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相公,刀下留我

福多多 作品

    等两个人吃饱喝足之后,叶倾城让隆裕小睡了片刻,直到凌晨时分,她才拉着隆裕从柴房蹑手蹑脚的走出。

    凌晨时刻是人睡的最熟的时间。

    因为要找他们两个,这个府邸的上上下下折腾了一个下午加大半个晚上,每个人都筋疲力尽,实在是找不到他们两个的踪迹只能回来睡觉,这一睡便是十分的死。

    不过叶倾城还是很小心的拉着隆裕朝外走去。

    她拔开了花园里墙根下的一片草丛,露出了一个狗洞,“从这里出去。”

    隆裕一看是狗洞心里十分的不愿,可现在是逃命也没办法,只能一咬牙,从洞里钻出去。

    那洞很小,若是隆裕和叶倾城体型再稍微大一点点,便很难通过。

    隆裕有点激动的站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已经逃了出来。

    “发什么愣啊!”叶倾城一拽隆裕,示意他赶紧躲起来。“你可知道逃奴若是被人发现是什么后果?”她吓唬道。

    其实她也不知道是什么后果,不过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吧,读过古代历史的人都知道,凡是奴隶逃跑被抓回去的,没一个有好下场。

    上次她那是运气好,虽然折腾掉了半条命,但是有一张值钱的漂亮脸蛋让她不至于被砍掉双足什么的。这次若是被发现,可一定没上次那么好命了。

    叶倾城拉了一下隆裕,走入了黑暗之中。

    两个人躲避在城门附近,叶倾城发现古代的城门在晚上是会关闭的。

    城墙十分的高,若是不借助工具是爬不上去的,城墙上还有人把守,若是想神不知鬼不觉的通过不被发现,叶倾城自问现在还没那个本事。

    连续剧里演的是一套,现实是另外一套,她现在的身体才不过十二三岁的模样,又不会什么所谓的武功,想要到墙的那一边只能等天亮开门了。

    只是他们两个现在是逃奴,自然不能大摇大摆的从城门走出去,叶倾城之前观察过,这边的城镇都是边城,凡是进出都有会官兵进行盘查,他们身上没有能证明自己身份的东西,想要出城没有那么简单。叶倾城见离天亮还有一段时间,索性拽着隆裕在城里乱转了起来。果然如她所想,在另外一个城门附近,被她发现了一个拉夜香的马车。

    马车上堆满了大缸,里面装满了晚上收集来的夜香,只等的一开城门,便拉出城去当作肥料。

    叶倾城皱了皱眉头,心一横,拽着隆裕咬牙揭开了缸盖,捂着鼻子跳了进去。缸很大,里面污浊的排泄物混合着水装了一大半,叶倾城忽然觉得自己的运气真的是好极了......如果是装满的话,只怕他们还没被运出城,就已经憋死在粪水之中了。

    真不是人待的地方啊......叶倾城强忍住要作呕的冲动,耐心的等待着。

    过了没有多久,她和隆裕就听到外面传来了说话声,接着马车便缓缓的行驶起来。

    出城十分的顺利,打开城门的官兵与这拉马车的人已经十分的熟悉了,见他来还打了个招呼,随后马上就掩鼻放行。

    等出的城门之后,叶倾城和隆裕瞅准一个空档溜下,趁着夜色悄然的跳下马车。

    两个人躲避到路边的草丛之中,相互看了对方一眼,两个人都做了一个要吐的表情,简直太臭了!两个人你嫌弃我我嫌弃你了一番,然后去找地方清洗自己。

    夔州是三国交界的地方,他们的身份又是逃奴,这柔然是万万不能去了,去了被人抓住,那就真的是悲催的妈妈给悲催开门,悲催到家了。夔州是大齐的地盘,买下他们的人是大齐的富商,大齐也不能蹲,所以他们唯一能去的地方就是大梁,所以叶倾城仰头看了看漫天的星辰,辨别了一下去大梁的路,带着隆裕朝大梁的地界跑去。

    到了大梁,他们也不敢进入城镇,叶倾城找了一个靠近边陲小镇的山林住了下来。

    在现代学过野外求生的她,对于在这古代的山林之中生活实在是小菜一碟。

    初秋的山林之中遍地是宝。

    她先是用捡来的木头在一棵矮树上搭了一个简易的树屋,以防备住在地面上会被野兽什么的攻击。所谓树屋是说的好听,也就是用木头在几个树丫之间搭起来,用藤蔓捆住,人在上面睡觉不会那么容易滚下来。

    至于吃的,则完全不用担心,这山林里到处都能找到吃的东西。

    她与隆裕在山林之中躲避了将近三个月,其他倒还好,只是他们身上的衣服实在是经不起折腾了。里面的红纱自身早就破败不堪了,就连外面的家丁衣衫都因为在山林里树枝较多而被刮的不成样子。

    经过这一个月的相处,叶倾城发现隆裕其实什么都不会,什么都是从头开始学的,她不止一次的问隆裕到底是什么出身,他总是很倔犟的绝口不提。

    问了几次问不出来,叶倾城便也懒的再问。

    等到他愿意说的时候,他自然会说。

    叶倾城用自己设下的陷阱捕捉了不少兔子之类的小动物,有的时候运气好,她还能抓到一些鹿和野羊,肉自然是被他们烤着吃了,但是皮却是剥了下来,叶倾城收集了不少兽皮准备拿到市集上去换点生活的必备之物,尤其是身上的衣服。

