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定江山

冷白衣 作品

    名震天下什么的,方文是没有任何兴趣的。别的不说,想要赢得南老头哭鼻子,就是绝不可能的事情。

    “你们两位,是今日才相识的吗?”看着两人,方文突兀的笑道。

    这两人委实有些奇异,且不说贫富差距,就是在这忘忧河边摆棋对弈的事情,就不是一般人能够干出来的。

    忘忧河,正了八经的风月之地,你他妈来这里下棋,是不是脑残,我就问你是不是脑残!

    而且两人言谈举止,皆像多年老友一般,自然随和,言语随意,相见更是喜不自胜。若说他们之前不认识,这气氛未免有些微妙古怪了!

    “我们之前虽不认识,但彼此心中还是有几分底的。毕竟像我俩一样行为作风的名宿,确实是不多,极易猜测!反倒是你这个小家伙,委实神秘的紧,就像突然蹦出来一样,让人摸不着头脑!”北老头手指不断敲打,思虑着盘上局势。

    啪的一声,方文再落一子,神色自若:“如此说来,我倒成了最为神秘之人。要不要我自报家门,满足一下两位的好奇心!省得你们到处打探,扰我清净!”

    好奇心是可以害死猫的,不仅是猫,连人都能害死。最可怕的就是有钱人的好奇心,他害死一般都是别人,不是自己。为防万一,身份啥的,就不那么重要了。

    “这倒不用!”北老头也落一子,脸上带着略显威严的笑意:“我说过,江州才子我皆了如指掌。既然不知道你,便只有两种可能!抽丝剥茧,也大致猜得出!”

    “哦?愿闻其详!”

    “其一,你并非江州人!不过这绝无可能!我身份奇特,与常人不同。往来才子绝无瞒我耳目的可能,更何况还是你这种古怪的才子!此条舍去,不足为论。”

    “其二,你就是江州人!我算来算去,整个江州中,老夫识尽所有才子,无甚疏漏。若硬要说漏网之鱼,怕是只有那个从未露面,却被人人称颂的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了!”

    浑浊目光转动,两道眼神同时落在方文淡笑的脸上。北老头哈哈一笑,颇有阴谋得逞的意味:“不知老夫猜的对是不对,方青梅!”

    方文一脸懵逼,纯洁看了看四周,一脸做作的惊讶:“方青梅,什么方青梅?你这老头瞎认人,满口胡说!还有,这方青梅是什么情况,我怎么没听说过这个名字?”

    方青梅,什么鬼。老子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有的这个外号,也太他妈女性化了吧!谁起的,真没文化,让我抓住铁定拉出去阉割半小时!

    再说了,咱这么英俊潇洒,叫什么方潇洒,方英俊的,什么不行,多接地气啊。还方青梅,我呸,真难听!

    “老夫也不甚清楚,只知道是因为他的一首诗词太过高绝,清丽含蓄,引人菲菲遐想,不胜自喜!而终句为却把青梅嗅,故被人称为方青梅!”北老头略一沉思,笑着道。

    这个称呼,好像还颇为对他的胃口,每当念叨方青梅三个字时,都是笑吟吟的,露出欣慰的神色!

    “却把青梅嗅!此句单看,却是没什么心动。不过那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倒是让人心神凌冽,突生磅礴大气。看不出来,这位别称细腻的青梅小子,竟然还有这等胸怀!”南老头盯着方文,脸上笑意更甚!

    “哎,我说你们知道的太多了吧!非得逼我杀人灭口吗?”摇头一叹,方文无奈道。

    两个老家伙,简直人老成精,自己还什么都没说呢,就被人家把老底翻了出来。咋回事,还让不让人活了,以后还能不能友好的下棋了!

&nbs 你现在所看的《文定江山》 第47章 谁最有钱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文定江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