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公,刀下留我

福多多 作品

    叶倾城和那少年很快的被装上了一个马车,马车停在了一座院落之中。叶倾城看了看马车,好像是挺有钱的,这是她穿越过来之后坐的最好的交通工具了。

    “带他们去洗一洗!”一个嬷嬷模样的人过来,轻蔑的看了一眼叶倾城和那少年,对旁边的两名丫鬟说道。“仔细的看管着,别让他们跑了。老爷晚上等着享用呢。”

    叶倾城和那少年被带进了一件柴房,两个丫鬟各自带着几名小厮抬进来两大桶的清水,另外放了两套干净的衣服在一边,“自己洗吧,手脚麻利点。”她们冷冷的说了一句,便关上了柴门,并从外面上了锁。

    叶倾城不紧不慢走到了门边看了看外面,又环顾了一下四周,这才走了回来,“喂。你背过脸去!”她对那少年说道,“我要洗澡。

    啊啊啊,来这个鬼地方都一个月了,她几乎都没有好好的洗过澡,这在现代是她绝对不能容忍的。可是在这里,她却不得不忍,因为她现在的身份只是一个小小的奴隶。难得这水桶里的水还是热的。

    少年还没从刚才当中受到的屈辱里走出,他紧紧的咬着自己的下唇,一语不发,褐色的双眸里满是愤怒和绝望。

    “你傻了?转过身去!”叶倾城见他和棍子一样杵着,一动不动的,于是皱了皱眉头,“我真的要洗澡,我也不习惯一个男生站在一边看我洗澡。”虽然这副身体完全是一个小女孩子的模样,什么看头都没有,可叶倾城依然感觉到被一个小男生看着,有点那啥。

    少年抬眸看了叶倾城一眼,他发疯了一样的冲过来,一把掐住了叶倾城的喉咙,双目赤红,“都是你!都是你!若不是你我怎么会.....怎么会被......他想起了刚才自己浑身上下都被一群恶心到让他想吐的人都看光了,就要掐死这个女人。他要先掐死她,然后自尽,也好过这样屈辱的活着。

    叶倾城被掐的假装翻了一下白眼,看来这孩子这几天吃的还真是不错,这力气还真挺大的!

    她抬起手掌朝着少年的双目就是一击,顿时将那少年拍的眼前一黑,他下意识的抬手去捂自己的眼睛,一脱离少年制肘的叶倾城,马上反手握住了少年的手腕,单腿朝前,用了一个漂亮的过肩摔,将那少年狠狠的摔翻在地,她单手反剪住少年的一条手臂,利落的用膝盖顶在少年的后颈,将他牢固的按倒在地上。

    “若不是我怎么了?要不是有我,你早就被人剥皮拆骨了,现在已经是一团腐烂的烂肉,还能站在这里和我大呼小叫的吗?你这半个月至少没饿肚子吧!”叶倾城哼了一声说道,“做人要知足,别不知好歹!”

    少年单手撑地,呼哧呼哧的穿着粗气,妄图脱离叶倾城的控制,只是他单手被反剪,头颈和腰部都被叶倾城的膝盖死死的压住,无论他怎么反抗都不能将叶倾城掀翻。他明明比那个女人强壮许多,就是脱离不了她的压制!

    “你听我说!”叶倾城见他还不老实,手里一用力,少年的手指被她掰的扭转过来,痛的他额头上顿时就渗出了细小的汗珠。

    十指连心,这女人太狠了!

    “如果你不想再受那样的侮辱,就要变的强大起来。和我较劲没用,又不是我叫你变成奴隶的,先逃离这里才是你该想的事情。”叶倾城压低了声音,俯下身子在他的耳边说道。“既来之则安之,人还没死呢。总有办法活下去的。若是想逃,就在今晚!听到没有?”她的声音虽然轻但是带着不容抗拒的坚定,少年似乎被她的话语所引诱。

    见少年的挣扎渐渐的放缓,叶倾城知道他是听进了自己的话。

    “那我现在放手了哈,你乖乖的听我的,不要再和我闹别扭了!我保证带你出去就是了。你先洗澡再说,你身上的味道能熏死一头牛!”叶倾城低声说道。“成交就点点头。”

    少年迟疑了一下,最后还是咬牙点头。他现在也没有好的办法,既然那少女说的那么笃定,就再听她一回。

    叶倾城缓缓的放开了那少年,少年一翻身,手就挥了过来要揍她,叶倾城早就有防备,她一屁股坐在了少年的肚子上,一手挡住了少年的手,一手如闪电一样的拉住了少年的裤带,“就知道你不老实!你再乱动,我就叫你光屁股满街跑!”说完她还朝那少年又做了一个鬼脸,气不死你!

    少年的脸顿时气成了猪肝色,“你敢!“他瞪着眼睛气鼓鼓的看向了坐在他身上的叶倾城。

    他明明就是学过武功的人,他能够撞翻那几个粗壮的奴隶贩子,可是在这少女的手中却是一筹莫展,她钳制自己的手法很特别,也很简单,却是该死的有效和好用。

    “你试试啊!”叶倾城毫不讲情面的直接抽出了他的裤带,少年脸顿时红的都要滴出血来,他忙不迭的用手拉住自己的裤子,防止那少女再有什么流氓动作出来,“你简直就是无赖!”

    “你那点小身材又没什么看头,你紧张什么!”叶倾城一撇嘴的说道,斜睨少年,手里将他的裤带扬了一下,“喂,我们暂时停战,一致对外,先逃出去再说!”

    少年迟疑的看着叶倾城,她清丽绝伦的小脸上带着几分痞气的笑容,那是那双眼睛却是有着无比坚定的目光和自信,被那样的目光注视着,少年不由的缓缓的点了点头。

    反正都已经这样了,最坏的结果他也能想的出,这少女看起来瘦弱的很,可是刚才压制他的那两招却是无比的好用。他仔细想了想,虽然自己的确因为她的一句话被卖到了这里准备受辱,但是也因为她的那句话,自己在奴隶贩子那里的日子也好过了许多。

    也许应该选择相信她。

    “好了。不打了啊,那么先洗澡!”叶倾城站了起来,走到一个木桶的后面,“转身,不准偷看。”她也懒得再管那少年,以他面皮那种薄的程度,应该很避讳这些。她索性大方的拉开的衣服,快活的跳入了水中。

    果然,那少年红着脸,拎着裤子爬了起来,可怜兮兮的站在一边,别过头去。

    “你也赶紧洗。我不会看你的。”叶倾城笑道。

    她顿了顿,“况且也没什么看头。该看的刚才在台上已经看到了!”她揶揄的一笑。

    身后传来少年愤恨的打水声还有水花飞溅的声音,叶倾城忍不住哈哈的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