    两个月了,山林之中的树木都已经开始发黄,叶子不住的落下,眼看着冬季就要降临,她与隆裕现在晚上经常被冻的要相互依靠在一起才能取暖。叶倾城只能说大梁的秋天实在是太冷了。

    叶倾城将兽皮分成两份。一份自用,另外一份多的她用草绳打包背在了背上。

    她与隆裕的背上都有奴隶的标记,而且他们身上的衣服都已经变得破败不堪,所以她很小心的叮嘱着隆裕,千万不要被人看到背上的标记。

    她用泥将自己和隆裕的脸涂脏,弄乱了自己的长发,遮挡住半边脸,这才带着隆裕和那些兽皮走出了山林。

    之前也出过几次山,为了换盐和米还有一点点生活的必需品,只是他们那时候都只敢和山下的村民去换东西,这样进城还是第一次,隆裕还挑了一担子的柴火。

    两人来到市集上,先是观察了片刻,发现没什么人注意到他们,这才放心的入城。

    镇子逢初一和十五都有大集,周边的村子里面的人都会前来赶集,这些都是叶倾城之前和村民们换东西的时候顺便打听的。这边的市集还不小,很多农产都会在这边交易之后运去夔州城再度倒手。叶倾城的兽皮和隆裕的柴火不一会便给人买走,价格还比较的让叶倾城满意。

    她用卖来的钱去买了一些生活的必需品,冬天了,树屋上一到晚上便会很冷,要提早的筹谋一下。叶倾城早就找好了一个山洞,这几天她和隆裕在慢慢的清理山洞,让它变得适合居住。她买了一些布,一些针线,还有一口锅和几只碗。还从一个换旧家具的人手里用皮子卖下了一张小桌子和两个凳子,虽然是人家用旧了的没不过看起来十分的结实。

    带着这些战利品,叶倾城和隆裕又买了一个旧的平板推车将东西拉着,心满意足的回了山中。

    因为冬天快要到了,叶倾城更加的努力的下套子,捕捉山中的小型野兽。另外她还在山洞的四周设下了陷阱,他们在山里的这三个月虽然没见到什么大型的猛兽,但是却是听过夜晚它们的吼声。

    叶倾城怕一到了冬天,食物匮乏,它们会将自己和隆裕当作捕猎的对象。

    隆裕跟着叶倾城学会了不少东西,也知道怎么帮着叶倾城挖陷阱了,他很聪明,什么东西都是一学就会,一看就明白,这帮叶倾城省了不少事情。

    她不住的在积累过冬的食物,那山洞是在一条小溪边的山壁上,所以不需要贮藏清水,即便冬天水结了冰,只要将冰块取回来加热就可以融化掉了。

    叶倾城白天捕猎,晚上便借着山洞里的篝火缝缝补补。隆裕则负责挖陷阱,做好山洞周围的防护以及捡柴火回来。冬天,天寒,山里尤其的冷,需要大量的柴火取暖。

    隆裕针线是帮不了叶倾城,不过他还是很努力的跟在叶倾城的身边学习着。

    叶倾城用兔子皮缝了两件小袄,在外面覆上了从集市上买回的厚布,兔子柔柔的毛是穿在里面的,又轻又保暖。

    她将一些毛皮裁剪开,塞到了鞋子里,做了两双布鞋。至于裤子,叶倾城在裤子的膝盖处用剩下的皮草缝上,起到了保暖的作用。

    她还意外的猎到了几只狐狸,狐狸肉太骚,没办法吃,不过皮毛却是十分的名贵。这算是发了一笔飞来小财,她数着卖狐狸皮赚到的钱,笑的嘴巴差点咧去了耳根。她本是想带着隆裕去集市上吃顿好的,但是碍于他们两个现在是在逃奴的身份,也不敢太过得瑟,而是买了一些好吃的带回了山洞再和隆裕一起分享,两个人大快朵颐之后,叶倾城让隆裕穿上了她新缝制的棉衣。

    果然是人要衣衫,穿上新衣的隆裕显得更加的清俊,加上他本来就生的气质很好,活脱的就是一个小帅哥。

    隆裕显然也很高兴,几个月和叶倾城相处下来,他虽然还是别扭的很,但是对叶倾城却是十分的依赖。他心里明白,若是没有眼前这个看起来那么弱小的女孩子,他是不可能活到现在没被人抓走,而且还活的这么好。

    有好几次看着叶倾城他都会觉得,若是就这么和她在山林里过一辈子也不错。

    只是.......他微微的抿起了自己的唇,他有一天还是要走出这里,他还有好多事情没有做,还有仇没有报。

    见隆裕前一刻还很是高兴,下一刻脸色就变了,叶倾城还以为自己粗心大意的将缝衣针留在了隆裕的衣服上,现在戳到他了。事实上,她缝衣服的时候是丢了两根针没找到......叶倾城有的时候也是十分粗心大条的。

    “是不是被戳到了?赶紧脱下来,我看看。”叶倾城满怀内疚的说道,说完她就走到隆裕的面前,一仰头看着他。

    这小子真能长啊,记得带着他逃走的时候,他似乎和自己差不多高,可是现在才不过两三个月的时间,他俨然比自己高出大半个头来了。

    叶倾城忽然有种我家有子初长成的感动。

    随后叶倾城就囧了,她这是当老妈子当的越来越得心应手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