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相公,刀下留我

福多多 作品

    叶倾城被那粗壮的汉子抓住,扯开了衣襟,露出了背脊,“哎呦,这丫头的背上还有一朵祥云一样的胎记呢!”

    那粗壮的汉子一看,马上大声说道,他招呼别人来看。

    “还真是稀奇,这么漂亮的胎记!”其他几个奴隶贩子一看,都发出了赞叹声。

    在女孩消瘦的左肩上真的有一朵祥云一样的红色胎记,红红白白的,煞是分明显眼。不光是旁边的几个奴隶贩子被引着凑过来看,就连坐在一边的老巴也起身分开其他人探头过来。

    叶倾城咬牙,握拳,若是在以前,她有把握放倒这几个围着她的大汉,但是现在的身体实在太弱,灵巧有余,力量不足,而且她发现自己穿越之后对这具身体的控制力并不是十分的好,不能做到随心所欲。她只能继续忍耐,不能轻举妄动。

    “还真的是漂亮。”老巴看了也不得不赞叹了一下,他抬手在少女的肩膀上狠狠的搓揉了一下,那枚云朵一样的胎记更红了几分。“是真的呢!不是画上去的。”

    “别坏了这个漂亮的东西。”老巴对负责打烙印的人说道。“留着卖大价钱呢!”随后他挥了挥手,“都散了,还要不要干活了?”其他围着的人顿时做鸟兽散。

    “好嘞。老大说的算!”负责打烙印的人应了一声。

    就在那个人在叶倾城的肩膀上比划,看看打在哪里合适的时候,一边另外一名身形纤细的少年被抓至炉火之前,壮汉一把撕开了他背上单薄的破衣,露出了他带着污痕的脊背。“先打这个!”他粗声粗气的吼道,从负责烙印的人手中接过了烧的通红的烙铁。

    少年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仰头狠狠的撞在了那壮汉的鼻子上,顿时将那壮汉撞的满脸是血,烙铁从那壮汉的手中跌落,不偏不倚的落在他的脚背上,将他烫的嗷嗷乱叫了起来,他跳着脚,撞翻了炉子,炭火滚落在地,烫到了几个靠着近的奴隶贩子和奴隶,一时间火炉边乱成了一团。

    那少年看准了时机,爬起来狂奔,发现那少年要跑,后面的几个壮汉追了上去。少年的身形十分的灵巧,他聪明的利用了地势,躲避着那几名壮汉,并且坚决的予以还击。

    老巴饶有兴致的看着那少年疯狂的反抗,这样的事情他见的太多了,他并没出言呵斥,只是看着那少年撞翻了几个前来抓捕他的汉子,朝一边跑去。

    他是跑不出这里的,所以老巴并不着急,他只是想看看那少年究竟有多大的能量。叶倾城也悄悄的退到一边,默默的看着。外面还有十几个守卫,这少年是跑不出去的。

    少年终究瘦弱,虽然勇猛的击倒了几个前来抓他的奴隶贩子,还是因为体力不支的被人扑倒在地,正巧落在了叶倾城的面前。

    少年抬起的目光落在叶倾城的脸上,那目光之中满是愤怒与悲怆还夹杂着不甘与绝望。

    和自己刚开始一样的自不量力啊,叶倾城冷眼旁观了全过程,心里微微的叹息了一声,不过她倒是很佩服这少年的反抗精神,之前没有见过他,他应该是新被送来的。

    奴隶贩子的拳脚如同雨点一样的落在那少年纤细的身体之上,他咬着唇,一声不吭,只是拿手肘护住了自己的头和胸。

    老巴走了过来,分开了那几名奴隶贩子,用皮靴踩在了少年的脊背上,“很能打嘛!如果我挑断了你的脚筋和手筋,看看你还怎么跑!”他加重了脚下的力道,叶倾城几乎可以听到那少年的脊骨被踩出了咯吱作响的声音。

    叶倾城不忍的皱眉,连她都替他觉得疼。

    少年却依然倔强的一声不吭,只是狠狠的看向了老巴,小狼一样。

    “嘿!你还敢瞪我!”老巴一把将那少年拎了起来,恶狠狠的掐在他纤细的脖子上,“老子见过的小崽子可多了去你,你算哪一根葱?信不信老子掐死你!”

    少年继续反抗着,他的指甲挠在了老巴的胳膊上,顿时挠出了几道血痕。

    “你个小兔崽子,当真以为老子不敢杀你啊!”老巴吃痛,差点松手,怒道,他的手下用力,顿时将那少年掐的满脸通红,喘不过气来。

    “杀了他对你一点好处都没有。”蹲坐在一边的叶倾城缓缓的开口。她要是再看热闹,那少年就真的要被掐死了。

    “什么?”老巴一怔,看向了地上那个瘦小的美丽少女。

    养了半个月,她身上的伤痕几乎已经淡的看不到了,充足的饮食和睡眠让她的皮肤焕发出了一种温润的色泽,在星光之下尤其显得朦胧细致,双颊已经不是那么的深陷,依然削瘦的小脸已经初绽出美丽的风采。

    她的目光清凉如水,平静的不带一丝的波澜,只是这么静静的看着自己。

    从被抓回来,她从没开口说话过,这猛的一开口,她的声音稚嫩中带着几分低沉和沙哑,却是说不出的悦耳好听。

    “杀了他,你会损失一大笔钱。”叶倾城平静的又说了一遍。

    “你是在为他求情?”老巴饶有兴致的看着那个小姑娘。“你认识他?”

    “不认识。”叶倾城摇了摇头,“我只是在为你着想。”

    “哦?”老巴笑了起来,他当奴隶贩子这么多年了,第一次听说奴隶会为奴隶贩子着想的事情。阿谀奉承的奴隶他就见的多了,但是像这个小姑娘一样说话如此清淡冷静的还是第一个。

    “你倒说说看,如何为我着想。”老巴重重的将那少年摔在了地上,随后一脚踏在那少年的脊背上,他撇着嘴,回眸看着叶倾城。那少年骤然被放开,大口大口的喘息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