说而已。这孩子有的时候太深沉了,好像背负了许多东西放不下来一样。

    “我没有!”隆裕一皱眉,捏住叶倾城的手用力了几分。

    “有些东西不是你否认就不存在。”叶倾城缓缓的说道,“我是不记得自己之前是什么人,父母是谁。但是你一定记得,你的皮肤很好,虽然是男孩,一看就是小时候没吃过苦的人。你的出身环境应该不错,你的功夫学的不错,但是可惜教你的人教的都是花架子,不利于实战,所以教你的人不是出身行伍,或许是侍卫或许是别的什么人。你的自尊心很强,也不是普通人家小孩所能比的。”

    隆裕难过的别过了头去,他死死的咬住自己的唇。他以为自己已经掩饰的很好了,可是在叶倾城的面前,他似乎无所遁形。

    叶倾城说的都对,他的出身不仅很好,而且很高,所以他才会更加的恨自己现在的身份。

    “奴隶不奴隶的只是外人看待你的目光。”叶倾城见他死死的咬住自己的下唇不放,她微微的叹息了一声,“要知道你活着不是为了别人的目光而活着的,是为了你自己明白吗?为了将来爱你的人或者你爱的人。所以不要再去想过去怎么怎么样,而是要看看未来要怎么样才是。隆裕,不要被奴隶这两个字就禁锢住你的心。你天生就不是奴隶,为什么要将自己拘禁在这个词中呢?背上的烙印已经存在了,但是心里坚决不能有烙印。”

    隆裕缓缓的转过头来,怔怔的看着眼前面容如花的少女,她的目光温柔而又坚定,就如她承诺会带着自己一起逃走的那个夜晚一般。

    “以后你会在我的身边吗?”他鬼使神差的忽然问了一句,问完之后他的脸就是一红。

    “这怎么说?我也不知道啊。”叶倾城一挑眉笑了起来。

    看着叶倾城眼眉之间飞扬起来的鲜活神采,隆裕的心底忽然一紧,“那如果我要你陪着我呢?”他忍不住开口问道。

    “哈哈。“叶倾城开心的笑着说道,隆裕现在的样子在她的眼中无异一个玩具被人抢走正闹别扭的小孩子,“你是我什么人啊,你说要我就要去做吗?真的是!别想这些有的没得,看看眼前怎么过才是真的。”

    隆裕抿起了唇,哼了一声,别扭的又跺脚说了一句,“你那么难看,谁稀罕你陪着。”说完他就一转身跑了出去。独留叶倾城一个人在山洞里,微笑,摇头。

    冬天如约而至,叶倾城的准备十分的充足,即便是外面下起了鹅毛大雪,山洞里都是一片暖融融的。

    山洞的洞口,叶倾城用一些石块垒了起来,只留了一个可以进出的口子,一来可以防野兽,二来可以防风御寒。

    门口叶倾城还亲手做了一个棉布的门帘遮挡住从缝隙灌入洞内的冷风。

    靠近洞口的地方温度较低,食物都是放在那边的,是天然的冰箱。而山洞深处虽然谈不上温暖如春,但是绝对不冷。

    隆裕捡来的柴火足够烧一个冬天的,所以就算每天叶倾城和隆裕都窝在山洞里也不会饿死冻死。

    风雪一直下了数日终于停歇了,叶倾城和隆裕走出了山洞,她想要去看看自己之前设下的陷阱有没有什么收获。

    她带着隆裕懒洋洋的沿着他们经常走的路一路检查过去,还真有不少的收获。隆裕快乐的捡着叶倾城抓到的小型野兽,心情看起来十分的好。叶倾城是也一样。

    雪后的山景异常的美,所有的一切都好像被包裹在一片亮银之中,不过叶倾城却是知道这种银色不能看时间长了,否则会有雪盲症。

    她快速的整理了自己布下的陷阱,就准备带着隆裕回去。今天的收获不小,她很满足了。

    “倾城!”隆裕在不远处忽然叫着她的名字,她丢下了手里的东西跑了过去。

    “你看那边!”隆裕指着不远处的山坳里,“是不是躺着一个人?”

    “看起来有点像啊。。。。。”叶倾城凝眸看了过去,大概能看出一个人形模样的东西匍匐在地,背上已经被覆盖了不少的积雪,应该是风雪停歇之前就倒在那边的。

    “我们要不要过去看看?”隆裕迟疑的看了叶倾城一眼。

    叶倾城不怎么在意的说道,“随便你。”

    “还是去看看吧,万一人没死呢。”裕隆犹豫了一下说道。

    “那还想什么?”叶倾城展颜一笑,“走啊。”说完她拉着隆裕沿着山坡滑了下去。

    两个人合力将那人翻转了过来,叶倾城将那人脸上沾染的浮雪擦掉,不由得吹了一声口哨,“是帅哥哦!”

    那人看起来年纪也不算大,应该不会超过二十岁,一袭的黑衣,领口镶嵌了一大圈黑色的水貂毛,他脸色苍白,双眸紧闭,却是素颜墨发,容颜出奇的秀丽,与隆裕的俊逸不同,他似乎带着几分浓重的书卷气息。

    “去!”隆裕看不惯叶倾城那流里流气的模样,推了她一把,“人都快要死了,你还开玩笑!”

    “笑笑嘛,又不认识他。”叶倾城嘴上虽然这么说,不过手已经探入了他的鼻下了。

    还有呼吸,“他还活着呢。先弄回去再说。”叶倾城略微检查了一下他的身体,发现他左胸肋骨有骨折的现象。叶倾城再朝四周看了看,果然,在不远处的树下有一匹黑色的骏马。马是好马,看到主人落马并未跑走而是在附近徘徊。

    “这人还真是找死。”叶倾城说道,“这风雪天居然还敢骑马出来!”见隆裕要将他扛起来,叶倾城忙制止了他,“你想他死的快点,就扛。”

    他是伤在肋骨上,若是乱动,断掉的肋骨扎入心肺之中,叶倾城就算再有本事也救不活他。

    隆裕一松手,那人又重重的跌在了地上。叶倾城一扶额,“我都替他疼.....骨折的人不能震动啊,亲!你这样....唉”她都不想说了,真想问问隆裕,他是在这里救人呢,还是伤杀人呢?

    果然,被一震动,那人紧闭的双眸似乎动了动,眉头也紧紧的蹙了起来。

    “你若是想救他就去找两个长树枝来,要粗点的。”叶倾城对隆裕说道。隆裕动作倒是快,很快就寻来了两个长树枝来,叶倾城用随身带着的小刀略将树枝削了削。

    这刀也是上次赶集的时候她用野果子和兽皮和一个铁匠换的,那铁匠本是不愿意的,但是架不住叶倾城的暖磨硬泡,外加眼泪攻势,还是给了她这匕首。

    叶倾城用那两根树枝做了一个简易的担架,然后和隆裕一起将那人抬回了山洞之中。

    “你干嘛?”见叶倾城动手要脱那人的衣服,隆裕一急,握住了叶倾城的手。这女人知不知道什么是矜持啊!

    “自然是救人啊!”叶倾城很无辜的说道,“难道你以为我要非礼他不成?”她一摊手,“你牛你来,要是你能隔着衣服给人接骨,我倒是愿意观摩一下,顺便学习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