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相公,刀下留我

福多多 作品

    一连十数日的辗转迁徙,叶倾城被奴隶贩子带着走过了这里一个又一个城镇。

    每到一个地方,就会有几个奴隶被卖出,队伍里面的人越来越少。

    自从那奴隶贩子老巴发现了她拥有一张漂亮的脸蛋之后,倒是没有再为难她,而是单独将她关在一座铁笼子里,用马车拉着,平日里,铁笼上会被覆盖着一层厚实的油布,不见天日,只有到晚上才会掀开。

    这十多天,她吃得并不算好,但是却能吃饱了。

    比起那些数十人挤在一个小小的铁笼之中,每天就靠奴隶贩子撒点腐烂的饭食度日的其他奴隶,叶倾城几乎过的是公主般的生活。

    叶倾城每日都在努力的吃,她现在的身体太虚弱了,她必须吃的胖些才能有力气。

    她仔细的观察过,这里似乎是大梁与另外一个国家柔然交界的边城,从一个城池到另外一个城池,来往的商队很多,各色的人群混杂在其中,多数是她见惯了的汉人,也有很多高鼻子的外族人。这奴隶贩子的头子老巴就是柔然人。

    大梁和周边各国通商,城门只有到夜晚才会关闭,不过却有重兵把守巡逻,叶倾城算了算时间,几乎每个城池的巡逻间隔时间都差不多。

    经过几天的听和看,叶倾城也对这个世界大致有了点了解。她现在所在的国土就是大梁的地界,老巴是柔然人,虽然大梁已经没有奴隶制度了,但是柔然还有,他们做的事情就是将别的地方抓来的奴隶带来大梁贩卖,大梁人出手比柔然人阔绰的多。大梁的官府并不制止柔然的奴隶贩子来贩卖奴隶,但是不准本国有奴隶贩子,也即是说大梁人只准买,不准卖。这样奴隶在大梁就要比在柔然值钱很多。

    跑是一定要跑的,难道真的要被一群古人将她当货物一样卖来卖去的吗?只是这次跑一定不能和上次一样鲁莽了。

    她半靠在笼子里,遥望着漫天的繁星,思绪却是越飞越远。她觉自己自己应该是死了,不知道为什么会来这里。这具身体的原主人是谁她也没什么概念。她检查过自己,皮肤细腻的和凝脂一样,十指纤细,应该是娇生惯养的,至于为什么醒来会来奴隶贩子的营地里,她也是一头雾水,难道这身子的原主人是被拐卖来的吗?真是蠢到家了。

    “喂!”一个粗壮的汉子,用铁链敲打着铁笼的栅栏。叶倾城马上将自己的身体团成一团,用惊恐的目光看着他。

    那粗壮汉子甚是满意叶倾城的反应,咧嘴一笑,露出了满口的焦牙,他用钥匙打开了笼子的锁,将手中的枷锁套在了叶倾城细嫩的脖子上,用力的将她拽住了铁笼。

    叶倾城没有挣扎,顺从的跟着那汉子走到了一个火炉边。

    她没有鞋子,地上粗糙的沙砾戳的她脚生疼,她却在心底冷冷的一笑,越是痛,就越能让她保持冷静。

    火炉边上已经跪满了准备打上烙印的奴隶。

    他们一个个的表情木然,如同行尸走肉一般的被壮汉抓到火炉边,用烧的通红的烙铁在他们的肩膀或者脸颊上印下属于奴隶的专有印记。

    一阵阵皮肉烧焦的味道和一声声惨叫不住的想起,通红的炉火映照出的是奴隶们扭曲痛苦的面容和奴隶贩子们脸上的狞笑。

    奴隶贩子老巴坐在一边的椅子上,一边喝着酒,一边眯着眼看着奴隶们被一一的打上烙印。

    在他的眼中,眼前这一个个走过的便是无尽的财富,而不是一条条鲜活的人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