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文定江山

冷白衣 作品

    夜色朦胧,如水般的沉静,浸润喧嚣。斜风微雨,映衬着点点灯火,飘入亭台楼阁。

    江州城南,一处颇为古老的宅院内,灯光点点,阑珊而起,荡漾着安静静谧的氛围。宅院内,一个灯火通明的房间,耸立书架,古册怡然,墨香盎然。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静坐桌前,恣意的翻开书页,露出微微笑意。

    老者面目慈祥,老眼浑浊而明亮,带着看透世间沧桑的睿智。微笑间,竟带着一些,令人无法正视威严,让人心中凛然!

    一时间,烛火,墨香,老者,渲染成一副泛黄的绝美画卷,勾动人心!

    蹬蹬....

    突然,这绝美的意境,被一串急促的脚步声打断,紧接着,门外传来一道中年男子的声音:“老爷,萧公子来了!”

    闻言,老者神色一顿,有些惊讶。旋即嘴角淡然,笑意更甚,威严尽散,带着温暖的感觉!

    “早料到他回来,却没想来的这么快!”老者慈祥的面目,更加柔和起来,笑道:“有几年没见过这小子了,叫他进来吧!”

    “是!”

    门外一声应下,便再无音讯,四周再度静谧下来。

    约莫半柱香之后,传来一阵敲门声,还未待门外人出声,老者便哈哈一笑,大笑道:“进来吧!”

    门扉轻启,露出一个面容平凡的少年。少年手持碧绿玉萧,激动的整理衣衫,步入房中,在老者面前,轻轻跪下!

    “学生成风,拜见老师!”说着,少年声音竟是呜咽起来,眼角泪光闪烁,以头触地,久久不起!

    “哈哈哈,你这个小混账,终于记起我这个老头子了!”老者豁然起身,哈哈大笑,龙行虎步,给人一种异常硬朗的感觉!

    扶起跪在地上的少年,看着他眼角的泪痕,老者的老眼之中,也是闪烁着泪花!

    “学生来晚了,请恩师恕罪!”

    少年哽咽,刚欲再拜,便被老者硬生生的搀起,浑浊的老眼中,泪水留下。可眼中光芒,却甚是欣慰!

    “来了就好,来了就好!”老者笑着摇了摇头,言语欣慰:“我这把老骨头,还有生之年还能见到你,已经知足,怎敢求早晚之别!”

    “来,坐下说话!”

    老者一挥手,打断少年的话,将他按在了一处椅子上。他自己,便重新坐回书桌旁!

    帝京之人,皆知他二人乃师生关系,名师高徒!又怎知两人在数年教导与求学之间,早已情同父子。

    老人为国操劳一生,终生未娶,为大乾立下泼天大功。怎奈功高震主,退隐江州隐没数年。而作为他的弟子,少年更是侍之如父,数年如一日的以子嗣之礼待之。而他,同样被老者以亲子看待!

    两人看似师生,若除去血缘牵扯,就算言其父子,也没有丝毫的不妥!

    “你这小子,大半夜登门,着实不像你的君子之风。可是遇到什么急事不成!”老者对少年极为了解,仅从这半夜登门,便能看出许多事情!

    “学生本意,是等您过寿之日前来,为您祝寿。可事情出现了一些变故,学生心不可奈,故仓促登门,老师海涵!”少年抹去眼角泪珠,笑着道。

    “哦?你一向沉稳,精炼干达,已经胜出同辈远矣,何时能让你如此着急!莫不是这几年,我未曾亲身教导,你这小子日渐懈怠,不增反减不成!”老者轻轻一笑,调侃道!

    他的学生,他太过清楚。若说他废寝忘食,夜不能寐的作学切问,孜孜不倦的虚谷待掩,他必定点头称是。可若是说他有一日懈怠,这简直是不可能!

    莫说他不相信,就连帝京所有名宿大儒,也是万万不会相信的!

    “老师多虑,学生岂敢!”少年神色一惊,连忙摆手。急忙从怀中取出一张纸,恭恭敬敬的递到老者手中:“学生来时,苦思已久,实在不知,该以 你现在所看的《文定江山》 第37章 应当一见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文定江山